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者起義軍裝備其實獲得了大幅度改良,原本穿着布衣上戰場的起義軍得到神秘資金支援,讓半數左右的成員能裝備上粗製輕甲,並更換更有效率的武器作戰。

南宮珉 > 未分類 > 再者起義軍裝備其實獲得了大幅度改良,原本穿着布衣上戰場的起義軍得到神秘資金支援,讓半數左右的成員能裝備上粗製輕甲,並更換更有效率的武器作戰。

至於這筆神秘資金來源,有起義軍里原屬於高社會階層的領導人用人脈調查過,似乎來自羅克郡。

聯想到這座充滿大魔法師轉世傳奇色彩的地方,立刻了解到這筆資金的用意。

戰事仍在繼續。

從最開始起義軍大規模攻城略地,到教會和帝國軍隊發起血腥鎮壓的反攻,現在雙方進入僵持階段。

跳出貝格烈帝國,其實包括卡偌凱門、哈爾門等國家境內,聖皇教會幹出的好事也不少。

更有為數眾多的起義軍想仿效貝格烈帝國那樣揭竿而起,但卡偌凱門境內出自戰後貧瘠條件、哈爾門王國有市民會壓制抗衡教會,所以都未得到貝格烈帝國那樣轟轟烈烈的反響。

當各國國王得知貝格烈皇室竟是在這種渾水裏毅然下場,不知為何總有種天下大亂還未結束、甚至才剛剛開始的錯覺。

但願能是錯覺吧。

高座在衛伊城總教庭內的教皇悠哉地品著紅酒,對桌上十多份來自各地的戰報並不關心。

說起來衛伊城也出現過小規模暴動事件,不過有眾多護教精銳把守在此、再加上以往邊境軍的威懾,本就少有人相應的起義軍被轉瞬撲殺。

「說起來還多虧了皇甫珪帶到邊境的這一萬士兵呢,狐假虎威真舒服。」

目睹帝國之劍皇甫珪親自來這邊安營紮寨的邊境百姓。

在聽說外界那些有關帝國之劍屠城、屠軍的傳聞,自然在衡量聖皇教會於此地的力量后便放棄了抵抗。

事實上教皇還不至於在自己所在的城市壓榨得太狠,畢竟他也不想整天出門就聽到屢殺不盡的罵聲。

「教皇大人,這樣真的好嗎?」

衛伊城主教負責幫忙審核這些報告,滿臉憂慮地看向這位精神皇帝。

「有什麼不好的地方?」

「我教會建立之初是為了宣揚永生之皇冕下的榮光,維繫人類社會的和平。然而現在世界各地都在湧現反抗我們的勢力。反思我教最近所作所為,是不是與本心背道而馳了?」

小心翼翼說出這些話的主教自始至終都在觀察教皇表情變化。

直到將這準備了一個多月的說辭吐出來后,神色緊張地低下頭不敢直視對方接下來的目光。

「你在教本座做事?」

教皇以最隨意的話語說出最具威脅的反駁:「我教不過是為了讓冕下的光輝重新照耀這大地,稍微徵收了些財物和人力。結果這群不知死活的陰溝臭蟲,竟是美名其曰揭竿而起反抗冕下的意志。現在總算暴露真面目了吧?他們是大魔法師轉世秘密培養的反對勢力,是當年還未清剿乾淨的毀滅教餘孽。呵呵呵,你剛才是在為他們求情嗎?還是說你也很嚮往去充當世界污穢的走狗?」

「在下不敢!」

下意識地跪地大喊讓主教知道自己還是沒決心去改變這一切。

坐在上位的教皇嘆口氣道:「聯繫卡偌凱門大帝,可以準備施行計劃了。」

他偏頭看向牆壁那尚未修復的窗戶,那是幾天前一位不速之客直接闖進來留下的痕迹。

手下人雖然多次前來修補但被教皇拒絕,說正好留下這缺口通通風。

錦緞華袍的貴族將那面窗戶打破,駕馭著已再熟悉不過的鎮魔器無銘天書突然降臨衛伊城。

這兒雖然是貝格烈帝國邊境,但距離神佑森林還是有相當長一段路程的。

以至於教皇在見到對方的第一句並不是驚慌失措的叫喊,而是慢慢悠悠的調侃:

