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隨着戰爭的持續進行,它也沒有見到有什麼宇宙文明前來干涉。

南宮珉 > 未分類 > 但是隨着戰爭的持續進行,它也沒有見到有什麼宇宙文明前來干涉。

相反的是,隨着觀察者文明的持續衰弱,集群意識的進攻反而更加順利了起來。

「或許根本就沒有什麼宇宙文明的存在吧!」

「又或許,宇宙文明也有着和觀察者文明同樣的限制,不能干涉比他們低的文明吧!」

不管這麼樣,戰爭在持續了十萬年之後,集群意識終於看到了勝利的結果!

戰爭結束了!

集群意識戰勝了觀察者文明!

在信息態科技的觀測下,觀測者文明就連東山再起的機會都不會存在的。

就好像集群意識上一世的情況一樣,就算逃、就算躲,也是沒有辦法的。

當集群意識和觀測者文明的信息相互糾纏的那一刻開始,對方的信息就不再有什麼秘密了!

雖然這種信息只是一種宏觀的、整體式的存在,不能知曉太過詳細的內容。

要不然,集群意識也就不會有機會發動戰爭了。

但是,通過信息態的糾纏,得知對方文明的存在與否、以及文明所在的坐標還是沒有問題的!

「終於勝利了!」

「這片宇宙全都是我的了!」

集群意識回過頭來,環視四周,竟然感到了一絲寂寞——它發現這片宇宙除了它自己,竟然再也沒有高等文明的存在了!

「那麼,就向著宇宙文明繼續發展吧!」

。 張權的強勢,讓安娜完全沒有想到。

等到華聯會的人散去,安娜和張權又重新坐下來了。

「張權,你恐怕會被德克斯家族給盯上了,你知道嗎,這德克斯家族最護短了,或許他們會礙於我們博格家族和龔老的面子,不對你的人生安全做什麼,但是他們一定會在商業上打擊你,特別是現在你還想再漂亮國將你的生意發展起來,這更是困難了。」

安娜嘆了一口氣說到。

終究是她不好,是她給張權帶來了麻煩。

如果今天不在這裡遇到查爾,或許就不會有這種事情了。

「沒有關係,我來漂亮國的那天開始,就已經想到了這種結局,我早就料到了我在漂亮國的發展之路不會那麼順暢的,多一個敵人和上一個敵人,沒有什麼區別。」

張權淡淡的說到,眼中閃爍著一些精光。

如今華夏開始在國際舞台上面逐漸的嶄露頭角,華夏的商人必然會被打壓,縱然是沒有今天的事情,或許漂亮國的一些商人們,也不會放過張權。

今天和查爾的事情,不過是徹底的將張權暴露了出來罷了。

「哎……我聽說查爾和AP公司關係很不錯的,這個AP公司在科技領域也是一個很強大的公司,今後,或許你會面臨這個公司的打壓,你要注意了。」

安娜還是想和張權合作,所以在這種時候,她還是要提醒一下張權。

「AP公司?呵呵,如果他們要來找我們染雲集團的麻煩,那簡直就是最好不過了,我等著他們呢。」

張權笑了笑,並沒有擔心。

或許因為布斯喬的關係,他們染雲集團最終還是要和這個AP公司對上的,這隻不過是時間長短的問題罷了。

「行了,我會回去好好的考慮和你們AT公司合作的事情。今天,我們就到此為止吧。」

張權擺了擺手,他也沒有興趣和安娜繼續扯下去了,當下起身跟著小風離開。

安娜看著張權離去的背影,心中難免有些無奈。

或許因為今天的事情,會讓自己在張權的心中發生一些微妙的變化。

現在安娜只希望這件事情不要影響到張權對她的判斷才好。

安娜的AT通訊公司,還是很希望和張權進行一個合作的。

……

回到了家中,張權簡單的和秦雅說了一下今天的事情。

現在秦雅的肚子已經開始呈現出一個圓鼓鼓的趨勢了,肚子里的寶寶也在一天天的成長,張權原本並不想把今天的事情告訴秦雅,但是架不住秦雅那雙閃亮的大眼睛,因此只好如實告訴了她。

