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無法再購買?」

剛才本來想著要批量購買,也就沒看到底買了個什麼。只是感覺到腦海中有暖流流過…..

「你的意思是,和電影還不一樣?」

「是的,需要正式完結一部后才能購買第二本!」

「為什麼?」

「因為系統里的來自平行世界,而且有些還在連載….最最重要的是,拒絕太監!」

「連載?你怕不是在開玩笑?也不早說。」

聽到這般,

秦川急忙看向了自己購買的這部,後面的狀態上赫然寫著連載中。

至此,他徹底愣住。

如此一來,豈不是說這部叫什麼大奉打更人的不完結,他這邊就購買不了新了?

「叮,由於宿主是第一次購買,系統商城有優惠政策,可以允許在宿主更新到最新章節后,再購買第二本,但下次就不會再有優惠。」

「我…..」

秦川眉頭忍不住皺起。

原本以為應該是最容易的事情,沒想到竟然這麼難搞。

「那?我能不能一天就將全部上傳?」

「不行,!宿主打出原稿后,每天最多只允許上傳十萬字。」

「十萬字?」

秦川忍不住搖頭。

這連最後一個作弊的可能也給徹底堵死了。

「請問,宿主還有什麼疑問?」

「沒了!」

這個時候秦川還能說什麼。

退出了系統,

「這這下怎麼搞?」

靠在椅背上秦川忍不住用手指敲了敲桌子。

這個他想的差距實在是太大了。

之前,秦川想著等從系統里批量買出后就聯繫許雙,讓他看著將這些上傳上去,然後用來吸引讀者。

現在好了?

只從系統里搞出了一本不說,還是個連載的,也是沒誰了。

這下還怎麼說?

一本貌似也起不到什麼作用。

良久,

秦川點了一根煙,

就這麼坐著也不是辦法。

「算了,既然這本都買出來了,那就想辦法先傳上去,等弄到最新的更新章節,後面再弄弄經典的完本書!

總之,有一本算一本,總比沒有強。」

思定,

秦川在飛龍網站上註冊了一個名叫九天的筆名,開始按照腦海里的記憶,啪啪啪的打起了字。

或是因為製作動畫的時候已經練了出來,又或是因為系統的原因,

這個時候,秦川碼字的速度竟是比平時要快上很多。

十分鐘不到竟然碼了兩千多字。

「傳吧!」

兩千字一章,足夠了!

而且新書發布第一章的時候是要審核的,等審核過了才能發布接下來的章節。

趁著審核的這段時間,他又能碼不少字。

……..

這邊,就在秦川開始更新起了的時候,

晉城,

一棟莊園別墅里,煤老闆李旭正和一位外國男子聊著天,這男子不是別人,正是《黑暗世界》的負責人皮特。

「什麼?皮特先生的電影要和秦川的電影一起上映?」

茶台前,聽罷皮特所言,李旭的聲音猛然提高了不少。

「是的!」

「不行….不行,皮特先生,你這不是在為難我老李嗎?我之前組團收購乾生院線的時候就曾經說過,秦川的電影已經絕對沒有可能再登陸乾生院線。」

李旭的臉上滿是惱怒。

之前被打臉,他已經和秦川結下了梁子。

心裡更是認為就是秦川才害的他丟了大面子,所以,他是絕對不會再讓秦川從他這邊得到任何好處的。

「現在皮特先生竟然讓我給秦川的項目排片?恕我直言!真做不到。」

「李先生,稍安勿躁,且聽我一言可好?」

看到李旭這般反應,皮特淡淡一笑。

「怎麼說?」

「其實,我來找李先生又不是真的讓李先生給秦川電影拍片,而是李先生可以假裝發出消息,就說一定會保證秦川的拍片!讓他放一百二十個心,

但真的到了上映那一天,排不排,那還不是李老闆說了算?」

皮特嘴角冷冷一翹,宛如歪嘴戰神。

「這樣…..原來皮特先生的意思是……」

幾乎瞬間,

李旭就明白了皮特的想法。

7017k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這該死的第二異能最新章節、這該死的第二異能憑欄夢梵、這該死的第二異能全文閱讀、這該死的第二異能txt下載、這該死的第二異能免費閱讀、這該死的第二異能憑欄夢梵

憑欄夢梵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這該死的第二異能、

。 「月,月總好……」

慌忙的轉過身,劉夢柔對著一臉清冷模樣的南宮明月,微微低著頭,出聲打招呼。

南宮明月這時候才看清楚劉夢柔,當下她心中有些訝異,因為這個小丫頭她是記得的,是昨天在資料部所發生的事情,當下她便是點了點頭。算是回應她的招呼,然後目光看向了許林,充滿了質問的表情。

聽到南宮明月的話。許林的臉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對著前者說道:「她現在已經是我的助手了。」

助,助手?我變成許林的助手了?

