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綿綿再次望一眼高高的門樓,沉默的往山下走,然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裡就是一個除了門樓什麼都沒有的小空間,她也沒有找到陣眼在那裡,就是想要出去,也不太可能。

南宮珉 > 未分類 > 宋綿綿再次望一眼高高的門樓,沉默的往山下走,然後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這裡就是一個除了門樓什麼都沒有的小空間,她也沒有找到陣眼在那裡,就是想要出去,也不太可能。

看看這一片地方,發現也就那個門樓像是可以讓人待會兒,宋綿綿一臉生無可戀的往回走,將門樓下面收拾了一下,準備就在這裡將就一下,反正也出不去了。

遊戲系統突然彈了出來,上面開始有了任務的出現。

第一仙門:完成任務可獲取第一仙門稱號,獎勵貢獻點10。

舉世聞名:門派弟子百萬達在,獎勵貢獻點10

名楊四海:門派弟子十萬達成,獎勵貢獻點1。

聲名顯赫:門派弟子一萬……

任務出來一連串,然後宋綿綿一臉被打擊到的表情,特么這是玩她了!這時一個人都沒有,所以她到底在怎麼收弟子,這不是鬧著玩兒嗎?真不知道是這個遊戲系統有病,還是天道有病,反正就沒有一個好東西。

宋綿綿咬咬牙,恨不能直接罵人,把任務列表關了,無意中看到召喚兩個字,腦子變化了一下,手上的動作那是一點都不慢,快速將任務面板打開,果然看到了召喚兩個字。

然後她就順手點進去了,然後三個黑黑瘦瘦的小姑娘就站在了她的前面。

」……「宋綿綿覺得自己心裡有一千句罵人的話,不知道當講不當講,特別這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呀!

心裡早就已經罵得人不想要認識人了,她還是第一時間將自己拿出來的東西收拾了一下,趕緊將第一個任務弄出來完成了,上面不是寫了飛仙門,那就叫這個名字好了,反正也不重要了,再接著是修建房子,總要有一個住人的地方。

隨著一個個的任務完成,飛仙門的靈氣也開始有一絲絲了,正在罵人的宋綿綿根本就沒有發現,她將房子一修好,就讓三個小姑娘住對面去,自己佔一邊的房子,她覺得自己想要自閉一會兒,並不怎麼想要說話。

三個小姑娘也是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的表情,好在他們的東西全部都被裝在了一個很神奇的空間里,他們想要拿出來,也是可以隨時拿出來的。

在宗門裡有三個弟子之後,門派里自動更新的功法,三個小姑娘有自己的功法了,只要努力練習,就可以讓息的修為越來越高,他們也有了自己的任務面板,只是現在門中就只有他們三個人,再加上一個掌門在,也沒有多少任務給他們做,只能更加努力的修練了。

到是宋綿綿自閉了一會兒,又去查看召喚,不管怎麼說有人就是好在,面對三個小姑娘她實在覺得有些尷尬,還是再找一些人過來的好,再一次召喚,這次過來的只有一個人,都不用她管人家自己就知道怎麼做。

到是這個時候宋綿綿的尷尬期已經過了,她也發現情況不對太了,每次召喚她體內的靈氣就會減少一部分,現在剩下的靈氣只能再召喚過來一個人,如果遇到什麼安全問題,那就不好辦了。

想了一下沒有再做這樣危險的事情,還是趕緊修練起來,這個時候才注意到這個小世界里有了靈氣,有些想明白是怎麼回事了,轉頭又開始修練起來,她並沒有用空間里的東西,她都這麼窮了,怎麼可能用空間里的東西來修練,能自己修練再召喚人過來就已經很不錯了。

就這樣將自己身體里的靈氣裝滿,就開始召喚人過來,還剩下一個人的量,又開始修練重複這個過程,都沒有去關注外面那些弟子們已經開始有模有樣的修練起來,還每天都會去做任務,有時候一個有時候兩個,反正每天每個人至少都會去做一個任務,宗門也終於有了一點點樣子了,再也不是宋綿綿最初看到那樣荒蕪的樣子了。

可惜不願意麵對現實的宋綿綿根本就沒有出現看的意思,每天都重複著做一件事情,她覺得自己多叫一些人來,說不定空間裝不下了,就可以將她放出去了,也就沒有發現隨著任務一個人的完成,這裡的靈氣在增加,還有土地也同樣在增加。

