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蜷縮著身子,明明都是滾燙的身體,卻還一個勁地喊冷。

南宮珉 > 未分類 > 她蜷縮著身子,明明都是滾燙的身體,卻還一個勁地喊冷。

席聿衍把病房內所有的被子都給她蓋上,厚厚的一層,她總算是安穩地睡過去。

夜幕降臨,已經是很晚了。

窗外的雨聲也漸漸變小,停止了狂風暴雨的呼喚。

席聿衍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卻不小心扯動了她的輸液管。

即便是睡夢中,她還是痛得緊皺了下眉頭。

席聿衍盯著她看了許久,最終在她的額間留下一個吻,隨後悄悄地出門。

翌日清晨,時宜醒過來的時候,就感覺頭疼欲裂。

她勉強支撐著身體起來,可猛地一用力,大腦一片空白,疼得不行。

她剛要拔掉輸液管,卻被及時進來的護士給制止住。

「哎,你幹嘛呢!你知不知道,自己來了例假還跑去淋雨,對身體有多大的危害嗎?」

小護士幫她測了測體溫,「你現在燒還沒退,好好在這裡躺著。」

時宜舔了一下乾澀的嘴唇,沙啞著聲音詢問,「那個,昨天送我過來的坐輪椅的男人呢?」

小護士歪頭想了下,對席聿衍確實有印象,「一大早就出門了。」

時宜聽后,手握緊了被角,果然,他這次不會再相信她了。

「也難怪,人家照顧了一整晚,說是還有公務要忙,你要是有什麼吩咐,告訴我就行。」

時宜眸光一亮,得知這個消息后,心中的陰霾也減退了大半。

正在欣喜之餘,有人敲響了病房的門。

時宜和小護士紛紛朝門口張望,就見一位捧著花束的女人。

「請問,時小姐是住在這間病房嗎?」

起初,時宜並沒有看清她的臉,聽到她的聲音后,心中不由得一緊,竟然是她!

病房內,一下子陷入沉寂。

時宜對這個女人沒有任何好感,不過再多的討厭,她也沒有在明面上表現出來。

她剛想開口的,不料梁茹先發制人,直接戳穿了她的身份。

「您就是席聿衍的太太,時宜小姐吧?」

她還有些意外,表情不自然地說道:「這是席聿衍告訴你的吧?」

梁茹笑著搖頭,「還真不是,我猜出來的。」

時宜自認為自己演技還不錯,怎麼還能讓人給輕易識破了?

「席聿衍身邊從來沒有出現過像你這麼大膽的女人,一般女人接近他的下場,都會被人給趕出去。」

時宜不相信地撇撇嘴,「才不是呢!那晚可是有個女人都搭上他的肩膀,也不見他閃躲。」

「估計是跟你嘔氣呢吧!當晚我們聚會,他本來是不打算過來的,我們見到他來的時候都很驚訝,表情也有點兒不正常,直到後來你出現,我大概是能猜出發生了什麼。」

時宜異樣的目光在梁茹身上打量,這樣一個幹練又內斂的女人,而且又對席聿衍那麼了解,她一眼就能看出梁茹對席聿衍的心思。 槐安城,乃是紫微天中一處臨近於血谷總門的大城。而在今日間的寅時,這座離著血谷總門最近,並且也是最為重要的一處城池,卻是迎來了兩道非同一般的玉紙靈箋。

槐安城的城主聞知此事,便是決定親自去走上一遭,以保萬無一失的將這兩封玉箋送到谷主歷連山的手中。拿著跟玉箋一道傳送而來的兩枚身份腰牌,槐安城主心頭的壓力自然也是極大。自槐安城中而出,槐安城主便祭起了一架靈梭,如同流星一般的向著北方的總門而去。

一路之上,不敢有絲毫的耽擱,縱使如此,但也足足是用了兩個時辰,方才是來到了血谷總門所在的萬仞高山之中。到了處高山之前,礙於總門的規矩,槐安城主便下了靈梭沿著階梯而行。於石階上飛奔,又是用了半個時辰,這才到了山門之前的廣場上喘起氣來。

