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提醒,現在她的狀態不適合再受到刺激了。

南宮珉 > 未分類 > 他提醒,現在她的狀態不適合再受到刺激了。

「不,褚逸辰不會背叛我。」

褚逸辰一定不會讓她飛蛾撲火的,他是她這輩子最值得信賴的人。

偷香 楊先生進了萬魔城,自然是要直奔萬魔廣場而去。只不過萬魔廣場離著血谷設在萬魔城的客棧也算不上多遠,故而在前去萬魔廣場之前,楊先生便是打算先來看看青木若何如今過得如何,接著再自己獨身前去萬魔廣場。

跑到客棧之外,青木若何又是順著街道往前走了好一段距離,這才是看到了楊先生的身影。而在此同時,楊先生卻是早已遠遠的看到了他的身影,見著青木若何想自己跑來,楊先生也是不由的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你小子怎的還學了紫微天的功法了,多學些也好,反正你天資足夠,學的越多底子就越厚。」楊先生等著青木若何跑到自己跟前,便是仔細的對著他上下的瞧了瞧,士別三日,青木若何倒是比之前要厲害的多了。

「楊前輩,我用師父傳給我的道家術法,越了一個大境界將紫微天的頂尖天驕給敗了。」青木若何聞言,多少也是能查覺到楊先生意思里的些許不滿。雖然這種不滿並無多少責怪的意思,但楊先生畢竟還是希望青木若何在玉塵子所傳的功法上多下些功夫兒。

「好!」青木若何這麼一說,楊先生那心中淡淡的不滿,便是再也沒有了。其滿意的看著青木若何,伸出手來,摸了摸這小子的腦袋。

「給老夫說說看,你使用的何種道家功法?」楊先生自青木若何的腦袋上收下手來,而後又是樂呵呵的向他問到。

「先用的鐘山燭龍印,而後趁機布下了誅仙劍陣,一舉就贏了。」青木若何同樣是面帶笑容,對著楊先生說起了自己與玄天聖體的大戰。

「聽你這麼一說,能夠使用黑光的體質,並且身如沒(mo)光黑日,那便是玄天聖體無疑了。能越境打敗頂尖神體,你師父倘是知道,必定會與我一樣喜不自勝。」楊先生看著青木若何,神色中帶著欣慰,在言語間提起了玉塵子來。

「好了,不提這傷心的事了,且說說藍道友這段時間又給了什麼好處,能讓你進步如此之大?」提起玉塵子來,兩人間的氣氛便是有些傷感。楊先生洒然一笑,又是將話題轉到了藍羽的身上。

楊先生進了萬魔城,自然是要直奔萬魔廣場而去。只不過萬魔廣場離著血谷設在萬魔城的客棧也算不上多遠,故而在前去萬魔廣場之前,楊先生便是打算先來看看青木若何如今過得如何,接著再自己獨身前去萬魔廣場。

跑到客棧之外,青木若何又是順著街道往前走了好一段距離,這才是看到了楊先生的身影。而在此同時,楊先生卻是早已遠遠的看到了他的身影,見著青木若何想自己跑來,楊先生也是不由的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你小子怎的還學了紫微天的功法了,多學些也好,反正你天資足夠,學的越多底子就越厚。」楊先生等著青木若何跑到自己跟前,便是仔細的對著他上下的瞧了瞧,士別三日,青木若何倒是比之前要厲害的多了。

「楊前輩,我用師父傳給我的道家術法,越了一個大境界將紫微天的頂尖天驕給敗了。」青木若何聞言,多少也是能查覺到楊先生意思里的些許不滿。雖然這種不滿並無多少責怪的意思,但楊先生畢竟還是希望青木若何在玉塵子所傳的功法上多下些功夫兒。

