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前這個口口聲聲說對不起自己的母親,也不相信自己!

在他們嚴重,沐舒羽就是嬌貴的小公主。

自己就是貧賤的泥土!

自己就活該被罵!

活該被踩死!

她第一次發現,江婉燕,竟然也這般的虛偽。

嘴裏說着對不起自己,愛自己。

結果一知道圖片上的女人是沐舒羽,就開始連連否認了。

江婉燕臉上的情緒很複雜,「怎麼會是舒羽呢,她不缺錢啊,惜惜,媽媽知道你很難受,也知道你為了我的病付出了太多,可是,可是這跟舒羽有什麼關係啊。」

溫惜輕輕的問,「你不相信我?」

江婉燕沉默了好幾秒。

溫惜笑了,「因為你心裏覺得,照片上的女人就是我的。」

「我……不是的惜惜。我知道你跟舒羽長得很像,但是舒羽沒有理由啊,她不缺錢,沒必要跟幾個紋身的小混混鬼混在一起啊。惜惜媽媽不是不信你。」

溫惜本來打算,讓江婉燕離開就好了。

她不想跟江婉燕在說太多。

她跟江婉燕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雖然江婉燕做了很多對不起自己的事情,雖然江婉燕改變了她原有的生活,但是,她也無法徹底的割捨跟江婉燕母女的感情,江婉燕養育了自己23年,她做不到徹底的割捨。

但是此刻,她對江婉燕的感情,徹底的消失了。

她們都是虛偽的!

被沐舒羽哄得團團轉。

她們都是虛偽的!

