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不湊近看是看不到的,高清攝像機都不一定能拍地到,可是小姑娘心細,幫她換了一次衣服就眼尖地發現了。

「生過一個兒子。」陸晚初不想騙她,主動拿手機給周也看了相冊里陸源的照片。

「天吶,太可愛了,姐姐的丈夫一定是和謝總一樣帥氣的人。」

女孩說完,忽然又意識到哪裏不妥,義正言辭來了個轉折,「但是一定不能和謝總一樣朝三暮四,這種男人空有一副皮囊才華,其實自己都活不明白。」

「你這小丫頭活地挺明白,有男朋友了沒?」陸晚初知道周也是好意,沒有在乎她的說辭。

周也的腦袋晃地像撥浪鼓一樣,然後巴巴地過來問陸晚初,「moon老師,你們工作室的楊總監……單身嗎?」

「你看上了?」陸晚初挑眉,一語道破。

「我……」小姑娘臉皮薄,羞紅從脖子耳梢竄到了臉頰。

「他母胎solo,周也,姐姐幫你安排怎麼樣?」陸晚初湊到周也耳邊,故意壓低聲音逗她。

小姑娘臉蛋更紅了,陸晚初不由感嘆,年輕真好,當時她也是這樣不禁逗的。

歲月是把殺豬刀,如今也變成了老油條。

「就這樣定了,今晚我組個飯局,你準時赴約。」陸晚初對着周也wink了一下,然後離開了攝影棚。

moon工作室。

「你請我吃飯!天吶,你終於良心發現了,我們兩個人的燭光晚餐嗎?」楊浩然像個哈巴狗一樣,貼上來纏着問東問西。

陸晚初不斷點頭,「嗯嗯嗯。」

她還要忙着選款做搭配,哪有時間跟他扯東扯西。

「沒問題,為了表達我的重視,我待會提前下班去做個造型!」楊浩然憧憬無限。

「早退扣兩百。」

「五百也早退。」

楊浩然的聲音已經遠了,陸晚初只好再次感嘆,「年輕真好。」

入夜,陸晚初定好了位置,然後給兒子鄭重地在領口扎了個暗紅色的蝴蝶結。

男娃娃站在落地鏡前,小小年紀已經有了不同凡響的帥氣。

「兒子,今晚陪媽媽去吃燭光晚餐好不好?」再過段時間就是情人節了,到時候又不知道每天幾點才能回來,提前陪陪兒子順便過個節挺好。

宋安然早就把如意接回去了,迫於許思瑜想閨女想地厲害,如意再不回去恐怕真的要來家裏撬鎖了。 第五十三章托尼的強勢闖入!(深夜加更求數據支持!)

(新的一月,衝擊月榜求支持啊,各種數據砸過來吧,拜謝了!鮮花、月票、評價票和打賞,統統都要的!)

與此同時,奧巴代亞也已經買了最新的鋼鐵俠第三冊漫畫來看。

他在看完漫畫之後,立刻就笑了。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看來我需要親自走一趟了。」

奧巴代亞興奮不已,因為他看到了托尼的秘密。

而這一切,都是源於陳修的漫畫!

奧巴代亞笑着自語道:「哈哈,這小子果然沒有食言,還真畫了出來。這樣子的話,我就知道該如何對付託尼了。那些恐怖分子,也不需要了,都是一qun廢物,要是早點殺了托尼,哪有現在這麼多事情。哼,把他們全部幹掉,省得留着添麻煩。」

想到這裏,他便立刻起身,準備喊齊人手出發。

這一次,他志在必得。

鋼鐵戰甲是吧?

他也能造!

恐怖分子那兒應該留有托尼當初逃跑的時候用的簡易戰甲,只要拿到設計圖紙,明白設計原理,便可以進行製造了。

雖然托尼現在已經升級了戰甲,但奧巴代亞有信心造出更好的。

他就不信了,他養的那qun高級工程師難道還比不上一個花花公子托尼斯塔克?

托尼,你完蛋了!