「好!」青木若何這麼一說,楊先生那心中淡淡的不滿,便是再也沒有了。其滿意的看著青木若何,伸出手來,摸了摸這小子的腦袋。

「給老夫說說看,你使用的何種道家功法?」楊先生自青木若何的腦袋上收下手來,而後又是樂呵呵的向他問到。

「先用的鐘山燭龍印,而後趁機布下了誅仙劍陣,一舉就贏了。」青木若何同樣是面帶笑容,對著楊先生說起了自己與玄天聖體的大戰。

「聽你這麼一說,能夠使用黑光的體質,並且身如沒(mo)光黑日,那便是玄天聖體無疑了。能越境打敗頂尖神體,你師父倘是知道,必定會與我一樣喜不自勝。」楊先生看著青木若何,神色中帶著欣慰,在言語間提起了玉塵子來。

「好了,不提這傷心的事了,且說說藍道友這段時間又給了什麼好處,能讓你進步如此之大?」提起玉塵子來,兩人間的氣氛便是有些傷感。楊先生洒然一笑,又是將話題轉到了藍羽的身上。

楊先生進了萬魔城,自然是要直奔萬魔廣場而去。只不過萬魔廣場離著血谷設在萬魔城的客棧也算不上多遠,故而在前去萬魔廣場之前,楊先生便是打算先來看看青木若何如今過得如何,接著再自己獨身前去萬魔廣場。

跑到客棧之外,青木若何又是順著街道往前走了好一段距離,這才是看到了楊先生的身影。而在此同時,楊先生卻是早已遠遠的看到了他的身影,見著青木若何想自己跑來,楊先生也是不由的樂呵呵的笑了起來。

「你小子怎的還學了紫微天的功法了,多學些也好,反正你天資足夠,學的越多底子就越厚。」楊先生等著青木若何跑到自己跟前,便是仔細的對著他上下的瞧了瞧,士別三日,青木若何倒是比之前要厲害的多了。

「楊前輩,我用師父傳給我的道家術法,越了一個大境界將紫微天的頂尖天驕給敗了。」青木若何聞言,多少也是能查覺到楊先生意思里的些許不滿。雖然這種不滿並無多少責怪的意思,但楊先生畢竟還是希望青木若何在玉塵子所傳的功法上多下些功夫兒。

「好!」青木若何這麼一說,楊先生那心中淡淡的不滿,便是再也沒有了。其滿意的看著青木若何,伸出手來,摸了摸這小子的腦袋。

「給老夫說說看,你使用的何種道家功法?」楊先生自青木若何的腦袋上收下手來,而後又是樂呵呵的向他問到。

「先用的鐘山燭龍印,而後趁機布下了誅仙劍陣,一舉就贏了。」青木若何同樣是面帶笑容,對著楊先生說起了自己與玄天聖體的大戰。

「聽你這麼一說,能夠使用黑光的體質,並且身如沒(mo)光黑日,那便是玄天聖體無疑了。能越境打敗頂尖神體,你師父倘是知道,必定會與我一樣喜不自勝。」楊先生看著青木若何,神色中帶著欣慰,在言語間提起了玉塵子來。

「好了,不提這傷心的事了,且說說藍道友這段時間又給了什麼好處,能讓你進步如此之大?」提起玉塵子來,兩人間的氣氛便是有些傷感。楊先生洒然一笑,又是將話題轉到了藍羽的身上。。 看到赫祁的第一眼,時宜就覺得眼前一亮。

「我現在才知道有句話說的是真對,那就是佛靠金裝,人靠衣裝。你這穿上白大褂后,別說,還真的像是那麼一回事,我現在似乎理解為什麼會有那麼多姑娘喜歡你了。不過呢,你這一張嘴,就又回到了之前的樣子,我就又知道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為什麼到現在,你還是一條單身狗了。」