「跋山涉水跑這麼遠來探望本座,您也正是盡職盡責啊。」

出乎意料的反應明顯讓這位華袍貴族面露異色,旋即很快調整好狀態,用鎮魔者內純白紙張化作枷鎖將房間入口封死。

幻化出足以隔絕聲音的材料,鋪滿這戒備森嚴的總教庭教皇房間。

「你到底是誰。」

「我就是我啊,聖皇教會失而復得、讓冕下光輝重新普照於世的教皇。」

「你這副外貌確實是教皇沒錯,但你絕對不是——」

「絕對什麼?」

面對鎮魔者咄咄逼人的質問,教皇展現出和往常完全不同的沉穩:「你是當年冕下留在世間的鎮魔者之一吧?本座後來有聽說過哦,你們鎮魔者不是應該留在各自的區域內,防止魔物對管轄地帶的侵擾嗎?你作為神佑森林周圍的守護者為何會出現在此?本座記得整個貝格烈帝國區域除了北境有部分屬於軍神風架外,其餘皆歸常暗君王和光明皇帝守護吧?嗯,也對,畢竟這兩把鎮魔器現在被那小皇帝鎖在里皇都,獵魔協會那群傢伙又靠不住。嗯嗯,本座能理解你為何要越界來到貝格烈帝國了呢。怎麼說,至少本座麾下的情報網沒在附近發現魔物,你們鎮魔者不至於無緣無故跑出來加班吧?是我有問題還是你有問題?」

一連串話語讓無名眼瞳收縮,像受到挑釁的貓那樣透露出濃烈敵意。

「我作為鎮魔器監督者同樣有義務來此地,你作為曾持掌過鎮魔器常暗君王一段時間的人,自然也在我的監督範圍內。作為退役的常暗君王持掌者你為何會做出這種事?」

「什麼事?而且不要血口噴人啊,本座從來沒用過什麼常暗君王鎮魔器這哪的東西作戰,從來都是你們在外面打打殺殺啊。本座不過安靜坐在這兒隨便寫點東西,什麼都沒做哦?」

「為何要命令教會做出如此壓榨人民,逼他們以暴力反抗的事!」

直接將問題挑明了說的鎮魔者無疑沒有多少耐心了。

當他得知外界發生的情況后,立刻安排好神佑森林的結晶工作,以最快速度來到衛伊城和教皇對峙。

數百年的閱歷告訴他,眼前這表明上和以前教皇長著同一張臉的傢伙,內心絕對住着一個魔鬼。

難道此人也是從數百年前活下來,刻意偽裝成普通人加入聖皇教會並成功掌權的老怪物?

這個想法在鎮魔者腦海內轉瞬即逝,應該不存在。

因為大魔法師轉世曾對教皇的記憶有過搜查,對方並沒有超過年齡範圍的閱歷。

看着周圍無銘天書飛出的白頁開始爆發精芒,教皇以慌亂姿態以手捂面更像是故意地說:「別別別,有話好商量!一言不合直接動手就是你們鎮魔者做事的習慣嗎!連獵魔協會都插手的宗教之爭,鎮魔者為什麼非要過來橫插一腳!」

鎮魔器監督者意識到眼前這傢伙是死不承認的態度,再與對方進行了些毫無結果的交涉,心懷不安地離開衛伊城。

聖皇教會麾下的信徒出現疑似毀滅教教徒那樣的瘋狂表現,逼到最後卻是起義軍打着當年毀滅教用過的大魔法師轉世旗幟出來抗戰。

衛伊城裏的教皇到底抱着什麼目的促使這場戰爭開始,甚至連貝格烈皇室都不得不下場出戰引起無法挽回的民怨?

「看來需要去聯繫大魔法師轉世大人了。」

鎮魔者發出無奈的嘆息。

原本以為這件事能在自己到訪后得到一個準確結果,沒想到教皇這傢伙比想像里還要棘手。

雖然對其抱着和對待毀滅教一樣的感覺和態度,但無名沒理由直接在未確定準確答案前動手處決教皇。

畢竟如今大概還處在宗教之爭範圍內。

希望受到通知的大魔法師轉世大人能及時現身阻止這場鬧劇吧。

無銘天書白頁化作的信鴿帶着記錄最近大半年世界動向情報的信件,飛往大陸極南區域。

唯有無名知道魔術王現在所處之地。 廖化!

這就不奇怪了嘛。

在他的心裏,說不定都恨不得趙信螺旋升天。

就是他竟然會找到裴世,還是讓人比較意外的。

或者說,當時他在唐老爺子的壽宴上,看到趙信如此折辱裴淵爺孫,而且當時裴世確實也是心緒難平。

覺得可以利用?!

