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什麼騷操作?

蛟龍表示自己活了幾千年,從來沒有見過這種奇葩。

他身體的反應比腦子快,驚訝的同時,立刻啟用了時間法則。

直接把奚淺的「鳳凰」甩到時間的長河裡。

「轟——轟——轟」連續三聲爆炸過後,現場才恢復正常。

。 「你就吹吧!」

薛維不屑的撇撇嘴。

紫薇天火有些不爽的看著薛維。

「小鬼,你在嘚瑟什麼,如果不是我,你就玩完了你知道嗎?你的小命就隕落在這裡了,你得明白?」紫薇天火質問到。

薛維聳聳肩。

「你可就別扯淡了,我死了你能嘮著啥好處?我死了,你的力量又得流失,又沒有人去找給你找都天神火,也就我傻愣愣的去給你找都天神火,換一個人你以為願意干這把小命配上的事?」

聽了這話,紫薇天火有些語塞。

這話說的是事實啊。

不對啊,自己堂堂紫薇天火怎麼會被一個小子威脅到了?

奶奶的,這不對勁!不對勁!

「你終於醒了,你要在不醒,我就準備把你扔在這裡了。」

姚大路扔給薛維一個果子。

薛維下意識的接住,只是這個水果賣相是真的不太好。

屎黃色的球狀水果,上面還散發著一股很怪異的味道。

不過薛維完全不介意,直接咬了一口,這一咬差點沒把薛維給弄yue了,這尼瑪!這股腥臭味是人吃的東西嗎?

嘔!

不過當薛維一回味之後,驚奇的發現這果子里竟然蘊含著一股靈力,這靈力簡直都堪比小還丹了。

好傢夥,黑淵荒這是遍地都是好東西嗎?

「現在我這不是醒了嘛,對了,燭龍坊和炎凰坊的大戰怎麼樣了?」薛維不禁恍然問道。

對於燭龍坊和炎凰坊的戰鬥薛維可同樣關切的很。

畢竟這兩個地方可都是蘊含都天神火的地方。

燭龍坊的都天神火已經得到,要是等到燭龍回去后,發現都天神火消失了絕對會暴怒。

所以燭龍坊肯定是回不去了,接下來的目的也只有前往炎凰坊打探一下。

「燭龍坊贏了。」

姚大路的話很乾脆。

薛維一怔。

燭龍坊贏了?排行第五的燭龍坊排名終於提高到第四了嗎?

「那炎凰坊是怎麼弄的?」

「三天前,燭龍和炎凰的大戰,最終以燭龍略勝一籌,但是你說炎凰輸了也沒有輸的那麼徹底,只能說是勢均力敵的一個狀態,唯一對我們是好消息的是,不管是燭龍坊還是炎凰坊兩者消耗都是巨大的。」

「尤其是黑甲和紅甲的消耗,幾乎損失了二分之一,紅甲和黑甲在城坊之中的作用可是非常大的。」姚大路緩緩說道。

薛維不禁恍然。

「炎凰坊距離這裡遠不遠?」

「你是想去炎凰坊?」

「對,不然留在燭龍坊送死嗎?現在燭龍坊里的燭龍和誅龍組織可都不是善茬,先去炎凰坊去避避風頭。」

薛維考慮了用一下說道。

當然,這些話可都是廢話,薛維去炎凰坊怎麼可能是去避風頭的?

完全就是為了都天神火去的。

姚大路默默的點點頭。

不得不說薛維說的有道理。

「薛維,我想請你做一件事。」姚大路沉默了一下看著薛維。

「什麼事?」

「我想請你解決掉紅鐵門!」

當說出這話的時候,姚大路的情緒變得極其陰沉。

紅鐵門?

那個屠戮了姚大路親人的紅鐵門?

「為什麼我滅掉?哪怕我現在提升了境界后,我也不過是四魂聚靈,紅鐵門作為一個組織,實力肯定要強太多。」

薛維一副平靜的說道。

姚大路搖搖頭。

「我也不知道,我總感覺你能做到,一個八魂聚靈的人在你面前都落荒而逃,紅鐵門的首領也是八魂聚靈,所以我相信你,只要你能幫助我,你讓我做什麼都可以。」姚大路認真說道。

看著姚大路一副認真的樣子,薛維摸了摸下巴。

有一個屠戮了自己的親人,哪怕知道自己實力懸殊也不斷想著辦法來報復。

薛維拍了拍姚大路的肩膀。

「大路,我會的,既然你都這樣說了,我也不妨直接告訴你,還記得我們在燭龍堡得到的火焰嗎?」薛維問。

那赤紅色火焰?