赫祁嘴角的笑容還沒有蔓延呢,就立刻消失了:「時宜,咱說話就說話,怎麼還帶人身攻擊的呢?這可不符合你淑女的形象啊。」

「我有說過我是淑女嗎?」時宜直接反問,「我可從來都沒有這麼說過吧?而且我可也不屑於要做什麼淑女。」

「淑女可是美女,你不願意?」

時宜手指了指自己,又指了指赫祁的眼睛:「我覺得你的眼睛應該會告訴你,到底什麼才是美女吧?難道我不是美女嗎?你能因為我不淑女而否定這個事實嗎?我覺得應該是不可以的吧,我應該是足夠完美了吧。」

這話真的是非常自戀欠打了,但是赫祁也好,天佑也好,都不能夠否認時宜的話,因為她說的的確全部都是事實,不存在任何一點虛構成分,她就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大美女。

跟任何人相比起來,都不遜色,甚至於已經站在了顏值的風口浪尖上,根本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比的。

「好了,說正事。」

赫祁直接轉移開了話題,因為他發現就算是自己再怎麼跟時宜說下去這些事情,可能到最後時宜都會是勝利者。

他身為一個紳士,又怎麼可以跟女孩子這樣子計較呢?

當然,赫祁是堅決否認他是因為根本說不過時宜而轉移話題的。

「我現在已經知道到底是誰在搗亂,假消息也傳遞出去,我們到底什麼時候行動?天佑,你的招數什麼時候才會出效果呢?」

天佑去病床邊為席聿衍檢查了下身體:「原本還需要幾天,但是現在我要提前為席聿衍治療,所以這葯的效果也會提前激發出來。」

「治療?」赫祁聽的眉頭都皺起來了,「不是,你不知道席聿衍現在是什麼情況?你怎麼可以為他治療呢?萬一這治療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又該怎麼辦呢?」

「時宜,這是你答應的?你讓天佑現在就為席聿衍治療?如果說在這過程中出了什麼問題的話,那可就真的是後悔都晚了,你確定不再仔細思考一下這些事情嗎?我覺得你不可以那麼快就下決心,你最起碼也應該仔細思考一下吧。」

天佑畢竟是一個醫生,醫生對於這些事情也只能夠勸阻而已,最後拿主意的不是病人自己就是病人家屬。

席聿衍現在躺在床上,必然不會做主這些事情,那麼唯一一個做主的人就只有時宜了。

「是我提出這個要求的。」

時宜看向席聿衍的眼神充滿繾綣:「上次天佑為席聿衍診斷病情的時候你也在場,你知道這是需要斷骨重續,這是多麼痛苦的一件事情,我不希望是在他清醒的時候進行,我更希望是在他昏迷的時候做完這一切,這樣等到他醒來后,就知道自己已經在恢復的過程中了,這不是很幸福的一件事情嗎?」

「這的確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我不否認,但是時宜,這件事情風險太大了,我還是認為你需要仔細想一想,當然如果你想過後還是決定這樣子做的話,我是不會阻止的。」

赫祁現在也十分為難,只好將所有的決定權都交到時宜手裡。

時宜攥住席聿衍放在被子下的手:「那就按照我說的話來做吧,先治療。我保證,不會讓席聿衍跟席氏集團還有時氏集團出任何事情,等到席聿衍醒來后,必然會是一片清明。」

前世也好,今生也好,都是席聿衍站在她身前,為她肅清一切,現在也應該輪到她為席聿衍肅清一切了。

「既然你已經決定了,那我也只能夠尊重你的決定,我相信你也一定可以成功的,這些事情對於你來說一定不是困難的事情。」

赫祁也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他對時宜的確是相對來說挺放心的,也不認為時宜會處理不好這些事情。

也可能是因為時宜是席聿衍選中的人?或者是因為他的確是看到過時宜處理這些事情?

