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帳被捂得嚴嚴實實的,沒有空氣流通,細菌滋生,別說是受傷的人,就算是好人也在裏面恐怕也待不了多長的時間。

南宮珉 > 未分類 > 營帳被捂得嚴嚴實實的,沒有空氣流通,細菌滋生,別說是受傷的人,就算是好人也在裏面恐怕也待不了多長的時間。

「。。。我能問一下是哪位高明?的大夫把營帳封得介莫嚴實的捏?」

「是老朽,這是為避免再有外邪入侵他們的傷口,所以我讓將軍把他們都安置在這裏,怎麼,有什麼問題么?」——自稱老朽,辣就不是孫神仙了。秦明浩回頭一看,一位年約五十來歲,蓄著鬍鬚的老?人站在他們旁邊開口道。

「怎麼啦?小友,這樣做有什麼不妥么?」——看到秦明浩眉頭緊皺,孫思邈也一臉驚訝地問道。可介素從一位醫生嘴裏說出來的,這就不得不讓質疑古代的醫療水平了。

「算了,多說無益!孫神仙,我們進去吧!說不定還有一線希望」——秦明浩在介一刻突然不想再多說話了。

秦明浩伸手撩開大帳,還沒進去,一股夾雜着惡臭腐爛的味道就迎面撲來。差點沒把秦明浩介位前世在惡劣環境下訓練出來的忍受力給熏了一個跟頭。

一旁的辣位五十來歲的大夫早已撇開頭不想再進去了。唯獨孫神醫腳步堅定地跟着一起走進營帳。遠處,杜如晦在秦明浩跑過來的時候就知道了,於是也跟着過來湊熱鬧?看看他是腫麽肥事。在看到秦明浩毫不猶豫地踏進營帳時,杜如晦的心裏是佩服的。因為一般的醫者面對這種情況即便不轉身就走,也要擺出一副臉色,就像辣位軍醫。而介位號稱是仙家弟子的秦滄海卻一絲猶豫都沒有就直接踏步走進營帳。不管最後他有沒有辦法救下這些傷殘的唐兵,杜如晦都會把今天所發生的事情如實地稟報給陛下,着重說明秦明浩的態度,讓陛下記得秦明浩的好。

陰暗的大帳並沒有秦明浩想像中的哀聲遍野,除了自己和孫神仙的腳步聲外,介里幾乎安靜得詭異,一個個身影躺在床榻上,除了胸膛微微起伏證明這還是一條條鮮活的生命之外,其他的都沒聽到。

秦明浩圍着帳內走了一圈,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沒想到情況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嚴重數倍,營帳里傷兵之所以如此安靜,並不是什麼大男子主義拉不下臉面喊疼,而是個個臉色蠟黃早已經陷入了昏迷。

走到其中一個傷兵的身邊,顫抖著解下他大腿上包紮的布條,傷口處周圍的肌肉已經開始發白腐爛,有些地方看上去好像是長好了,但是輕輕一按便流出發黃的液體,昏迷中的中年男人只不過皺了皺眉頭便沒有其他的反應。

秦明浩用手心感覺了一下對方身上的溫度,燙的嚇人。

「怎麼樣,有辦法么?」——一抬頭,難得看到孫神仙著爭的表情。只是?

秦明浩搖搖頭,聲音艱澀地開口:「孫神仙,他們的癥狀跟我之前所了解的病症一樣,但是現在可能有點晚了,最好的結果也只能救下一半不到的人。」

不知幾時來到介間營帳前的杜如晦聽了秦明浩介句話之後,先是沉默了許久,然後再給他一個寬慰的笑容,接着再對着秦明浩做了一個拱手禮。

「滄海先生,請您動手?!吧!介些銀本來都得去閻王那裏報道的,能救回來一個賺一個,就算全救不回來也是他們命不好,不用擔心其他的;再說萬一真的只救回一個,老夫也很高興的。您看下需要什麼東西就直說,只要是我們這兒有的,老夫做主,立馬送到你面前,即使沒有,老夫也會馬上派人去城裏買回來給您」——杜如晦道。

「丫頭,放心的干!這些慫瓜本來都要去老夫就賺一個,救不回來也是他們,就算是只能救回來一個,牛伯伯也高興,需要什麼就直接跟你牛伯伯說,只要軍中有的,老夫做主,立刻就送到你的面前,即便沒有的老夫也會派人去城裏面買。」

秦明浩先是楞了一下,他腫麽也沒想到杜如晦真的愛兵如子?!在他讀過的正史中,可沒提起他會如此善待他寄幾的兵。而且聽書娟說,穿唐小說里描述得最多的是程咬金等武將才會如此愛惜寄幾的部下,杜如晦也會?算了算了,不管了,先把眼前的人救回來再說吧。

自以為想通的秦明浩也就不糾結了,馬上開口道:

