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城尚武,禪城舞獅,更是聞名全國。

南宮珉 > 未分類 > 禪城尚武,禪城舞獅,更是聞名全國。

十分鐘后,醒獅衝天而起,高高躍上,平穩地落地。

幾個宋家的保鏢走過去,將獅頭拿開。

楚塵有些意外,舞獅的人,竟然是宋家小少爺,宋秋。

宋秋一邊擦汗,一邊朝著楚塵走過來,很好奇,「從來沒有在這個時候見過你。」

楚塵指著醒獅,「想不到你竟然對舞獅這麼有興趣。」

「興趣倒是有,平時不至於這麼拚命。」經歷了昨晚的事情后,宋秋自己也似乎不大察覺,他對楚塵的態度已經有了極大的改變,尤其是,楚塵昨晚主動走出,要替他接受家法處置。

宋秋嘆了一聲,「還有五天就是金灘城的開業盛典,我得抓住這個機會,如果可以成功采青,讓宋家露個臉,說不定可以解決一下目前的困境。」

「金灘城,盛典采青?」楚塵疑惑,不解地看著宋秋。

「說你也不明白。」宋秋還是說了,「金灘城可是如今禪城最炙手可熱的項目,葉家也有份,但聽說,這是小份額罷了,金灘城背後真正的主人,是黃家。」

楚塵好奇,「黃家的實力還在葉家之上?」

宋秋翻了個白眼,「這麼跟你說,黃家,是禪城第一豪門。明白了嗎?」

「五天後的金灘城開業盛典,黃家舉辦了這場采青大賽,各家都受邀派出了醒獅隊,所有人都希望能夠成功采青,不僅僅是個好兆頭,更是一個在黃家老爺子面前露臉的機會。」宋秋嘆了口氣,「雖然很難,但是我還是要嘗試一下,我繼續練了,等會還要去找清風道長,問那天下第一奇門的下落。」

「天下第一奇門?」楚塵意外看著宋秋。

宋秋搖頭,「你別問我,我也不知道天下第一奇門究竟是什麼,我爸說張道長去了天下第一奇門拜師,想方設法也要找到張道長。」

楚塵看了宋秋一眼,突然笑了下,「其實根本不用找張道長,我掐指一算,宋家度過這關,從今往後,必定是勢如破竹,乘風破浪,大富大貴,直上青雲,說不定,還能將禪城第一豪門,取而代之。」

宋秋,「……」

半晌。

嘴角輕輕地一抽,「你怎麼不說,你比張道長還會算。」

楚塵自信一笑,「我的確比他會算。」

張道長,不過只是,剛想拜入九玄門罷了。

「……」

沒法聊下去了。

五年來,第一次發現這個傻子姐夫,竟然還會吹牛逼。

宋秋沒有再理會楚塵,繼續練習舞獅。

楚塵溜達一圈后,回到了別墅。

「祥嫂,早。」楚塵朝著一樓廚房的保姆打了聲招呼。

「早……」祥嫂下意識回應了一聲,眼珠子頃刻間瞪大起來,回頭看了一眼已經往二樓走上去的楚塵,「我的媽,見鬼了嗎?」

五年來,她一直負責著楚塵和宋顏的生活起居,這個傻子上門姑爺,可從沒跟她說過半句話。

昨晚的蛋糕,祥嫂也以為是宋顏發來的信息。

楚塵上樓,小廳桌面上的蛋糕已經收拾乾淨,宋顏也恰好從房間內走出來,素色長裙,面如嬌花。

「老婆,你要去哪?」楚塵問。

宋顏看了楚塵一眼,懶得去在意他的稱呼,拿出了一張銀行卡,「我昨晚說過的話還算數,禪城你不能待了,這裡有一筆錢,我讓小秋偷偷送你出去。」

楚塵輕笑坐在了沙發上,「忘了我要送給你的第三份生日禮物嗎?」

宋顏很無奈。

「以宋家的實力,想跟夏家合作,比登天還難。」宋顏想讓楚塵早點看清事實。

「不急,我們在家坐著,等夏少爺來了,自見分曉。」楚塵招手,「過來喝茶,試下我的茶藝。」

宋顏又急又怒,都什麼時候了,這傢伙竟然絲毫不上心。

「我敢肯定,葉少皇現在已經在密謀對付你了。」宋顏想砸了楚塵的腦殼,「你別以為昨晚發生的事情,真的可以當做什麼也沒有發生過。」

宋顏說最後這句話的時候,祥嫂剛好走上了二樓,神色不由得流露出幾分古怪,更是帶著不可思議地看了一眼楚塵,這個占著茅坑不拉屎的上門姑爺,竟然守得雲開見月明了?