時宜處事老辣,可真的不是一個簡單的人物。

席臨之類的人遇到她未必會佔到便宜,赫祁斟酌道:「不管怎麼樣你都需要謹慎小心一些,可能席臨跟席思怡的確不是你需要去想的,但是站在他們兩個人身後的人卻是一道強大的阻力,至於席老爺子的話你們反而不用怎麼在意。」

「不用怎麼在意?」

天佑有些著急:「你說出這些話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承擔起來責任呢?你知道不知道剛才席老爺子就已經來過了,而他過來就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來給姐姐送離婚協議書?」

「離婚協議書?」赫祁重複了遍,「這倒是他會做出來的事情,畢竟現在席聿衍躺在病床上,還不知道可以不可以活下去,他當然要及時止損。」

說完這句話,赫祁才反應過來:「不對啊,姐姐?你的姐姐是誰,周舟?可是老爺子為什麼要給周舟送什麼離婚協議書?他們兩個人不是根本就沒有任何關係嗎?還是說其實他們是有關係的?之前代替時宜結婚的是她?」

「行了,不要貧了,」時宜哭笑不得,「天佑將我給認成姐姐了,所以現在天佑可是我們時家的人,而且赫祁,你也不想想,我當初跟席聿衍結婚的時候我哪裡認識周舟嗎?還不是因為之後我做服裝設計這才請到周舟來做我的模特嗎?除了這層關係我們兩個人可沒有其他關係了,你不要想那麼多了,聽到了嗎?讓人怪不好意思的。」

「認成了姐姐?」

赫祁重複這句話重複的有些艱難:「你這話不是開玩笑吧?你們兩個人現在是一家人?」 十米之外,李肆看着陷入悲傷而不自知的季常,看着他身上一根根的藍色小蘑菇在唱歌。

李肆這是在玩火。

因為若一個操作不慎,季常大概率就會變成白痴,或者乾脆走火入魔,或者徹底煙消雲散。

但李肆還是願意一試,只因為,這個世界現在對修仙者格外的苛刻。

曾經的修仙者只需要有一具無垢道體就挺好,就能愉快的一路修行到元嬰。

可如今,因為異化污染的緣故,獲得通明道心才是標準配置。

這個通明道心甚至比清心咒還好用,因為它能自動豁免30%的肉體異化污染,自動豁免50%的靈魂異化污染。

這是雙保險!

要是再加上一具無垢道體,那就更完美了,只要身上再有幾個增益的氣場,領域,就算遭遇致死性異化污染,也能扛得住。

所以,這個險很值得。

尤其李肆已經有了很豐富的經驗,又在許申,和自己身上完成了驗證。

現在,他就是先通過言語,來把季常內心藏着的一面勾出,再以悲傷蘑菇將季常引入心魔幻境。

他的情緒如此波動,不爆發心魔才叫怪事。

這心魔外人其實也可以幫忙打死,但那就很難獲得通明道心,所以必須自己來渡過。

可是心魔之所以是心魔,就在於它幾乎了解你的一切,就像是你的影子,它知道你的悲歡離合,知道你最痛的地方在哪裏,最舒服的地方在哪裏?

非大毅力者,怎麼可能抗得過去?

但是,這個時候,我們的小英雄來了,它們帶着藍色的憂傷來了,嘎巴,嘎巴,它是以負面情緒為生,自然而然的,那種因熔煉了最悲傷情緒的心魔就會成為了它最佳的點心。

只要心魔被吃掉三分之一,那麼在季常的認知里,這個心魔就會變得破綻重重,他自己就會覺醒,就會立刻斬殺心魔。

總之像李肆那樣,坐看自己的心魔被活活吃掉的變態很少見。

這是一個完整的閉環,但估計就算是老太太,她都不敢這麼設想,不敢這麼實施。

嗯,多半是沒想過。

現在,李肆等的就是季常醒來的那一刻,只要他醒來,必然能斬殺心魔,然後李肆就能順手滅掉一群悲傷小蘑菇。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李肆一手捏著清心領域,一手捏著辟邪領域,隨時可以激發,但,季常仍然沒能醒來,他的身體中已經有黑煙冒起,眼睛開始流出黑色血淚。

「不好,他還內疚悔恨呢!當初做了什麼壞事?日!缺少黑暗蘑菇!」

但這種事情李肆可沒法控制,因為黑暗的小蘑菇,真是挺稀少的,如果實在不行,這次刷道心的進程就只能半途而廢了。

突然,一根紫色帶黑色紋理的小蘑菇出現了,這就是救世主啊。

李肆喜出望外,這下妥了,這黑暗小蘑菇迅速吞噬季常的悔恨心魔,不到三秒,這傢伙成功清醒過來,一聲怒吼,就斬殺了他的心魔,與此同時,李肆出手。

消滅痕迹,他在行啊!