「我乃總門治下槐安城城主,奉大客卿與萬魔城大執事之命,前來護送消息。」站在山門前的空地上,槐安城主只是粗略的喘了兩口氣,便到了山門入口處的牌樓之前,朝著牌樓之下的那十幾位守門執事亮出了大執事以及青木若何的腰牌。

「跟我來!」其中一位執事見狀,便是走上前來,用一枚寶珠對著那兩枚腰牌檢閱了一番。見到無有異常之後,才向著槐安城主示意,讓他跟在自己的後面而行。

「你要將這消息送到山門的何處?」那位執事先是將槐安城主帶進了總門之中,然後才是回過頭來的向他問到。

「大客卿要我將這兩封靈箋,務必要親自送到谷主手中!」見著為自己帶路的執事,總算是對著自己發問,槐安城主便是急不可耐的說出了萬魔城大執事所交代的話。

「理事大殿本不是你區區一個城主可以前去的地方,不過既然有大客卿與大執事的意思,我便勉強的帶你進去一趟就是了。記住,以後再來了山門,沒有命令,絕對不能擅自前去理事大殿!總門之內,凡執事以下者,擅去理事大殿皆是重罪,最重者可由守衛執事當場擊斃!」領路的執事聞言,臉色不禁是有些陰沉,但隨後卻是恢復了以往冷靜的樣子,向著那槐安城主冷漠的訓斥到。

「是!」聽到『最重者可有守衛執事當場擊斃』這句話,槐安城主的臉色不由是有些駭然,隨即就是不斷的點頭表示自己將這話給記下了。

守衛執事走在前頭,帶著槐安城主於血谷的總門之中的青石路上快速而行。兩人借著總門個峰前的小型陣盤,於血谷內四處穿梭,廢了好半天的勁,方才是到了有數十位執事守衛的總門理事大殿之前。

「奉大客卿與萬魔城駐守大執事之命,槐安城主前來護送玉紙靈箋!」來到理事大殿前的空地之上,那領路的執事便是取過了槐安城主手中的兩枚腰牌,放在守衛執事的眼前說到。

「請!」看了一眼腰牌,那名守衛執事沖著其他的執事點了點頭,隨後便是將通往理事大殿內的華道讓開。由著槐安城主與那位引路執事,向著理事大殿而行。

「這兩封玉箋,你帶進去交予谷主,我自殿外等著你。」來到理事大殿之前的石階之上,引路執事便停下了身來不再前行,而是示意槐安城主自己進去理事大殿。

隨著領路執事停下身來,槐安城主同樣是停了下來。其先是深吸了一口氣,而後整理了下衣裳,又強自的冷靜了下來,至此方才是踏上了前方的石階,繼續的向著面前的理事大殿走去。

「總門治下槐安城城主,奉萬魔城大執事與大客卿之命,火速護送大客卿親筆前來!」進了理事大殿,槐安城主便是單膝跪地,將手中拿著的兩封靈箋和兩枚腰牌以雙手托著,舉在頭頂之前。

「大客卿傳來的靈箋?」歷連山聽到槐安城主所言,不由先是停下了閱看手中靈箋的行為。而後,一股靈氣將槐安城主手上的兩封靈箋托起,收到手中,翻看了起來。

「門人青木若何,任血谷大客卿之位,於萬分危急之勢,奏谷主上書:花濃長老因護送鄙身重創,而今生死難知。眾魔宗意奪吾所悟之寶卷,狼狽為奸、營營苟且,與血谷驛前相圍。此誠我等危亡之際,望谷主於太上長老言之,速來相救,鄙身青木若何,不勝感激。」翻開了第一封靈箋,歷連山便是看到了青木若何想要藍羽前去萬魔城相救的言語。其臉色一怔,眉頭隨即也是皺了起來。

接著,歷連山便是翻開了青木若何所書的第二枚靈箋,看著看著,臉上的疑慮和不悅就逐漸的化成了震撼和驚駭。其連忙的放下了手中的靈筆,將這第二枚靈箋從頭又細細的查閱了一番,而後站起身來向著大殿外慌慌張張的而去。

「呼—!」見著歷連山慌慌張張的跑出了大殿,槐安城主方才是放下心來,癱坐在了大殿之內的地板之上。

「總算是不曾誤了大事,萬幸撿回一條命來!」看到自家谷主那慌忙、驚駭的樣子,槐安城主方才是明白了自己護送的消息有多麼的重要。不知不覺從修羅煉獄旁走了一遭,此時槐安城主不禁也是一股的后怕,為自己做下的決定而感到慶幸。