被召喚過來的人也是五花八門的,他們完成任務的進度都是不一樣的,人一多任務就會變少了,現在已經開始有搶任務的跡象了,大丫想要管一管,可是她明面上是大師姐,其實修為也沒有比這些人高多少。

根本就壓不住這些人,大丫三姐妹原來住著的房子也開始有人惦記上了,他們三個心裡開始不安起來,就想到了那位仙師,現在他們也開始修練了,知道對方其實並不是什麼仙師,而是修仙者,他們現在也是一樣的存在,可是那位的能力比他們強太多了,對方如果願意的話,是不是就可以壓制一下那些人了。

可是如果因為他們去叫了人出來,那些人又起了不好的心思,讓大姐姐也跟著他們一起受累怎麼辦?這才是他們真正糾結的地方,他們想要過得好,也沒有坑人的想法。

。 「叩叩叩——」

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響起,剛睡下的顏知許與睡眠極淺的莫舒安齊齊被吵醒。

翻身下床踩著那雙一起帶來的塑料拖鞋走上前開門。

顏知許見楚然還有曲臨玲滿臉焦急的站在門口,微挑眉梢,「不睡覺,有事?」

曲臨玲深吸一口氣鎮定下來,「阿許,微博上有營銷號曝光了你還有你『男朋友』的照片。」

「最初的點擊率和評論數不多,目測是買了水軍,但上熱搜后已經引發了無數的討論,目前為止評論已經過萬。」

「不但微博上爆了,這個事情也開始在其他的各大平台登上熱搜,點擊居高不下。」

「男朋友?」

顏知許揉了揉太陽穴,拿起手機登錄微博,上面營銷號們爆料出來的照片正是她還有大哥。

她倒是沒覺得有什麼但這萬一影響到大哥的事業還有桃花運怎麼辦?

「……」

莫舒安看了一眼照片,看評論區的評論越看越不耐煩,眼裡逐漸泛起暴躁。

阿許跟這個男的簡直配一臉啊,完全不知道網友們在瞎比比什麼。

顏知許退出微博,「他不是。」

對於她的解釋其他幾個人沒開口詢問,既然她說了那她們就無條件的選擇相信。

莫舒安的臉上帶著點遺憾,這兩個人的顏值配一臉啊,竟然不是男女朋友。

瞥到莫舒安臉上的遺憾,顏知許輕嘖一聲,「別胡思亂想,我跟他不可能。」

「啊?為什麼?」

莫舒安心裡更加同情顏懷璧了,感情這個副行長是單相思?

「原因很簡單,我爸不同意。」

顏知許登錄聯盟研發的內部軟體艾特出江言,【給我查一下最先發出照片的營銷號,還有他的僱主和生意鏈,另外超市裡的監控去跟商家協商一下弄一份過來。】

江言迅速的回復,【老大,營銷號的事明天給你回復,但超市監控那事你不是自己會黑系統嗎?】

玉狐:【我們是文明人,讓你去協商而不是黑系統。】

她的筆記本電腦並沒帶回來,用手機的話不是很好操作。

江言嘴角抽搐,【好的老大,我們是文明人要用文明的方法解決事情。】

隨意的聊了幾句便退出來。

顏知許望向她們幾人,臉色淡然自若似乎上熱搜的不是她,「別慌,有什麼事明天說。」

「可是……」

想起網上那些謾罵楚然眉頭緊鎖,不甘心的還想說些什麼。

但觸及到顏知許滿臉平靜,心裡的焦急瞬間平復。

「好好睡一覺,多大點事。」顏知許打了個哈欠,臉上露出絲絲疲倦。

「阿許你好好休息。」

曲臨玲還有楚然不再打擾她,退出房間把門關上。

她們還要去回陸哥的電話說明一下這邊的情況,以免陸哥在阿許還沒點頭的情況下做出這方面的回應。

顏知許走回床前,躺下去拉起被子閉眼睡覺。

她倒是入眠很快,但苦了一旁的莫舒安。

阿許的爸爸為什麼不同意他們在一起?

