顧念沒有看到這帖子。

南宮珉 > 未分類 > 顧念沒有看到這帖子。

她泡在浴缸裏面玩了會兒遊戲,大概九點多的時候,江亦琛回他消息了。

他在外面開會,沒時間說太多。

顧念發了一顆愛心,要他注意休息別太勞累。

本來明天還要拍攝的,顧念因為禮物的事情要和陳秘書溝通,還要和許橙橙在溝通一下方案,因此提議他們稍微往後延一些時日。

————

謝容桓入六局之前還得經過各種審查。

包括他在法索的事情也被質詢了好幾遍。

這些都是嚴格的流程。

不得不遵守。

他體檢完回來,得知江亦琛去了瑞典,因為收購生物醫藥公司的事情。

江亦琛對外宣佈這是因為母親曾經的病情讓他對這方面很關注。

但是吧,江亦琛的話,你最好不要全信。

謝容桓懷疑他另有目的,但是身邊也沒有人可以去調查。

收買線人還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

不過,沈卉上次說的顧念的孩子的事情,謝容桓倒是了解了大概。

那應該不是顧念的孩子。

是顧念的弟弟。

就是他去救她那次的那個小孩。

謝容桓這裏搜羅的顧念的消息也挺齊全,知道她家庭不幸,本來要在設計領域崛起然而很快就入獄,關於入獄原因也是肇事逃逸,被她撞傷的那個人正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妹。

顧念那個渣爹,謝容桓也是領教過的,都這樣了,顧念還要幫他養孩子。

真是過於善良了些。

謝容桓過了好久才平復了心情。

他目前正在研究零的活動軌跡,根據零散的資料實在是沒有辦法判斷出來。

必須還得實地考察一番。

零經常活動的範圍是在暹羅。

或許他需要親自去一趟暹羅。

————

顧念第二天去了一趟江城集團。

結果發現許橙橙請假了。

她給許橙橙發消息。

對方回身體不舒服請個假,馬上就來。

顧念說你不舒服就不用來了,有什麼事情電話給溝通也是一樣的。

許橙橙沒有回。

顧念沒有再多問,和陳秘書談好之後,要工廠儘快在十五號的時候將模型送來,她需要檢查一番,再確定一遍。

陳秘書記下了。

下午的時候,許橙橙趕了回公司。

但是面色不太好,看起來的確像是生病的樣子。

兩人聊了會兒,工作室最近的進展還挺順利,全部按照顧念的設計來的,所以她也沒有多操心。

顧念瞅着她的精神狀態不好,就讓她休息休息。

許橙橙拒絕了,起身給自己泡了一杯極濃的咖啡。

結果一起身,就直接朝一旁摔了過去。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不過退了幾步之後,兩人也有些不好意思的感覺,剛剛踹斷藍毛胳膊的那個小弟,微微咳嗽了一下說道:「小子,別以為你很能打,我們背後的狂狼幫,有幾百個兄弟,這次你下跪都沒用了!」