「首先要準備一個通風結實的大帳,將他們小心的轉移到那裏,位置不要太遠,在這附近搭一個就好,我看東邊的那塊空地就可以了。」

一位看似平凡無奇的唐兵點頭表示記下了。

「接下來就是要熱水,滾燙的水,拿鍋裝滿水之後放在火上煮到裏面的水開始滾燙為止;再來就是生石灰,這些軍中應該有不少。接下來拿紙過來,我畫幾樣物件,你們拿去讓軍匠製作,我需要他們在最快的時間將我畫出來的東西打造出來。」

一旁的唐兵記下后馬上領命走出軍營,開始吩咐守在歪面聽八卦的唐兵來執行。

挖坑、生火、燒水、重新建一個新的帳篷——這一切他們早就做的熟練地不能再熟練了,已經融入到了本能,所以一個個看上去雖然雜亂,但是每一個人都做的井然有序,一個嶄新的帳篷在秦明浩指定的空地上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型。

不過片刻的時間,如果按現代的時間來換算,也就是半個小時的時間,一切就已經準備就緒了。營帳旁有一堆火,火堆上支著的大鍋裏面,清水已經沸騰。

若是在以前,干?完上級交代的事情之後,介群**早就一鬨而散了。但是今天這群站沒站相的**一個個卻站得筆直,離得遠遠的連大氣都不敢喘,扯著腦袋看着不遠處那坐在案幾後面拿着一根?炭條在紙上畫來畫去的仙人弟子——滄海先森,生怕自己一個細微的動靜打擾到滄海先森。

而且讓他們心甘情願地站在介里的原因是:他們有耳朵,在營帳歪面聽得清清楚楚,滄海先生說了,他有辦法救狗剩他們,雖然介個辦法不一琮成功,但總叫有辦法呀!哪像辣個庸醫,還是太醫院出來的呢?太醫院就很膩害嗎?再膩害也沒仙人弟子膩害呀!其實在某種程度上這些廝殺的漢子,比一些自認為聰明的人還能夠看透事情的本質。

辣個帳篷里躺着的不僅僅是他們的戰友,有些還是他們同鄉的兄弟,有的甚至還是同族的兄弟呢!雖然滄海先生說時間晚了,可以往在戰場上,得了這種病就已經宣告了死亡,半隻腳踏進了閻王殿,什麼時候聽說過有人能從閻王的手裏把這類人硬生生的拉回來的。

如果滄海先生的辦法真的能成,豈不是說以後自己遇到這種情況還能再拼一次活命的機會?

。 陸卿寒聽完,眼底越發的深邃。

幾個巧合撞在一起就不叫巧合了。

一個普通的主治醫生,幾個月就高升為副主任。

而且還被調到了其他的城市。

如果背後不是有人為操縱,確實不可能。

他要看看沐舒羽到底要耍什麼把戲。

與此同時,溫惜正投入到緊密拍攝中。

她在陳伽的新電影中飾演的是北漂一族高蔓,這個角色人設果敢倔強如同野草。

搭檔的男演員是一個實力派小生趙雲衡。

溫惜跟趙雲衡也是第一次合作。

這一個月的拍攝,合作也算是愉快。

還有半個月,就到了殺青時間。

這幾日的拍攝密集起來,溫惜也沒有時間回公寓,只好住在了劇組訂的酒店裡面。

安雯因為當上了副總,所以有很多公司裡面的事情要處理。

就給溫惜挑選了一名懂事機靈的助理。

叫莫莫。

莫莫年齡不大,20來歲,剛剛走出大學,從事的是營養健康搭配專業,也就是營養師,她當助理,也幫溫惜調整飲食。

有時候有拍攝任務或者通告的時候,安雯會通知她或者莫莫。

莫莫人挺機靈的,也會辦事,當了溫惜半個月的助理,溫惜也很滿意。

而鍾敏現在很少來公司了。

但是因為合約在公司,雖然有幾家小公司想挖鍾敏,但是動嵐開出的違約金價格太高了,幾乎都放棄了,不過鍾敏這樣的經紀人,續約都是三年一續,估計鍾敏這次想要熬到合約到期吧。