姚大路猛然想到了那赤紅色火焰。

「在炎凰坊有一個一模一樣的火焰,只要我得到他,我就有把我可以幫你解決掉紅鐵門。」

姚大路深深的看了薛維一眼。

緊緊三秒時間的猶豫后姚大路直接答應。

「薛維,我說了,只要你能幫我解決掉紅鐵門,我可以給你做任何事情。」

「好,那我們現在前往炎凰坊!」

燭龍坊,萬骷山。

楊厲仍然背著手,那充滿溝壑的臉上仍然沒有絲毫表情。

「首…首領…我回來了…」

圖蒙臉色蒼白踉踉蹌蹌的走著。

右手緊緊的捂著斷掉的手臂,因為靈力的恢復,那手臂早已經止住了繼續流血。

「人呢。」楊厲淡然的看著圖蒙。

他似乎根本就沒有在乎圖蒙的手臂,甚至圖蒙的生命。

圖蒙臉色一變。

那本身就蒼白的臉更是不斷滲出汗水。

「首…首領…薛維那傢伙真的太強了,雖然是三魂聚靈,可是那小子的身上有太多讓人驚訝的東西,除了頂級靈器,頂級法器,還有那金紅色火焰!那金紅色火焰彷彿能焚燒萬物一樣,我根本不是對手!對不起,首領!」

圖懞直接跪在地上。

聽了這話,楊厲仍然沒有什麼表情。

一步步的朝著圖蒙走過去。

對著圖蒙的臉就是一巴掌。

那高大的身體直接被楊厲抽飛。

可見的楊厲究竟用了多麼大的力氣。

「那是你的事情,我不管你是生是死,你沒有完全我的任務,現在很快封印就會突破,正是用人的時候,如果你下次任務還是讓我失望,那你可以永久的留在外面了。」楊厲淡淡說道。

圖蒙從地上爬起來,那渾身都止不住的顫抖。

對著楊厲不斷磕頭。

「是!是!是!首領,我下一次絕對不會讓您失望!現在根據我了解的信息,薛維已經離開了燭龍坊,如果不出意外應該是前往炎凰坊。」圖蒙連忙將自己知道的事情說出來。

炎凰坊?

楊厲的臉上終於浮現了一絲波動。

看來自己也知道根本不可能在燭龍坊繼續生存,所以才會選擇的炎凰坊嗎?

但是不管你在哪個城坊,我都會把你抓回來。。 天界罡風層中,魔族的王,帶領著數百位大羅金仙級別的魔族附庸,站在一處浮空島嶼之上。

這裡原先是天庭的一處島嶼,但自從天維之門關閉之後,這座島嶼就成了一處廢墟。

魔族的王,沉聲說道:「為了聖族,還望諸位相助。」

幾尊古魔相視一笑,揮手間將控制魔族附庸的符篆捏碎,數百位大羅金仙級別的魔族附庸,橫死在了罡風層中。

與此同時魔族長河,顯現在罡風層之上,原本還想著出現了阻攔一下的仙道長河,看見了那幾百死掉的大羅金仙之後,瞬間隱入了虛空之中。

「遠古的魔族皇者啊!我是您的血脈後裔,以三百六十五大羅金仙獻祭,封印神族的天維度之門!」

「魔族長河,現!」

一股吸力從魔族長河之中出現,將三百六十五尊大羅金仙級別的魔族附庸吸入了魔族長河之中。

那兩尊古魔,也是一同進入了魔族長河之中。

磅礴的魔族氣機從魔族長河之中出現,一滔天巨手,將自己的掌印狠狠的摁在了天維之門上。

隨後無窮無盡的魔氣,包圍住了天維之門!

而在三十三重天界之中,監視著魔族的玉帝,大怒道:「大膽魔族,簡直是不自量力,也敢封印天維之門!」

數道神光,從天界發出,落入了罡氣層之外。

但神光剛一出現,便被魔道長河吸收,化作了海量的魔氣。

……

這一刻兜率宮中的太上,熄滅了爐火,溜到了下界。

其他的大神通修行者,也是有樣學樣地紛紛從,自己掌握地通道溜走。

但怎奈魔族地動作實在是太快了,哪怕是以大神通修行者地速度,也依舊有大量地大神通修行者滯留在天界之中。

跑下去天界地大神通修行者,那是一陣地慶幸,慶幸自己跑得快,沒有沒封印在天界之中。

要知道他們本來的地盤兒就是在洪荒大地之上,到時候藉助洞府內的先天陣法,難道魔族還能奈何得了他們嗎?

而那些沒有跑出來的大神通修行者,則是一陣的惱怒,他們匯聚在一起,逼上了凌霄大殿。

「陛下還請打開天維之門,讓我等下界,斬妖除魔以匡扶天道!」

一尊妖族的大神通修行者,恭維的說道,但話語間確是充滿了威脅的意思。

玉帝面色鐵青的看著下方匯聚在一起的大神通修行者,說道:「魔族已經封印了天維之門,就算是朕想要打開,也是無濟於事,還望諸位道友莫要相逼迫了。」

龍族的大神通修行者說道:「陛下你可莫要欺騙我等啊!我龍族好歹也是荒古末期縱橫洪荒的種族,對於這神族的天維之門也算是熟知。」

「只要陛下打碎了,天維之門的法陣,魔族的封印,在強大難道還能封印住整個三十三重天界嗎?」

這番話可謂是在凌霄之內,激蕩起了重重地波浪。

一些本來打了退堂鼓地大神通修行者,這會兒再一次打起了精神。

與其被困在這天界回不去,還不如打碎了天維之門,各自歸還各自地洞府呢?誰能想到魔族,竟然這麼能折騰呢?

「龍傲你是在逼迫朕嗎?天維之門意味著什麼,我想諸位不會不知道吧!」玉帝憤怒地咆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