聽到許林的話,劉夢柔的小臉上也是露出了錯愕之色,她完全沒有想到自己居然一下子就變成了別人的助手,只是她能夠勝任嗎?

這讓劉夢柔開始擔心起來了。

「助手?」南宮明月臉龐上頓時露出了一抹錯愕之色。旋即便是冷笑起來,看著前者,說道,「你一個保安需要什麼助手?你是在逗我嗎?你這根本就是在浪費公司的人力資源!」

保,保安?

劉夢柔頓時更加懵比了,這許總只是一個保安?不可能吧?開什麼玩笑?

他可是開著總裁的勞斯萊斯啊,而且,他還是在這頂樓上班啊,怎麼都不可能是一個保安吧?

劉夢柔覺得自己的世界觀好像被顛覆了。

「怎麼就是浪費人力資源了!你要是覺得是在浪費人力資源的話,那麼你就去找你家小姐好了,」許林滿不在乎地聳了聳肩膀,出聲說道,「這可是她答應我的,所以我也只是在充分的運用而已。」

「小姐會答應你這件事情?」聽到許林的話,南宮明月秀眉微微向上一挑,臉龐上露出了不敢相信之色。

「我都已經說了,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現在就打電話問問她啊!」許林沒好氣地說道。

「你給我等著!」南宮明月沒有猶豫。直接拿出了手機,便是撥通了汪蠻蠻的電話。

不過一會兒的時間后,南宮明月就掛掉了電話,狠狠地瞪了許林一眼,冷聲說道:「我不知道你給小姐灌了什麼迷魂湯,但是你最好不要給我出什麼幺蛾子,我的眼睛,可是盯著你的!」

許林聽到南宮明月的話,臉龐上露出了古怪之色。因為就在昨晚,水冷涵也說過了這樣類似的話,什麼玩意嘛,這一個個都是串通好的嗎?

許林擺了擺手,說道:「既然你已經確認過的話,那我們就先走了啊?」

南宮明月連忙制止,說道:「等一下!」

許林問道:「你還有什麼事情啊?」

南宮明月沒有理會許林,她的目光看向了劉夢柔,語重心長地說道:「委屈你了。要跟他共事。」

許林頓時不樂意地叫了起來:「喂喂喂,你說的這是什麼話啊,什麼叫做和我共事是委屈了,南宮明月,你給我說清楚!」

南宮明月自然沒有理會許林的話,而是繼續對著劉夢柔說道:「既然你已經來到這裡。你就好好工作,不用想其他的,還有,這個傢伙要是敢騷擾你的話,你告訴我,我會為你做主的,畢竟我上頭可是有人的。」

許林有些無語地說道:「我說,我看起來有那麼像是壞人嗎?」

劉夢柔也是想要這樣說,只不過見南宮明月一臉正經地看著自己。劉夢柔也是下意識地點了點頭,說道:「是,是。月總,我知道了。」

南宮明月這才收回目光,掃了許林一眼。用眼神警告他一下后,便是擺了擺手,說道:「去吧。」

許林也是用眼神回敬過去,然後就帶著劉夢柔來到了自己的辦公室。

許林掃著自己的辦公室,然後指了指自己的辦公桌,對著她說道:「你暫時就用這張辦公桌吧。」

劉夢柔臉上露出了一抹慌張之色,她看著許林,連忙說道:「那怎麼行?」

「我說行就行,到底你是助手還是我是助手?」許林很快就拿出上司架子來命令劉夢柔了。

「呃……好吧。」

劉夢柔聞言,只好將東西放在一旁,然後又出聲問道:「那許總,我現在該幹嘛呢?」

「嗯。我想一想啊……」

許林認真地思考起來,然後皺起了眉毛,而且這眉毛皺得越來越深,讓劉夢柔下意識得變得緊張起來,能夠讓許總露出這麼嚴肅的表情,肯定是什麼了不得的大事吧?

在持續了足足一分鐘的時間后。許林終於抬起頭來,非常正經地對著劉夢柔說道:

「沒有!」

噗!

劉夢柔頓時凌亂了,天啦嚕,你沒有就直接說沒有嘛,你幹嘛還要裝作一副很嚴肅很深沉的樣子啊!

劉夢柔真的是無奈至極。

至於許林看到劉夢柔這一副凌亂模樣,嘴角邊就勾勒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他最喜歡的就是這種被調戲過後的軟妹子所展現出來的凌亂表情了。

不過許林是見好就收,當下便是擺了擺手,對著她說道:「好啦好啦,我只是想要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我看你實在是太緊張了。」

劉夢柔非常認真的看著許林,開口說道:「許總,這個玩笑,一點都不好笑好嗎?」

許林嘿嘿一笑,他說道:「你把茶具拿去洗一下吧,我們還需要等一個人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