「你竟然得罪了這個德克斯家族!」

秦雅顯然是有些吃驚的,畢竟這德克斯家族可是漂亮國的十大家族之一,沒想到張權只是去了一趟拉斯維加斯,竟然就遇到了這個德克斯家族的大少爺。

這運氣,也是沒誰了,張權好像是一個惹禍體質,竟然總是遇到這種麻煩。

「沒有辦法啊,他欺人太甚,我要是不給點顏色讓他瞧瞧,那今後還是會麻煩不斷的,乾脆就一了百了,讓他知道我的厲害。」

張權無奈地攤了攤手,表示自己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哎,現在麻煩了,這個德克斯家族可是漂亮國十大家族中很有錢的一個,比博格家族更加強大,我們得罪了他們,恐怕今後的銷售問題會遇到不小的阻礙。」

秦雅分析了起來,她終究是張權的女人,因此總是會站在張權的立場上想問題。

「公司的情況怎麼樣了?」

張權這幾天出差,跟著龔老去了拉斯維加斯,所以讓秦雅代管公司,不過為了照顧秦雅,張權只是讓她在家裡辦公。

「情況還行,目前我們的第一批手機已經在漂亮國的各大市場上面進行了銷售。」

「只是這個效果還不太行,因為我們染雲手機畢竟是一個外來的品牌,目前我們在漂亮國的投入還是太大了,我想要減少這個宣傳的投入。」

秦雅有些心疼的說道,她是張權的女人,染雲集團又是張權的根基,因此染雲集團的每一筆投入,她都會斤斤計較,希望用最小的代價,做最大的事情。

「該投入的就不能捨不得,我要讓染雲手機在漂亮國的電視台佔據一個黃金席位,繼續進行廣告的宣傳策略,如果沒有錢……對了,那個英格爾公司的資金到賬了沒有,他還欠我們一大筆錢呢。」