然後,他沒再打擾季常,而是一步步退開,斬殺心魔,百鍊意志,道心通明,這需要時間來體悟。

嗯,主要是他喜歡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

順便恭喜一下,工具人二號上線。

季常的異狀很快就引來許申和姜穎的關注,但他們也都沒有上前打擾,在詢問了李肆幾句后,便大致明白怎麼回事了。

「天佑我浮雲宗,若季師兄能因此頓悟,斬殺心魔,獲得通明道心,他必然能重回築基境,另外,得再去與北面的嵐山宗訂購一批驅散靈符,若季師兄能因此再恢復無垢道體,那我浮雲宗的好日子便來了!」

許申很高興,姜穎也是如此,李肆就在一旁跟着高興,絕不多言,季常搞定了,下一個就該輪到姜穎師姐了。

但姜穎師姐的心魔怕是不好搞,若是找不到當年的那個邪靈,再怎麼用小蘑菇來勾引都沒用。

另外,李肆還有另外一重的擔憂。

如果當年害姜穎師姐的不是自己人,也不是邪神派來的邪靈,那麼這個邪靈沒準現在還在。

再如果真的如季常所說,那麼現在浮雲宗重新佈置了四座大陣,肯定又會變成這邪靈的眼中釘肉中刺,對方沒準還會再出手。

所以這個邪靈不除,浮雲宗就別想順暢的發展。

更何況,就沖着當年這邪靈害的姜師姐那麼慘,李肆也得給她報仇。

在心中暗暗下定決心,李肆面上卻更加平靜了,告罪一聲,他就回了自己的靜室。

沒錯,過去這些天,季常一口氣建造了七座靜室,但凡已經開始修行的,都有一間,這無疑是很好的,尤其對於非常注重私密性的李肆來講,簡直求之不得。

進入靜室,盤膝而坐,他先是掃了一眼靠山小鎮,那邊的發展同樣一切順利,神術目前已經完成了基礎覆蓋。

王五,宋橋,許森,張三四個人可以獲得六種神術,按照每道神術可以三次釋放來計算,就等於擁有18次的施法次數,很強了。

而神殿祭司團,則是按照三人一組,三組一隊的模式獲得神術,即每個人都可以選擇三種神術,三個人各自的側重點不同,尤其同樣的神術可以重複獲得,這就給了他們更多的戰術選擇方案。

無論是戰鬥力,還是整體存活能力,都有了大幅的提升。

理論上,一隊神殿祭司,就可以滅掉一名築基修仙者。

除此之外,他們還配備了多種附魔武器,平均每人未來都要裝備10~20張的戰鬥符紙,這些符紙有大部分是由浮雲宗供應,小部分是由嵐山宗供應。

真修與靈修手段都包括了,安防能力強大。

為此幾天前,王五特意遵循李肆的神諭,把季常給請到靠山小鎮去,着實榨取了一番他的剩餘價值。

當然,慷慨的靠山老祖也給季常補了四道神恩沐浴。

總之,皆大歡喜。

現在,就等季常恢復築基期修為了。

接下來的數日,李肆深居簡出,用心修鍊,不問外事,也就每天給季常丟上一道高配消災領域。

因為他得小心防範一下,如今四座大陣重啟,許申已經沒有了偷襲的機會,那麼重回築基境的季常就有可能被突然襲擊。

畢竟從制符的角度來講,一個築基期的制符大師,怎麼也算得上威脅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