比較可惜,他沒想到的是,裴世竟然被趙信給打醒了。

廖化睚眥必報,不代表這世界上的人都是如此。

當然,趙信也絕不可能為了這三言兩語就相信裴淵和裴世這對爺孫的話。想讓讓人信服,總需要拿出一些石錘才行。

「趙先生,我這還有錄音。」

還未曾趙信開口,裴世就將手機取了出來。

「前面我不知道他想找我幹嘛就沒錄製,直到他提到您,我才開始錄的。」

錄音播放。

裏面的聲音一出來,趙信就聽出來確實是廖化的聲音。前面的內容相對而言,也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煽動言論。

總結下來,就是問裴世到底想不想報仇。

就是當錄音放到中期時……

「別放了。」

趙信抬手將錄音結束,凝眸看着裴淵這對爺孫。

「他給你了么?」

「他說我得真正跟他,才可以將他說的交給我。」裴世舔了下嘴唇,道,「我當時沒答應他,等回來之後蔚藍計劃出來了,我就開始懷疑他可能是救世主中的人。」

「趙爺,我們裴家雖然走黑白兩道,可是像救世主那樣的事,我們絕對不會碰的,也不敢碰。」裴淵神情凝重的走了上來。

「敢去緝妖大隊么?」趙信挑眉。

「趙爺,我們來就是為了這茬。」裴淵正色道,「我們就想將這份錄音交給緝妖大隊,就是我們還想……」

「你們想立功?」

「立功的事情我們不敢奢求,就是想的是如果可以的話,也……就是我們也害怕我們的猜測是假的,也心有顧慮。」

裴淵欲言又止。

立功裴淵肯定是想的。

如果這件事情被證實是真的,未來裴家就是剷除救世主的功臣,說不定家族也能夠跟着被扶持一下。

就是,他們也有顧慮,如果這消息是誤斷。

或者說廖化放出的消息是假的。

到時候功勞沒得到,反而被緝妖大隊給記恨上,被打上個救世主幫凶,混淆視聽的同謀,那可就真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裴淵他們的心情就是很複雜。

想被記住功勞,又害怕背上麻煩。

正好趙信跟緝妖大隊關係親近,認識那裏的大隊長,他肯定是被緝妖大隊信賴的,而且廖化想要殺的人也是趙信。

他也屬於當事人,找上他是最好的決定。

如果這確實算的上功勞一件,哪怕趙信拿大頭,他們拿小頭都能接受。就算是假的,是煙霧彈,趙信說不定也能保住他們。

「手機給我,裴世該幹嘛幹嘛去,裴淵,你跟我去緝妖大隊。」趙通道。

「趙爺,我不去么?」裴世試探道。

這種露臉,說不定會被表揚的事情,他也想親自過去。

「放心,等一切結束,我會親自帶你去見秋雲生。之後你可能會成為事情中的重要人物,從現在開始你要做的就一件事。」趙信頓了一下,裴世趕忙詢問道,「什麼事情?」

「繼續去畫你的畫,該用你的時候自然會用你。」趙通道。

裴世下意識的看了一眼裴淵,看到他爺爺點頭,他才輕輕抿了下嘴唇道。

「行,我聽趙爺的。」

微微頷首,趙信就給裴淵打了個眼色。

裴淵緊隨在趙信的身後,坐在車的副駕駛從咖啡廳外離開。

半個小時后。

戒備森嚴的城市緝妖大隊,趙信一路暢通無阻的行駛到內部。

坐在副駕駛的裴淵都看傻了。

他曾經也來過一回這裏,從進大門開始就進行了縝密的盤查,在進到大樓前就被盤查了不下五回。

看到趙信竟然能夠如此順暢的開到停車區。

他心中的震驚早就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心中暗想不跟趙信結怨是個多麼明智的決定。

「趙爺,您真是有大本事的人啊。」裴淵感嘆道。

「怎麼了?」

突然莫名其妙的就來奉承,讓趙信有些難以理解。

「我上回來這裏,從進門到大樓被詢問了十幾回,車必須要停在外面,可是您卻一路順暢開到內部的停車區。」

「是么?」

趙信聽到也有些驚訝,他每回來這裏都沒接受過盤查。

看來緝妖大隊的人對他還是很信任的。

「下車吧。」

打開車門,武天龍就早早的等在外面就滿面笑意迎面走了上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