且說歷連山拿著兩枚靈箋,在數十守衛執事驚異的目光之下,慌慌張張的跑過了理事大殿前面的空地。在其跑過空地之後,又是於主峰的青石小路之上不顧形象的一路疾馳,完全不曾收攏起臉上的驚駭朝著遠處的血塔而去。

「這是發生了甚,能讓歷連山這傢伙慌張成這樣兒?」吳恆青坐在一處水潭邊兒上,用手中的碧玉竹竿悠哉悠哉的釣著水中的鯪魚。見著歷連山於遠處風風火火的疾馳而過,便是皺起眉頭來,感到有天大的事情將要發生。

到了血塔之前,歷連山方才是停下身來,穩住了身形。也不敢做何停歇,一把就推開了血塔的大門,毫無禮數的就闖入了血塔之中……。 兩百萬,錢浩明當然拿不出來,事實上他連二十萬都沒有。

錢浩明也知道,這裡是凱旋門,在這裡輸錢了,如果不履約,恐怕會有比較嚴重的後果。

可是,這又有什麼關係呢?錢浩明已經請到了雲城小賭神李一鳴出馬,信心萬倍!

「怎麼?不敢?」錢浩明問道。

「你有那麼多錢嗎?」林天成問道。

錢浩明毫不在乎地笑了笑,道:「當著這麼多同學的面,我錢浩明豈會說話不算話?難道在你眼中,我錢浩明是一個為了區區兩百萬就食言的小人?你也太小看我了。再說了,這裡是凱旋門,你要是真贏了,何愁拿不到錢?」

包廂裡面,除了林天成和錢浩明等人,還有一個賭場內部的人士,就是和林天成有過一面之緣的孫經理。

看見林天成的目光投了過來,孫經理點了點頭。

「既然這樣,我沒問題。」林天成爽快地答應下來,不管如何,不給錢浩明一個機會,錢浩明是不會甘心的。

這點倒是讓錢浩明和黃志國等人有些意外,兩人對視了一眼,目光中都露出幾分驚疑。

這可是兩百萬!

不要說是林天成,就算是錢浩明和黃志國兩人,如果沒有十足的把握,也絕對不敢冒險。

難道林天成是有所依仗?

很快,錢浩明和黃志國就把這個念頭摒棄開來。

就算林天成認識這個賭場裡面的人,可是,這麼大的一個賭場,豈會為了偏袒一方,而自損聲譽?再說了,起碼在錢浩明看來,他和凌墨晴的關係,不比林天成和凌墨晴的關係差。

至於說林天成要靠本事贏了李一鳴,那就是一個笑話了,李一鳴,乃是名聲在外的雲城小賭神,在整個內地賭壇,都是數的著的角色,而林天成,不過是一個學生罷了。

就算林天成真的有點本事,又豈會是李一鳴的對手?再者,如果林天成賭術真的出神入化,又豈會窩在一個賭石店裡面打工?隨便去哪個場子玩玩,也能肥馬輕裘。

王曉敏也是暗自搖頭。

如果她是林天成,肯定不會答應這場賭局的,林天成這些天靠運氣贏了兩百多萬,要是不肆意揮霍,以後的日子肯定不會艱難,起碼衣食無憂是可以的。

這次,王曉敏沒有阻止。

錢浩明才是王曉敏的男朋友,這次因為實習的事情,林天成讓錢浩明顏面掃地,王曉敏也希望錢浩明能夠挽回面子。事實上,在她看來,讓林天成輸了也好,早點清醒,否則的話,只怕林天成還會對她抱有幻想。