從來都不會信自己。

溫惜打開門,看着站在門口的安雯,「視頻對方發給你了嗎?你拿着你的電腦進來。」

安雯說,「稍等十分鐘。」

她回到了自己的辦公室,拿起來筆記本,看着自己的郵箱,徐允辰並沒有把視頻發過來,她立刻,撥打了徐允辰的電話。

徐允辰昨天熬了一個大通宵。

現在還在睡。

手機鈴聲響着。

他摩挲著拿起來看了一眼,一則陌生的號碼。

他將手機掛了放在一邊。

手機又響了。

徐允辰盯着手機上的來電顯示,坐起身,這才接通了電話。

「徐老闆,是我,安若淺,就是昨晚上跟你一起的那個。」

「哦,記得,安小姐。」徐允辰一笑,靠在床頭點了根煙,「什麼事啊,莫不是想我了?」

安雯說道,「視頻能不能給我發過來。」

「什麼視頻,哦,好啊。」

安雯立刻報了郵箱號。

大約過了兩分鐘。

安雯的郵箱來了一份視頻資料。

安雯立刻打開緩存。

畫面有些模糊。

「啊……」女人的一聲呻吟聲。。連續幾回合的強起把萊昂凱頭都打炸了。

然後他點了一下TAB。

嗯,蘇醒已經拿到10個頭了,還只死了一次。

這咋玩啊。

挺過了前幾個艱難的回合之後,土匪們終於可以開始打長槍局了。

萊昂凱在語音里鼓勵著隊友們,誓要拿下屬於他們的第一分。

蘇醒這邊

《CSGO之最強選手》第282章《你是不是出生就一帆風順?》 「劉掌柜,感謝你願意前來。」秦荷對於劉掌柜這麼爽快的過來,還是欣慰的,畢竟她只是讓一個丫環過去。

「能幫夫人做事,是妾身的榮幸。」劉掌柜雖然沒有行禮,但言語之中的恭敬,不少人都猜測著這位貴夫人是誰。

劉掌柜也沒有多呆,處理好事情就離開了。

秦荷走上前,看着小男孩道:「你怎麼一個人出來買鐲子?你身邊的小廝呢?」知道他是為了親娘的生辰禮,才出來買鐲子的,她對小男孩的好感也就更強了。

「他說去買東西。」小男孩回答著,將鐲子小心翼翼的放在懷裏,他朝着秦荷作輯行禮,感激的說:「感謝夫人出手相救,夫人的恩情,啟越會銘記於心,日後必當報答夫人。」

小男孩脆生生的話語,把秦荷逗笑了,她問:「你叫啟越啊?你家在哪裏?我送你回家。」

「徐家。」徐啟越剛回答,一個小廝就慌慌張張的跑了過來:「小少爺,你怎麼跑這裏來了,讓奴才一頓好找啊,可把奴才急死了。」

小廝十五六歲的樣子,急切的滿頭大汗的。

「方桂,我剛剛差點就見不到你了。」徐啟越看到方桂,就像是見到親人了一樣,哽咽的聲音把剛剛的事情講著。

「小少爺,對不住。」方桂感激的看向秦荷。

秦荷睨了他一眼,沒說話,直接讓人把徐啟越送上馬車,讓金玲跟着護送回家。

秦荷繼續逛,難得出來一回,怎麼也得逛個夠。

回去的路上,秦荷特意去了一趟珍寶閣,劉掌柜一看到秦荷,眼底的笑容更加真切了,將她迎進了包廂,秦荷先同誇讚劉掌柜做的很好。

「夫人謬謬了,妾身只是做了自已該做的,倒是夫人大善,路見不平,幫助了那位小公子。」劉掌柜謙虛的說着。

「劉掌柜不必過謙。」秦荷笑了笑,也沒有多說,只是讓她把首飾拿出來看,懷孕這麼久沒出門,她要多買些首飾回家。

等回到家的時候,秦荷帶了一堆的首飾回家,這些年,光靠幸福奶茶店掙的錢,就足夠她花了。

「娘,你看,這些都適合你。」秦荷把挑出來的首飾分了一分,不管是方翠英還是戚六娘,或者是婆婆和祖母,她都送了一份首飾過去。

「我首飾多,又給我買做什麼?」方翠英看着那一堆的首飾就頭疼,自從家裏有錢之後,秦正松就愛給她買首飾,隔三差五的買上一買,說是以前買不起,這會要補起來。

現在家裏的首飾,堆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女人永遠都缺首飾。」秦荷笑眯眯的說着,看到燕書煜的時候,她親了親兒子的小臉蛋:「小煜,有沒有想娘?」