莫舒安的腦子裡一直圍繞著這個問題,百思不得其解,糾結的明明很困但壓根睡不著。

。 不如留在我這裡,可以給你開設上千家,甚至以後上萬家醫館,並且大多時候不需要你親自出手診治。

你只需幫我主持一下楚國的醫學館就行,將來由你來培養出一批又一批醫術高超者,然後由他們主持各地的醫館行醫。

豈不是相當於,你醫一人時,如同醫千人、萬人乎?

華佗聽完這些話,深深被學識淵博的楚風所打動了,準確來說,是被大愛無疆打動了,於是他試著留下來看看。

出任大楚醫學館里的太醫大夫,相當於是楚國的太醫大佬,楚風給予他最高的榮譽和待遇。

對於比較看重聲譽這樣的大能,楚風特意在全國各地樹立起華佗的雕像,讓無數楚國治好的患者不停去瞻仰。

這讓事後看到的華佗,頓時心中激蕩不已,老淚縱橫不斷,在心中立刻將楚風視為此生的知己和主公。

並將自己多年對醫術的理解和知識,毫不猶豫地全部奉獻出來。

給楚國各地培養出大量的醫學者,並且在舒適的工作環境中,還抽空極力研發著針灸和外課手術技術。

賈詡看到楚風種種對人的方法后,似乎有些恍然和感到可怕,因為這種直指人心的利用手段,簡直是讓任何人都難以拒絕。

當關羽和張飛隨著不斷向高句國的推進下,總算引起了位宮和皇后阿恰麗的重視,他們立刻停戰並一致對外。

可是他們在戰略上估算錯了一件事。

認為通常侵略者必是佔領者,在面對楚國強大兵力的推進下,他們不斷地退守並沿途要地駐防。

似乎想辦法遏止敵軍佔領的腳步,然後容出空來召募更多的將士來進行反抗。

可是關羽和張飛的兩大軍團並沒有急進與對方交戰,可是佔領一地便會盤桓一段時間。

緊接著這個城市或沿途的村村、溝溝之類的小地方,百姓們就會憑空消失掉,只留下了大量的空閑的房屋和無人打理的糧田。

等位宮他們弄清楚怎麼回事的時候,立刻臉色都青了,怒斥楚軍的無恥與霸道,這哪裡是侵略,這簡直就是變相的滅族、滅國。

他們準備與鄰國摒棄前嫌,共同聚力驅逐楚軍時,他們派出的使者卻一個個低著頭回來了,顯然鄰國在賈詡事先允諾下,高句麗已經變得孤立無助起來。

這時趙雲攻打的東濊國,起初並沒有傳回太大的捷報,甚至無一名敵國百姓被遣送回來。

正當楚風有些納悶時,卻收到東濊國鷹衛的飛鴿傳書。

原來趙雲在敵國一戰成名,決戰時屠掉了對方最後的八萬兵馬,幾乎在半個月時間裡,便佔領了對方三分之二的地方。

種種跡象表明,這是要待滅了對方殘存力量后,準備將敵國的百姓一次性搬遷過來。

賈詡聞訊后並沒有替趙子龍感到開心,而是臉色驟變,在與楚風經過商議后,連續給趙雲和關羽他們各傳書一封。

書信中的大意便是,不可摧毀敵國的全部力量,但儘可能的得到對方的百姓。

留著高句麗和東濊國的部分軍隊,用來給三韓諸國帶來接收時的障礙,不可讓任一國有國土擴大,趁機崛起的可能性。

賈詡這種高瞻遠矚的軍事打擊策略,不得不讓楚風感到欽佩,好處歸自己,爛攤子留給外人,顯然這是正確的做法。

在國家哪怕任何人面前,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有的只是永遠的利益。

王險城,楚王府。

遠方的戰事進行的很是順利,這讓楚風的心情變得舒暢極了,以往一直忙碌著楚國各郡的建設工作,根本沒有時間以一個平民的身份,去切身處地的遊覽一番。

今天的天氣比較溫和,吃過早飯的楚風隨身帶了十幾名武衛,便離開了王府。

保護王府和楚風安全的武衛足有一千人,個個都是武藝不俗之輩,無論是在單打獨鬥,還是行軍布陣都受到過系統的訓練。

本來楚風的出行會有更多的武衛護行,但是身具反傷刺甲的楚風,卻連這十幾人都不想帶著,並且這是自己的地盤,在安全性上還有誰能威脅到他。

但是考慮到有些時候,不能事事都要自己親身去做,還是帶些人比較妥當,這才有了這十幾人的跟隨。