「咳,三小姐,早餐已經好了。」祥嫂回過神,連忙開口。

宋顏站了起來,「吃完早餐,我去找爺爺,希望能有辦法,你記住今天之內不要走出宋家大門。」宋顏將銀行卡放在桌面上,「密碼我發你手機了。」

宋顏走下去。

楚塵目光落在銀行卡上,半晌,嘴角輕輕揚起了一抹笑容,「我說過,你已經保護了我五年,接下來,讓我保護你吧。」

楚塵將銀行卡拿起來,裝進了自己的口袋裡。

「也不知道卡里有多少錢。」 「饞貓,快洗手去!」蘇簡瞪了要用手偷吃的她一眼,阻止她。

「哦!」收住手,吐了吐舌頭,跑著去洗手。

吃過晚飯,陪孩子一起寫字,上床后又講了個故事,等小傢伙睡著了,才不舍的道了晚安。

輕步離開女兒房間,回房洗完澡,才有時間找淺意,談關於和黎驍合作事情。

敲門找她,進門看見她正在床上搗鼓電腦。

「姐,快上來,這裡暖和。」掀起被子二人窩在一起。

「嗯,在忙什麼?」暖暖的真舒服,初冬的晚上還是躲在被窩好。

「剛和媽媽視頻了,我告訴她現在過得很好,讓她不要擔心。」

「過年抽時間回去見她一下吧!也該回去陪陪她了,你說過得再好,做媽媽的還是免不了牽挂。」

「我明白,可我怕回去就出不來了。。。」說到這個問題小臉就跨了。

「你自己決定吧,我今天是有個事情要跟你商量。」

「姐,你說。」

「今天黎驍來找我,想合作開發你的智能化系統,他出資和運營,你出核心技術,開發和建立資料庫,五五分賬,你怎麼想?」

「哇,有眼光,你已經答應了?」說到她的強項,興趣就來了。

「這不是問你意見嗎?我又不懂這塊,如果你同意的話,我會為你爭取最有利的條件和利益分成。」

「姐……可是…那個我……」淺意不知道想到什麼,忽然為難的看著她,支支吾吾的。

「怎麼啦?不願意那就算了,決定權在你手上!」蘇簡疑惑了,這麼好的機會和平台,還猶豫什麼呢?

「不是不是的,姐,我不是不願意,我當然願意,可是……那個……你先答應我不要生氣哦。」

蘇簡目光微微一閃:「說說看。」鼓勵的看著她。

夏淺意猶豫再三,伸頭一刀,縮頭也是一刀:「是…這樣…,哎呀,我坦白告訴你原因吧,京都有六大世家:陸,黎,夏,凌,蔣,林,我是夏家的第四代嫡女,上面一個哥哥,下面有一個弟弟,其他堂兄弟姐妹十多個,我們家族現任族長是我爺爺,他不是很善於經營,但又不願意放權給我爸爸,導致新舊派系的嚴重衝突,爸爸和叔叔們的衝突更嚴重,企業經營每況愈下,現在爺爺一心就想用聯姻去拯救這個亂糟糟的局面,我才和媽媽協議偷跑的,如果用我的名字合作,怕萬一被發現就會被抓回去……也就是為什麼之前我不敢跟公司要工資的原因,我不是有意瞞你的,你……姐,你不要趕我走哈!」說完象卸下重擔似的,緊緊抱住她的手,眼睛紅紅可憐巴巴的樣子。