張權淡淡的問道。

「已經到賬了,目前我們也是在依靠這筆資金硬撐著。」

秦雅笑了笑說到。

「也好,如果沒有這筆及時雨,我還真是有些吃力呢。」

張權想了想,心中鬆了一口氣。

「對了,這一次我還見到了博格家族的大小姐安娜,這女人成立了一個AT公司,她打算讓我們染雲集團也進入他們的公司,和我們合作。」

張權想了想,把AT公司的事情告訴了秦雅。

「哦?就是那個豪萊塢的影視明星?我記得好像是一個金髮碧眼的大美人哦,你這幾天難道就沒有和人家發生一些什麼事情?」

秦雅一臉質疑的看著張權說道。

「當然沒有,你把我想像成為什麼人了?」

張權沒好氣的翻了個白眼。

「哼,我這段時間不方便,我就怕你這傢伙出去偷腥。」

秦雅有些生氣的雙手抱胸,一副氣鼓鼓的模樣。

「哪能啊,家裡面還有個小嬌妻,我怎麼能夠出去偷腥呢,我像是這樣的人嘛?」

張權連忙討好的說到,女人心海底針啊,特別是這懷孕的女人。

說起來以前的秦雅就像是一個小女人一樣,小鳥依人,在生活中很讓人喜歡,而在事業上,秦雅又是一個實幹派的女強人,讓人特別的放心。

如今懷孕了,倒是變成了一個真正的女人,會撒嬌,會生氣,會故意的讓張權討好她。

這樣的生活,其實倒也是張權一直嚮往的。

江芸有些逆來順受,或許是以前被張權欺負慣了,所以很多時候都比較聽話順從,而秦雅則恰恰相反,張權能夠得到這兩個女人的喜愛,其實已經是人生的贏家了。

。 風珏回到了書房,拿了手機,也準備回去休息了。

忽然手機又響了一下。

風珏拿起來一看,上面跳動著『陸綰之』三個字。

男人眸一眯。

動作也頓住了。

這個女人,竟然還給自己打電話了。

但是風珏還是接了。

「陸綰之,你還想耍什麼把戲。」

「風珏。」那端,女人低低的痛苦的喊著他的名字,「你真的是這個世界上,最無情了人。」她的聲音顫抖,似乎痛苦無助,低低的呻吟。

男人一怔,「我無情?既然你這麼想,也可以,所以希望,你不要在我這個無情的人身上浪費時間了。」

「風珏,我以後就如你所願了。你不想見到我,說不定以後真的不會見到我了,風珏,你能不能再喊我一聲,我的名字,叫我綰之可以嗎?我想最後再聽聽。」

「陸綰之,現在已經11點了,你給我打電話,是不是喝多了半夜發酒瘋!」說一些莫名其妙的話。

「風珏,你喊一聲綰之,我就掛了電話,我們以後,不再相見,我也不會再纏著你。」

「綰之,這樣可以了嗎?我沒有把你拉黑,就是因為,我還念在我們都是陸家人,你算是我的妹妹,最後這一點情面,我不想鬧得這一點情面都沒有,你懂了嗎?」

「懂了。」陸綰之的聲音顫抖著,「風珏,我這次真的……真的不會再打擾你了,你以後,應該會少很多煩惱了。我祝你,與你喜歡的人,能夠在一起,我……糾纏你這麼久,這麼不要臉,打擾你了。」

「再見,風珏。」說完這些,陸綰之掛斷了電話。

風珏看了一眼手機,回想著陸綰之的語氣,有些奇怪。

男人眼底閃過一絲自己都沒有察覺的擔憂。

一定是這個五小姐搞得把戲,以前也是這樣。

還說如果他不回她消息,她就自殺給自己看。

風珏搖了頭,將手機放在了一邊。

這個陸綰之,都是被家裡人慣壞了,性格驕縱。

……

靜水灣的書房裡面。

陸卿寒還沒有休息。

秦柯站在書房裡面彙報這一段時間,溫惜身邊發生的事情,「太太之前代言了一款國產輕奢U&M,但是這次提出了解約,因為U&M的總裁樓箬雪跟周旋然有了合作。」

男人雙膝交疊,「周旋然?」

「嗯,在娛樂圈裡面,周旋然跟太太,兩方一直都是競爭的關係,這個代言原本是太太的,但是因為我查到,周旋然這邊願意零代言費代言這個品牌,再加上周旋然跟樓箬雪有親戚關係,所以代言就落在了周旋然的身上,太太這邊,直接解約了。」

男人聲音冷淡,「樓箬雪這邊,敲打一下。」

「明白了。」秦柯瞭然,「那周旋然這邊……」

周旋然畢竟是跟陸卿寒一起長大的,陸卿寒對於周旋然,也是朋友,雖然關係不是很親密,但是兩家也有往來合作。

「她這邊,警告一下。樓箬雪不是想要發展國外市場嗎?那就沒有必要發展了,商界,最忌諱,言而無信。」劉平從所有異族人的目光中都看到了恐懼,濃濃的恐懼。

而同樣位於城樓之上披堅執銳的幽州守軍,則一個個帶着狂熱的狀態,從他們天亮值守開始,就看到了城樓外面那高聳的景觀。

劉平對於這些異族的恐懼非常滿意,然後他轉身向前,走到了城牆邊上,雙手扶住城牆,帶着一種惋惜的語氣說道。

《三國從招攬趙雲開始》第二百零七章京觀與劉去卑 上官晏放床帳的手一頓,垂眸看向床上的南宮玥。

沈從文,沈丞相的嫡次子。

玥兒什麼時候跟他有了牽扯?

一時間各種念頭湧上上官晏心頭,手裏的床帳差點被他撕成碎片。

「沈從文自從我嫁給你,你就這樣對我!你還是不是人?我要殺了你,殺了你們!」

又一聲囈語飄進上官晏耳中,危急時刻救了床帳一命。

玥兒嫁給沈從文?

簡直荒唐又可笑,她現在才十二歲而已。

這小丫頭一定是在做夢!

上官晏心中的打石頭落了地,輕輕將另一面床帳放下后,就轉身出了寢房。

屋外,畫影正將最後一滴果酒倒入口中,看到上官晏出來不由得挑了挑眉,戲謔道:「小的一會兒就走,絕不會耽誤公子您的好事!」

話音還沒落地,一枚暗器就直奔他的咽喉而來。

畫影連忙側身躲過,眼見着那暗器上帶着藍光從眼前劃過,只差那麼一點就能刺破他的皮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