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三在一旁看着閑聊的兩人,也是默默的跟在身邊。

林一可是唯一一個和自己聊的來的人,或者說是能讓自己有些佩服的人。

要知道他現在的心理年齡可是很大的,但是他總感覺在林一面前,自己就是一個小孩子一樣。

而且是那種從心理認為自己的。

所以真當林一要走時,唐三心裏其實是有點失落的,而且是成年人心裏的那種失落。

一路的閑聊他們也是不知不覺間便走出學院,來到大門口。

剛到大門口林一便看到了一輛熟悉的豪華馬車。

而這個馬車也就是上次送他們前往魂獸森林的那個。

駕車人也還是那個有些胖胖的余高評。

「余大哥。」

林一看到熟悉的人主動的打着招呼。唐三和王聖也是一同,畢竟他們也還算熟絡。

余高評看着林一也是微笑着點頭,隨後輕聲的說道,「快上車吧,大人等你很久了。」

話音剛落,穆林便打開了車廂后的小門,說了一聲,「不急。」

畢竟這一去,少說也得數年,而且有可能林一這輩子都不會再回到這個地方,所以穆林想讓他好好告別,以後也不至於會有什麼遺憾。

林一聞言當然也知道穆林的意思,隨之轉過頭去,單拳包掌,十分鄭重的說道,「各位,那我就先走一步了,正所謂山不轉水轉,後會有期。」

一眾人也是做着一樣的動作,「後會有期。」

而後林一剛想動身,隨即又想起了什麼,小步跑到唐三面前,輕身說道,「小三,那些子彈里加了什麼,你到時候知曉了便給我寫信。」

這幾天林一用唐三造出來的第一批子彈試過了。果然由那些子彈打出去的威力和唐三後面給自己那的子彈完全不同。

對此林一詢問唐三,而唐三也是表示不知道,因為鐵匠鋪里那麼多的鐵塊。他也只是看到那有一塊廢鐵,然後隨手就給林一造子彈了。

至於那是什麼鐵或者是裏面加油什麼他是真不知道。

而且打鐵的穆師傅也是出門在外,林一這是想問也問不到。

「放心吧,林一哥,一有消息,我立馬就給你寫信。」

隨後唐三從懷裏摸出林一交給他的那本由他繪畫了武器的那個小本。

「這個還給你。」

林一看着小本。本來他是想把這個送個唐三的,但是他又想着唐三肯定是抄錄一份,而自己也懶得再去畫一份。

所以也是收了下來。

隨後林一也是給唐三交代著一些事,比如有什麼小困難,但是自己又不好出手,那就可以去找城南的獨眼龍。

給唐三交代完后,林一想了想,好像卻實是沒有什麼事情了,所以準備上車。

這時王聖說了一句,「林一你要不等等小舞老大,她肯定馬上就到了!」

小舞?

林一側頭看了看穆林,估計她就在附近,只是不敢出來吧。

林一隨即高舉着手,用力擺動着,高聲說着,「拜拜了。」

這句話說完后,林一直接抬腳上車。

隨着馬車輕微的晃動,穆林開口,「告別完了?」

林一坐在穆林對面,舔了舔舌頭,「嗯,完了。」

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林一的心情多少是有一點複雜的。畢竟這是要離開自己所熟悉的事物,從而踏上一條充滿未知旅程的道路,這要說心裏不複雜那是假的。

穆林隨後拍了拍馬車的車廂。

余高評收到訊息后,也是駕駛着馬車緩緩前進。

「死林一,臭林一………」

小舞躲藏在遠處的一棵大樹下,手裏抓着一個淡紫色花布做成的香囊。

但是即便有這個她從星斗森林帶出來的絕緣草在身上。

她還是不敢離穆林過近,畢竟對方怎麼說也是一個封號斗羅,雖然和她見識過的封號斗羅要弱上很多。但是也絕不是現在的她能招惹的存在。

要是被他發現氣息,自己可以說是九死無生。

小舞躲在樹后,看着林一高舉着手,揮舞著,她知道,這是林一在給她告別。

雖然心裏有些不舍,但是這個傢伙一點讓自己挽留的機會都不給。

馬車從學校門口漸漸離去,在拐過一個彎后就徹底消失。在林一走後,一眾送他的人也是直接離去。

只留下了唐三和王聖。

「小三,你說我們還能見到林一嗎?」

王聖望着林一消失的街道,看向唐三詢問著自己的疑惑。

「應該能吧!」

唐三不敢肯定的回答著。

「我決定了。」

王聖愣了一會,隨即兩隻手握成拳頭碰撞到一起,大聲高呼著。

唐三被其奇怪的舉動吸引了過去。

王聖咧嘴一笑,「從現在開始要更加努力的修鍊,下次見面時,一定要讓林一嚇一跳。」

王聖的話似乎是觸動到了唐三。

唐三的眼瞳也是一下有了光亮,「是啊,現在應該努力修鍊,下次再見到林一哥的時候。」

「可不能輸給了他。」 「哇,這個女人好漂亮。」鄭強等人看到葉青芸的時候,都感覺好驚艷,忍不住偷偷多瞄了一眼。

心裡不禁想象,要是這個女人是我的女朋友,那該多好,我甚至願意減少十年壽命。

當然,也僅限於此,他們還沒有勇氣去搭訕。

這也是絕大多數男人在街上看到美女的常規操作。

與鄭強等人不同,陳飛揚卻是目不斜視,壓根就沒看葉青芸一眼。

他的眼中,彷彿只有劉秋虹。

「哼,假正經,很沒趣。」劉秋虹在心裡冷笑。

「同學,請問這裡是划船的地方嗎?」葉青芸對陳飛揚問道:「我一個人不方便划船,能不能跟你們一起組團啊?」

鄭強趕緊搶答:「當然可以,熱烈歡迎。」

陳飛揚卻說:「我們的人滿了,你另外找人組團吧。」

葉青芸看著陳飛揚,問道:「那我能不能單獨邀請你划船呢?」

陳飛揚瞪了她一眼,你是故意來搗亂的吧?