「娘可想你了,餓了吧?我們吃奶奶去。」

秦荷抱着孩子回房餵奶。

「小煜,餓壞了吧?」秦荷看着孩子大口的吮著奶,那小模樣別提多可愛了。

吃飽喝足的燕書煜躺床上,小手和小腳揮舞著。

「將人送到家了吧?」秦荷正逗著小煜,見金玲回來了,她道:「有沒有跟他親娘提起小廝的問題?」

小廝方桂對徐啟越的解釋,秦荷是一個字都不相信的,

徐啟越看着也就五六歲的年紀,方桂要是真心疼主子,出門了肯定是寸步不離的守着他。

「少夫人,我今天見着姜婷了。」金玲是真的很意外,沒想到秦荷幫助的小男孩,居然是姜婷的兒子。

秦荷握著小煜的手一頓,她看向金玲,再一想徐啟越的面貌,她說:「他是姜婷的兒子?」

「對。」金玲把她去徐家的事情說了。

聽了秦荷的吩咐,金玲是一定要見着徐啟越的親娘,這不見不知道,一見嚇一跳,徐啟越居然是姜婷的兒子,姜婷見着她的時候,還十分的意外。

「少夫人,您讓送的生辰禮,我沒送出去。」金玲將一支玉簪子拿了出來,本來是想全了小男孩的一片孝順心意,看到姜婷的時候,金玲就沒送。

「放着吧。」秦荷喃喃道:「沒想到,她的兒子這麼大了。」

「時間過得可真快。」秦荷喃喃的說着。

晚上說起這事的時候,她感慨道:「九哥,你是不知道,徐啟越孝順懂事,看着特別乖巧。」

「以後我們小煜也會孝順懂事。」燕九盛了一碗雞湯給她:「趁熱喝。」

「我不想喝雞湯了。」秦荷看着黃澄澄的雞湯,都快吐了,月子裏,她都不知道吃了多少雞湯了。

「那,喝這個排骨湯。」燕九換了排骨冬瓜湯。

秦荷:「……」

算了,她還是不跟他計較了。

「小婷啊,看來,你堂姐還是護着你的。」徐老爺知道消息的時候,當天晚上就歇在了姜婷的房裏,同時,把方桂給換走了。

「老爺,堂姐救了啟越,於情於理,我都該登門道謝。」

姜婷很清楚,在利益面前,徐老爺又怎麼會放棄呢?

「應該的,明兒個讓夫人給你帶些謝禮上門。」徐老爺挑着她的下巴:「小婷,見了燕夫人,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你應該清楚?」

「妾身生是徐家的人,死是徐家的鬼。」姜婷嬌笑一聲,夜裏十分賣力的伺候着徐老爺,如果能再懷上一個孩子,也許,她的日子會過得更好一些。

「少夫人,姜婷來了,就在府外。」大清早的,金玲就過來報信了:「少夫人若是不見,我就把人趕走?」

「不用。」秦荷讓金玲把人帶到花廳,她把小煜餵飽了,又給他換了乾淨的衣裳,這才起身前往花廳。

「金玲姑娘,姜荷……燕夫人願意見我嗎?」姜婷站在門口,就一直擔心,秦荷會不願意見她。

「請隨我來。」金玲把姜婷往府里走。

姜婷眼底一喜,提着裙子就進了燕府,和徐府的氣派不一樣,徐府是看着光鮮亮麗,給人一種華貴的感覺,可是燕府處處都透著底蘊。

路過一片姜荷花的時候,她愣了一下,金玲解釋道:「這是我家少爺特意為少夫人種的姜荷花。」

「你家少爺待夫人可真好。」姜婷喃喃的說着。

。 「怎麼,師姑娘這是要殺朕?」

楚非梵感受到迎面傳來的冰涼,神情平靜如水,聲音淡定自若的說道。

「交出本姑娘要的東西,否則馬上讓你血濺當場!」

師映璇聲音冷冽,俏眸中目光如刃,手中長劍再次向前抵了過去,距離楚非梵的脖頸只有數十公分的距離,稍有不慎劍尖便會劃破他的脖子。

「不知師姑娘何意,這地宮中之物朕倒是得到了不少,可不知姑娘所需何物?」

「楚帝,這是揣著明白裝糊塗是嗎?既然如此休怪本姑娘下手無情了。」

「休傷吾皇!」

「休傷吾皇!」

顏良文丑二將大刀負於後背,身形快速向師映璇沖了過來,虎目中迸發出濃烈的怒殺之色。

「師姑娘,當真有把握殺朕?」

「要是想拿回失去的東西,就乖乖將長劍收回去,這若是不小心傷到了人,怕是大家都會很難看。」

楚非梵說着,手臂抬起,兩根指頭將橫在面前的長劍向一旁撥了過去,起身快速向螣蛇走了過去。

「真以為本姑娘不敢殺你?」

師映璇玉手中長劍突然發難,倩影裊裊娜娜而來,舉手投足間,盡顯鋒芒殺氣。清麗仙顏露出一絲冷笑,道:「交出鐵盒子,否則別想活着離開這裏。」

「唰!」

楚非梵青絲狂舞而起,眸若星辰,身影快速向前掠去,師映璇一擊落空,俏臉含煞,提劍向前追了過去。

此時,楚非梵身受重傷加上手無寸刃,想和師映璇激戰確實有些困難,顏良文丑二將護主心切,手中大刀揮動凌空向師映璇的後背上斬落下去。

凌厲的刀鋒碎空落下,師映璇的回身手中長劍和刀刃撞擊在一起,狂暴的撞擊下激蕩濃烈的真氣漣漪。楚非梵回眸見顏良文丑二將和師映璇顫抖在一起,他起身快速向螣蛇沖了過去。

「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