「狂狼幫?」陸征聽到這個名字,險些笑出聲來。

要說這平山縣,還真是小到可憐,兜兜轉轉一圈,彷彿又回到了起點。

不管是錢坤本人,還是錢坤找來的這幾個街痞混混,竟然都和陸征本身有了一些關聯。

不過如果是狂狼幫的話,陸征倒是有了一些別的念頭。

今天早上程老剛剛發話,要動用他的力量來對付狂狼幫和狂狼幫身後的黑手。

程老具體怎麼做,陸征不太清楚。

不過他倒是可以借用一下程老的勢力,把錢坤和狂狼幫的人綁在一起,送到程心面前。

到時候以程心嫉惡如仇的性格,錢坤想要解決,恐怕需要花費大價錢,大力氣。

這樣一來恐怕他在相當長一段時間內,都沒辦法再去找江曉的麻煩。

不過這件事,倒是不可避免的會給程心帶來一些麻煩,具體如何,還需要他和程老先溝通一下才好。

「陸征別怕!」思量間,陸征忽然聽到一聲大喝從小巷入口傳來:「我們來幫你!」

而後,就見一高一矮兩個人影,舉著木棍和板磚,沖了過來。

「好啊,你竟然還敢叫人!」兩個小弟還以為他們把陸征給嚇住了,剛要鬆口氣,卻沒想到後路被人給堵上。

當即嚇的一邊拿手護住腦袋一邊威脅道:「你們完了,完了知道嘛!」

「聒噪!」陸征冷哼一聲,啪啪兩個大耳刮子,就把兩人抽的翻倒在地。

兩個小弟倒也「坦蕩」被抽倒之後,索性直接躺在地上不起來了,十足的潑皮相。

「劉國棟,牛斌,你們怎麼來了?」陸征懶得搭理這兩人,向前迎了幾步,看着來人頗為高興的說道:「你們最近還好吧!」

「我們在對面吃飯,正巧看到這三個人鬼鬼祟祟的尾隨你走到了這裏!」牛斌長的高高壯壯,皮膚黝黑,嘴唇上一圈黑密的絨毛,給他整個人平添幾分成熟的氣息。

而站在他身邊的矮個子劉國棟,則白白凈凈,斯斯文文的,還帶着一副金絲眼鏡,看上去像個書生一般。

兩人站在一起,根本不像是同學,更像是叔侄。

這兩人都是陸征的好朋友,從初中開始就和陸征混在一起,以前他們經常一起打架,倒是沒想到,竟然在這裏遇到。

「這些人是什麼來路!」看到陸征已經解決掉了麻煩,劉國棟隨手把板磚扔在一旁:「陸征,你可把我和老牛嚇的夠嗆,老牛以為你死了,哭的差點斷氣!」

「去你大爺的!」牛斌沒好氣的推了劉國棟一把:「不知道是誰差點醉死過去,嚇的我都要報警!」

聽着兩人互爆對方的醜事,陸征心中,卻覺得一陣溫暖。

真正的好朋友,不需要整天把兄弟情義幾個字掛在嘴邊,而是在關鍵時候,能夠義無反顧的頂上來。

陸征被三人尾隨,兩人看到了,問都不問陸征究竟惹到了誰,立刻就衝過來幫忙,單就這份赤誠之心,都讓陸征無言感動。

當即陸征上前拍了拍兩人的肩膀:「現在我有點事情要解決,你們先走,等夜晚我去找你們喝酒,到時候我們再好好的聊一聊!」

「讓我們走?」劉國棟扶了扶眼鏡:「老陸,我沒聽錯吧!」

「幾個街痞混子罷了,這不已經解決了!」陸征笑着擺了擺手:「我是還有些事要問他們,沒什麼大不了的!」

「你不覺得你的託詞太過拙劣?」劉國棟冷哼道:「我看你是不想我們惹上麻煩,想讓我們快點從這件事裏擇出來吧!」

牛斌沒吭聲,卻忽然抬起手中的木棍對着躺在地上那兩個小弟就是一頓猛抽。

那兩個小弟躺在地上,默默計算著時間,等待錢坤帶人過來,冷不丁突然被牛斌暴打一頓,頓時嗷嗷慘叫起來。

「好了!」牛斌抽了兩人幾十棍,這才收手:「老陸,漂亮的話我不會說。不過現在我打都打了,你能告訴我們事情的原委了吧!」

別說躺在地上哀鳴不止的兩個地痞混混了,就算是陸征也被牛斌的一番操作給驚呆。

旋即,陸征卻是苦笑一聲,知道是沒辦法讓這兩個好兄弟離開了,於是簡要的把整件事說了一遍。

當聽到那個叫錢坤的,竟然找地痞混混騷擾江曉,氣的牛斌又衝上去把地上的兩個小弟打了一頓,只打的兩人昏死過去,這才停手。

劉國棟倒是冷靜的多,就見他流露出沉思的神色:「狂狼幫我知道,算是咱們平山縣一害,這次惹到了他們,的確有些麻煩。」

「怕什麼!」牛斌沒好氣的說道:「大不了報警,再不行就打電話給電視台,上網上去發視頻求助。我就不信,我們三個高中學生,被黑惡團伙欺負,會沒人管了!」

「嗯?」劉國棟上下打量了牛斌一眼,好像第一次認識他一樣:「我說,不得了啊牛斌,你那牛腦子也終於知道轉彎了,我還以為你要拿刀跟他們拚命呢!」

「切!」牛斌不屑的說道:「我昨天才看到一個地方的大貪官,被網絡爆料之後,連帶着他身後的關係網都被連根拔起,我就不信這個狂狼幫,會比那大貪官的人脈還廣!」

說實話,牛斌的提議,連陸征都有幾分意動。

不過想了想,還是覺得不妥。

陸征現在身份敏感,若是被人扒出來姓名,又聯繫上之前的商場倒塌事件,還不知道會引出什麼後果。

網絡是一把雙刃劍,一旦陸征把這件事給捅出來,剩下的就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根本無法控制事情的最終結果。

更何況這個狂狼幫,陸征只要藉著程老的東風,完全可以輕鬆處理,根本無需走到這一步。

當即陸征一抬手,止住了兩人的討論,而後掏出手機,撥通了程老的電話。

隱晦的把這件事告訴給程老后,程老當即拍板表示,沒有任何問題,讓陸征只管放心大膽的去做。

不管是高官還是首富,只要他敢給狂狼幫撐腰,這一次,不死也要讓他們脫層皮。

而後程老又叮囑陸征,明天務必要準時赴宴,他那邊已經和老朋友通過氣,兩個老朋友對陸征都十分的好奇,渴望見陸征一面。

掛斷電話,陸征心中已然有了決斷,知道他的兩個死黨,是不可能離開的,也就不再矯情。

當即指揮着他們把藍毛三人拖到一起,而後便閑暇以待,在這小巷中,等待着錢坤過來。

十幾分鐘后,就聽吱嘎兩道急促的剎車聲響起,陸征精神一震,知道正主終於到來。

果不其然,十幾個人人影簇擁著一個年輕人朝小巷深處走了過來。

相較於小藍毛三人,這十幾個人明顯看上去要兇惡了不少。

幾乎每個人手裏,都拎着鋼管,砍刀之類的武器,其中幾個人還赤著上身,露出誇張的紋身,有點電影里古惑仔的感覺。

不過陸征不得不承認,領頭那人倒是頗為帥氣,穿着打扮也比較時尚,乍看上去,甚至有點明星的氣質。

這倒是出乎陸征的意料之外,按照孫珊珊和秦悅的描述,陸征心中早就把錢坤想像成一個肥頭大耳,眼露色光的豬哥形象。

沒想到,這個錢坤,當真有幾分撩妹的資本。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