知道她的身份,蘇簡嚇了一大跳,妥妥的貴族名媛啊,在自己這裡做拋頭露面的……這是一不小心收留了個燙手山芋,讓她家族發現是了不得的大事情。

平時從她的言行舉止,就能看出一些蛛絲馬跡,雖然很多時候像個天真的大孩子,但餐桌禮儀高貴優雅,舉手投足大家風範十足,猜到她是富貴人家裡出來的名媛小姐,但沒想到是京都六大家族之一的夏家大小姐。

。 長安城大理寺駐地。

大理寺橫縱很開闊,建築也頗為雄偉,作為長安城的知名建築,內部的人員足有上千。

主管大理寺的大理寺卿,以及大理寺少卿,大理寺丞……

每天的卷宗堆積如山,不僅僅要核對舊案,還要查新案子,如果有不良人沒有辦法解決的案子報過來,他們要馬上進行處理。

「今天誰去送飯啊?」倚靠在門柱上的小吏看向身旁的弟兄們。

「誰知道呢,反正我不去,上一次差點給我嚇破膽。」

「天牢關了那麼多的妖魔鬼怪,也不知道都給關起來幹什麼,不如都砍了,每次去送飯我都感覺背後涼颼颼,生怕裡面的那些東西跑出來咬我一口。」

「放心,都有器具鎖著,基本上是沒有危險的,要是跑出來,那就不是咬一口了,而是吃人吶。」

「吃人?」

「哎,你們聽說了沒有,前天晚上又送來了一個,那碩大的囚車裡面也不知道關著什麼東西。」賊眉鼠眼的小吏一臉神秘兮兮的說道。

「咳,哼。」

正圍坐在一起,揣著手聽那小吏說話人全都打了一個寒顫,趕忙的轉過頭了看向了那發出咳嗽聲的人,頓時露出笑容的打了一個結實的九河結:「寺丞。」

大理寺丞是一位長著絡腮鬍子的大漢,寺丞掃了一眼,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好奇的問道:「昨天是誰給新來的囚犯送飯?」

「回稟寺丞,好像是元載。」

「好,那今天還讓元載去送飯。」

……

元載愣愣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送飯的差事,昨天他鼓起了勇氣去送了一趟。

剛開始都還能接受,一勺勺的打過去,見識了監牢中的這些妖魔鬼怪卻越來越恐懼。

等到來到最後那個黑暗的監牢面前已經害怕的兩股戰戰,閉著眼將飯放下就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看裡面是什麼,今天這送飯的牌子竟然又來到了他的手上。

雖然元載不知道那個監牢中有什麼,但是其他的監牢本身就不是好東西,什麼妖魔鬼怪都有,甚至還有成了精的癩蛤蟆,上回那舌頭都伸了出來。

女鬼、水鬼、弔死鬼、刀勞、小兒……

窮凶極惡的囚犯、殺人如麻的屠夫……

當然,還有一些犯了大案的達官顯貴,比如謀反這種。

元載猛的將手中令牌摔在地上,怒聲道:「他娘的,這不是欺負老實人嗎,啊!」

過了不到兩個彈指,又將地上的令牌給撿起來,拽著自己的袖子,擦了擦令牌上的灰,隨後嘆了一口氣:「唉,算了,去就去吧,反正他們也都鎖在牢房中。」

「吧嗒,吧嗒。」

提著飯桶,再一次一勺勺的打過去。

「呦,今天又是元公子來給奴家送飯呢,只能元公子能不能反應反應,總是喝兔血,我都要變成兔子精了。」監牢中的隔間中,一個正在給畫皮的無面女鬼轉頭看了一眼提著飯桶的元載。

「去,兔子精有什麼不好。」

「元公子,我看你的面相是大富大貴的人,以後貴不可言吶,不會在這個地方呆太久的。」老叫花子將碗中的兔血一飲而盡,擦了擦嘴,咧開嘴,露出一口沾染著血絲的黑牙。

「借您吉言了,我不送飯就行了。」元載聳了聳肩。

一層層的下去,什麼奇形怪狀的鬼都有,有小兒,老人,還有被鐵鏈鎖著的青面獠牙惡鬼。

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到了最後一個牢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