畢竟來公司,看見安雯跟方萬壓在自己的頭頂上,自然是不愉快。

還有一些瑣碎的事情,安雯就沒有給溫惜說。

比如。

沐舒羽想要一個高奢的代言,但是被卡了。

安雯自然是不會答應的。

公司開會高層內部投票,幾乎沒有選擇沐舒羽的。

就連沐舒羽的經紀人方萬,都是覺得不適合。

即使沐舒羽找了秦久嵐給徐立川施壓,徐立川也卡住了這個代言。

秦久嵐的威信在動嵐傳媒,似乎已經不好用了。

正如同陸氏說的一句話。

動嵐傳媒姓陸,不姓秦。

秦久嵐這幾天一直吃齋念佛的,晚上休息的時候,又被噩夢驚醒了。

夢裡是一個滿身是血的小男孩抓著她的手。

喊著她,「奶奶,奶奶。」

秦久嵐睜開眼睛,拿著佛珠手串嘴裡念著佛經,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平靜下來。

這個孩子,一直都是她內心最愧疚的地方。

都已經要生了,陸家對這個孩子抱有很大的期望跟疼愛,卻因為她,一下子就沒有了。

她嘆息了一聲,這一晚上沒有再睡著。

第二天秦久嵐一早就去寺廟上了香,捐了香火錢,似乎想讓自己的內心好受一點。

即使沐舒羽性格驕縱,一點沒有表現出的那樣溫柔,但是因為這個孩子,秦久嵐總是偏愛她一點,除非有足夠的證據證明這個孩子不是卿寒的,若不然,說什麼她都不會信的。

沒有人敢拿孩子做賭注的。

她也是當過母親的人。

她當初生下卿寒的時候傷了身體。

所以她對沐舒羽的流產,總是有一種心疼。大概在六七點左右。

日更萬字一直持續到月末吧

《志怪世界的旁門道士》今天更新萬字,下午還有兩章 黃莉莉姐妹倆看到趙青葵笑了,不由得自我懷疑。

「怎麼了?是哪裏做的不好嗎?」

「剛才圓圓可是誇了我們的。」

「天大的誤會,我是覺得你們厲害才笑的。」

趙青葵趕緊給姐妹倆吃定心丸:「你看你們,在車間都沒這麼認真,來這裏反而那麼嚴肅,大主任知道了情何以堪。」

黃莉莉沒好氣地白她一眼:「還不是你說不好好乾會罵人,人家大主任都沒這麼不客氣呢。」

「嗐,我要知道你們踩縫紉機這麼積極,哪還會說什麼告誡啊。」

她們說話的功夫,圓圓和春風仍舊不停踩着縫紉機,雖然黃氏姐妹挺厲害的,但同樣一段時間春風已經做好了3套馬卡龍,現在手裏在做第四套。

而圓圓更不用說,縫紉機踩的只剩殘影。

和她們相比,黃氏姐妹瞬間落了下風。

明明是一樣的時間,但春風已經賺得9毛,而她們加起來才三毛。

姐妹倆互看一眼也懶得再寒暄了,立刻坐下踩縫紉機。

趙青葵一下被冷落了,更是哭笑不得。

看着眾人那麼勤奮,趙青葵只覺得自己多餘,乾巴巴地說了句加油,便讓圓圓出來了。

她招呼圓圓一起去另一間倉庫點貨。

上次新品她一共拿了20套都市麗人,50套春華秋實和馬卡龍75套。

這周連續擺攤三天,每天每款各銷出5套。

目前都市麗人小西裝剩5套,春華秋實剩35套,馬卡龍剩75套。

今天她進的貨的確良是150套,其中都市麗人30套,另外120套的布她打算做三個新款連衣裙。

棉布的200套裏頭,春華秋實和馬卡龍都沒補貨,她定的是一攬芳華50套,民族風50套,新品連衣裙50套,男士服裝50套。

這些將是開張時的所有貨源。

明天擺最後一次地攤就暫時鳴金收兵不擺了。

她讓葛圓圓先把民族風、一攬芳華和男士套裝給裁剪出來,明天直接讓龍珠以及三位叔家的嬸子負責。

圓圓得到命令后直接在這邊裁剪,三個姑娘在對面縫馬卡龍棉花糖系列,趙青葵則開始在客廳里畫新品。

三個空間都在忙着同一份事,大家都幹勁十足。

正在塗塗畫畫的時候,突然就聞到了一陣鮮蝦餛飩的味道,趙青葵抬頭就看到司寧拿着食盒站在外面。

她眼睛一亮想拉司寧進屋,但是想到姑娘們都在,又擔心她們看到司寧的美貌就無心工作。

為了不讓軍心動搖,為了姑娘們能沉住氣賺錢,趙青葵毅然決然地拉着司寧往他的院子去了。

「?」

好不容易來了又被拉走的司寧一臉問號。

……

回到熟悉的庭院,和司寧一塊兒坐在躺椅上趙青葵才感覺到飢腸轆轆,這才驚覺,今晚竟然沒吃晚飯!

她肚子終於嘰里咕嚕叫了起來。

「你的食盒裏裝着什麼?」

司寧笑着打開蓋子,裏面是一碗新鮮的餛飩。

倒也不是說餛飩這個時代沒有,而是因為交通不方便,人們還沒有像後世那樣可隨意走南闖北,這種特色小吃在他鄉很難吃到。

。 此言一出,全場沉默,靜得出奇,落針可聞。

誰都沒想到,陳偉最後會提出這麼一個條件。

成為大家的嫡傳,也就是說,三峰嫡傳,還有楊長老嫡傳……

這,根本聞所未聞啊!

三峰,加上一個名譽長老的嫡傳身份,那在天星門的身份,得大上天了。

哪怕是其他嫡傳天驕,都得敬他三分!

旁觀弟子都認為,陳偉太過痴人說夢,三位峰主,和楊長老怎麼可能答應?

就算是天才,未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