自從他將麾下的兵團改成了四大神獸的名字后,也將自己的王城街道,按著東、西、南、北的方向,命名著青龍、白虎、朱雀、玄武街。

在楚風離開王府後,謹慎的小紅立刻派人將楚王出行的消息,通報給了負責城防安全的軍隊,並按照慣例,一些留在王險城內的暗衛和隱衛時刻關注起楚風的沿路行程。

畢竟楚風的身份不同以往,可以說他是大楚的靈魂和掌舵者,他的生死安危,將關係到楚國千萬百姓的未來也不為過。

在賈詡平常的千叮萬囑之下,楚軍上下誰也不敢有所疏忽。

一身便民裝的楚風,在自由地呼吸著城市內的空氣,感受著創造出來的美好一切,心情自然是無比愉悅。

王府自然坐落在青龍大街上,對現代人出身的他,並不太相信什麼坐南朝北的風水說法,他還保留著一絲上一世對待任何事物的隨性。

青龍大街上原本還有一些店鋪和商販,日常也很熱鬧,但是隨著楚國之地的面積擴大,一些委任的官員和將領也越來越多。

為了方便日常議事和安全性,在賈詡和貂蟬的建議下,便將整條青龍大街上的百姓搬遷了出去,隨之建立了一些重要官員的府邸。

包括關羽、賈詡等人都在這條街上居住,所以街道上並沒有什麼百姓,到有一隊隊披堅執銳的軍士在不斷地巡邏著,看見楚風,便紛紛上前行起軍禮。

楚風等人快步出了青龍大街后,便往北面的玄武大街走去,這裡是王險城內最為繁華的商業街之一,建設的布局依然是那種前鋪后宅的古代形式。

此刻玄武大街上人聲鼎沸,來往的行人更是摩肩接踵,沿待的店鋪和商販們正大聲地吆喝著,不時有駐足的行人低頭觀看,或大聲地與商人砍起價來。

(書友若覺得還入法眼,請別忘記收藏本書) 大傢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想不出好辦法來,村支書和老村長兩個人打了個眼色,村支書才站出來說:「你們現在也看見了,建明家的日子過得紅火吧?大家也羨慕是不是?」

大傢伙兒都不吭聲,說不羨慕是假的,自己家裏人照說也不懶啊,怎麼就是比不上人家的日子過得紅火呢?

彷彿知道大家心裏是怎麼想的,村支書露出一副痛心的表情說:「昨天晚上,若若找到我和老村長,跟咱們說要想辦法幫助大家致富,還說咱們村山好,水美,可以在這裏辦廠,就算錢不夠也有外國來的錢先生可以投資,她還說要教給你們做各種各樣的吃食,好讓你們拿到外面去賣,換錢來,還說想讓咱們村裏修路,我和老村長就是說遲了那麼一會兒,你們這些人居然到處編排人家,說人家搞破鞋。」

老村長對這些村民們也是恨鐵不成鋼,冷冷的看着他們,說:「換成我是建明媳婦,面對你們這些狼心狗肺不識好歹的,我也不想幫你們,就讓你們窮死算了。」

老村長和村支書說完,也不理那些垂頭不敢吭聲的村民們,轉身就往村委會裏走。

見老村長和支書都要走了,村民們急了,這年頭都想賺錢,可是能夠想到好辦法,又確實能賺得卻沒幾個,像彭若若那樣,隨便弄幾個小吃拿出去賣,就能賺得盆滿缽滿,更是少之又少。

原因很多,最重要的是味道不好,人又不是傻子,不管好壞都買,肯定是撿好吃的買啊!

當下,就有不少心思活絡的村民,一擁而上,將村長和村支書團團圍住,嘴裏還在紛紛說着:「村長,您就說說唄,俺們也是知道好歹的。」

「就是,村長啊,我們可不全都是像彭老混那一家人一樣。」

「建明媳婦給咱出主意,帶領咱們致富,咱們會知道感恩戴德的。」

「建明媳婦這段時間做的什麼,咱都看,都知道她是個好的。」

「對對對,咱們以後再也不胡說八道了,彭老混一家就是混蛋。」

緊接着,人們說話的風向就完全變了,讓彭老混一家傻眼。

例如

「對,他家大兒子以前還欺負我閨女。」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