當著孫經理的面,林天成和錢浩明兩人講述了一下規則,很簡單,一副撲克牌,一人抽一張比大小。

很快,林天成和錢浩明就對面而坐。

孫經理拿出一副撲克牌,正要開始,可就在這個時候,錢浩明卻抬了下手,道:「等等。」

林天成用詢問的目光看著錢浩明,錢浩明笑道:「林天成,我只是說我們賭一局,但沒說我要親自和你賭,對吧?」

「你什麼意思?」林天成眉頭一皺。

錢浩明沒有回答林天成,而是轉頭看著錢浩明,道:「怎麼樣?我們把李先生請出來吧。」

黃志國點了點頭,打了一個電話,沒多久,身穿西服,看起來斯文儒雅,臉上帶著幾分倨傲的李一鳴推門而入。

雖然上次,李一鳴幫凌遠山賭的時候輸了,但這對李一鳴的自信並沒有什麼打擊。

強中自有強中手,一山還有一山高。

他還年輕,只是賭壇後起之秀,輸給真正的高手正常,倘若他李一鳴真能做到萬無一失,那他的稱號就要改一改了,不是雲城小賭神,而是世界賭王。

只是,李一鳴在看見凌墨晴和孫經理的時候,還是稍稍有些尷尬的。

凌墨晴也是俏臉微變,凝眸看了林天成一眼,心裡有些緊張,但更多的,還是期待。

上次林天成已經在凱旋門展露身手,她可不認為是運氣,否則的話,林天成又怎麼敢答應,代表凌遠山和霍元英賭一場。

李一鳴在看見林天成的時候,一顆心猛地跳動了一下,不過很快就恢復如初。

上次聽鍾辨骰,林天成聽的是六顆,而且完全正確。

當時李一鳴也差點嚇尿,不過事後,他越想越覺得不可能,林天成如此年輕,籍籍無名,又是在醉酒的狀態下,絕不可能做到,否則的話,林天成早就享譽世界。

事後,他也詢問了他的老師,香港賭王何大偉。

何大偉沒有直接回答,只是給李一鳴舉了一個淺顯的例子。

雙色球一等獎的概率,大約為一千七百萬分之一,但,還是會有一等獎出現。

上次,林天成可是當著凌遠山和凌墨晴的面,啪啪啪打了他李一鳴的臉,今天正好可以打回來。

不少學生,看見面孔陌生的李一鳴,都是滿臉驚疑。

「嘶!」

就在這個時候,有個認出李一鳴的人,倒吸一口涼氣,失聲道,「是他!李一鳴。」

「李一鳴?哪個李一鳴?」

「香港賭王何大偉的弟子,人稱雲城小賭神。我在境外網站看過他賭博的影像資料。」

很多人沒有聽過李一鳴,但何大偉還是聽過的。

聽到李一鳴居然是何大偉的弟子,而且還是雲城小賭神,大家臉上,紛紛露出震顫之色。

有些人,已經在用憐憫的目光去看林天成。

「那個,李一鳴先生,能不能幫我簽個名?」一個學生,有些激動地掏出紙和筆,遞到李一鳴面前,滿臉崇拜。

只要是名人,就有名人光環,更何況李一鳴還是小賭神,身上更是增添了幾分神秘的面紗。

李一鳴畢竟年輕,看見這麼多學生如此崇拜自己,心裡也有幾分得意,很隨和地簽了自己的大名。

「李先生,幫我也簽一個……」

錢浩明和黃志國的心中卻是一驚,有些惱怒地看了眼那個暴露李一鳴身份的人。

香港賭王何大偉的弟子,雲城小賭神,這個身份一說出來,還不把林天成嚇尿?

他們有些擔心,林天成會反悔。

…… 離傾朝著那座恢弘的白玉長橋看去。

方才那個被她扔上生橋后女鬼沒有了鬼卒的牽引,茫然地在之上打著轉,再往後就是長長的橋,直直通往酆都城下。

通過酆都城,他們就可以到地府了。

跟著鬼卒朝著生橋上而去,葉湛回頭看了一眼被落在身後的歸鄉原。

歸鄉,歸鄉。

六道之類的生靈,死後都能歸鄉,但魔物卻永遠陷入絕望之中,無鄉可歸。

離傾察覺到了葉湛的踟躕。

那一刻,她忽然想起許多年前,在即空島上,那個小小的少年看著死去的虛叟,問她:「師尊,不是說萬物平等么,為何魔就如此不被六道所容?」

她回答的是:

「魔本就是應世間陰暗之氣而生的,與朗朗乾坤相背馳。」

「天道已定,由不得我們,我們只能儘力做好自己想做的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