葉青芸回以微笑,我就是來看看你的相親對象長什麼樣。

很一般嘛,虧你還當寶一樣。看你那個千依百順的架勢,可惜人家還不領你的情。

丟人不?

葉青芸既感覺好笑,又有一點疑惑,同時還夾雜著一絲不爽,因為她都沒享受過這種待遇。

她覺得陳飛揚又瞎又蠢。

這時,劉秋虹突然發話了,她對葉青芸說道:「你們這些自以為是的漂亮女人,總以為靠容貌就能讓男人都愛上你。

太天真了,真正聰明的男人都更注重內涵。」

葉青芸微笑著問:「那麼,請問什麼是內涵呢?」

劉秋虹說道:「善良,不拜金,真實,有夢想。」

葉青芸撇了撇嘴,說道:「我給你翻譯一下,不漂亮,又沒錢,脾氣還不好,還整天白日做夢,就是所謂的內涵。」

「你……」劉秋虹氣得夠嗆,用手指著葉青芸,想反駁她,卻又不知從何說起,憋了半天說出一句:「庸俗。」

「嗯,太庸俗了,一點都不懂得內涵。」陳飛揚趕緊跟上節奏,對葉青芸一陣討伐:「你這種女人就是典型的女二號,呃不,典型的萬惡原配,也不對,反正就是一個庸俗的女人。」

他轉頭對劉秋虹說:「這種俗不可耐的女人,我們不用理會,我陪你去划船。」

劉秋虹扭頭:「不去。」

陳飛揚又問:「那去吃點東西?」

「氣都氣飽了。」劉秋虹越說越氣,轉身就走。

陳飛揚快步跟上。

劉秋虹怒視著他:「不要像一塊牛皮糖似的跟著我,你知不知道這樣會很讓人討厭。」

陳飛揚解釋道:「我只是想跟著你一起啊。」

「我不想跟你一起,你這種無趣的人,根本不知道我要的是什麼,請你不要打擾我的生活。」

說完,她快步就走,頭都不回一下。

陳飛揚長出一口氣。

鄭強趕上來,面帶歉意地說道:「我這個表妹看言情劇都看傻了,言情劇真是個害人不淺的東西。」

陳飛揚搖搖頭:「從今天開始,誰都不許在我面前說言情劇的壞話。

我這條命都是言情劇給的。」

葉青芸裊裊婷婷走上前來:「抱歉,打擾了你的美事。」

「那你準備如何賠償?」

「要不,我賠你一個女朋友?」

鄭強這會覺出味來了。

「你們本來就認識?」

葉青芸眨了眨眼:「我是他的……司機。」

鄭強心裡突然又酸了:媽蛋,有錢就是了不起,司機都這麼漂亮。

接下來,葉青芸作為司機,陪同陳總划船,遊覽,還開了碰碰車,坐了海盜船,順便還去看了大象。

玩得非常愉快。

五點半,大家在公園門口集合,到旁邊的餐館吃晚飯。

作為領導司機,葉青芸忙前忙后,又是安排座位,又是安排菜品,把五十多個人的宴席,布置地妥妥貼貼。

很多人都像鄭強一樣吃了檸檬。

這麼漂亮,又這麼能幹,給陳飛揚當司機,實在是太屈才了。

狗日的,有錢就是能為所欲為。

在飯桌上,葉青芸更是表現地遊刃有餘,展現出極強的交際能力,把氣氛烘托地想當到位。

女生都想跟她當姐妹,男生都在心裡罵陳飛揚狗賊。

要誰振臂高呼一聲「跟我走,殺陳狗」,肯定會群起而響應。

「強哥,問你個事,我們陳總以前讀書的時候,是不是真的那麼受歡迎,有多少女生暗戀他呀?」葉青芸以茶代酒,單獨跟鄭強碰了一杯,然後很八卦地問道。

一聲強哥,讓鄭強連自己姓什麼都快記不得了,把陳飛揚賣了個乾乾淨淨。

比如陳飛揚小學三年級時,被幾個六年級的大姐姐堵住回家的路,要強行親他的臉。

好在他鄭強為兄弟兩肋插刀,揮舞著木棍把大姐姐們打跑了。

陳飛揚初二時,全校最漂亮的女生給他寫情書,結果被老師收繳了,要請雙方家長。

好在他鄭強為兄弟赴湯蹈火,怒斥那個女的不要臉,妄圖勾引陳飛揚早戀,耽誤學習,毀人前途。那個女生哭著跑出教室,很快轉學。

葉青芸越看鄭強越順眼。

這是守護神啊。這麼多年來,陳飛揚每次都在犯錯的邊緣,被鄭強拉了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