奧巴代亞在心中激動的想到。

……

……

時間流轉,夜幕很快降臨,陳修下班后吃完晚飯,隨手打開了電腦。

自從漫畫發行之後,看網上評論已經成為了陳修的習慣,他最喜歡那些智商一般還瞎分析的人給他製造神秘氛圍。

「鋼鐵俠第三冊大家都看了吧,原來托尼斯塔克就是那個鋼鐵俠啊,話說肩膀上發射器那個叫什麼,帥呆了好嗎。「

「那件戰甲不但充滿科技感,而且戰鬥力也很強的,要不是不想傷害飛行員,空戰的話可以輕易擊落兩架頂尖戰機!」

「智力爆表的富豪是真的可怕,有了這一身戰甲,估計可以直接摧毀一個軍隊了!」

「最重要的是,這個漫畫可不是作者杜撰的,有很大可能是真實的,下午的新聞發佈會都看了吧,那個上校的表現簡直跟漫畫里一模一樣!」

「這麼說鋼鐵俠的出現就耐人尋味了,別忘了托尼斯塔克剛剛宣佈停止製造軍火,轉眼就弄了這麼強的戰甲出來,這是跟軍方有了什麼秘密協議嗎?」

「自從傳說陳修是預言家開始,我就一直在想,隊長的故事會不會也是真實的,如果那樣的話,隊長很可能還活着,真想知道到底是注射血清的隊長厲害,還是鋼鐵俠厲害!」

看到這裏,陳修合上了電腦,轉頭看向了窗外的一個光點。

「隊長厲害還是鋼鐵俠厲害?我倒是想看看穿着鋼鐵戰甲的隊長有多厲害!」

智能管家小七早已給出了警報,一個高速移動的盔甲已經在接近自己的家,看着窗外的光點已經逐漸顯現出人形,陳修知道,托尼坐不住了。

托尼的進場方式很暴力,隨着玻璃的破碎,金屬撞擊地面的聲音,托尼穿着鋼鐵戰甲已經站在了陳修的眼前。

面對托尼的強勢闖入,陳修顯得非常淡定,絲毫不慌。

(感謝幻想之帝投的催更票!感謝月落投的月票!感謝寒飛投的月票!感謝雷炎冰投的月票!)

。 抱歉!…

章節內容獲取超時……

章節內容獲取失敗……

→→→重新轉碼,刷新本頁←←←

如果無法點擊上方鏈接刷新頁面,請手動下拉刷新本頁或點擊瀏覽器刷新按鈕刷新本頁。

如果你刷新2次還未有內容,請通過網站尾部的意見建議聯繫我們,我們會在第一時間修復!

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最新章節、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柒玥微、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全文閱讀、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txt下載、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免費閱讀、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柒玥微

柒玥微是一名出色的小說作者,他的作品包括:隱婚纏綿:影后嬌妻甜甜寵、影后她綠了半個飯圈、恰好暗戀你、快穿系統之宿主是個戲精、

。 俞笙解釋說:「小寶一會還要去學其他的課程,會到很晚,您還是別等了。更何況,我現在還出去一趟,您留在家裏算怎麼回事?」

秦箏聽了這話臉都綠了,表情十分精彩。

她有些惱羞成怒,狠狠地瞪了俞笙幾眼,沒好氣地說:「你說的這都是些什麼話?這裏是我兒子的家,我為什麼不能來?」

「您誤會了,我沒有說您不能來,如果您是誠心實意的,我自然歡迎。但不是的話,那就難說了。」

注意到秦箏臉上的怒意,俞笙笑了笑說:「媽,別生氣,生氣臉上會長皺紋的,對身體不好。我已經和您說過了,小寶晚上還有其他的課程,您多等也沒意思。」

「如果您想見的話,周末我可以帶着小寶去看看您。」

這已經是俞笙能做出的最大的讓步了。

秦箏不高興,怎麼自己要看孫子還得看俞笙的臉色?她算個什麼東西?

看出秦箏的不高興,李蔓萱提高了嗓音問:「俞笙,你未免有些太過分了吧!怎麼說小寶也是我們沈家的孩子,你搶佔著有什麼意思?」

俞笙眼中帶着嘲諷,臉上卻平靜得不行。

「你們直到現在都沒有承認過我,為什麼會承認小寶就是沈家的骨血?這不是自相矛盾嗎?」

秦箏:「……」

李蔓萱:「……」

啥時候俞笙能這麼會說了,一段時間不見,這丫頭厲害了啊。

秦箏與李蔓萱對視一眼,二人都在彼此眼中看見了一些驚訝。

現在的俞笙算是厲害了,能在她們的面前這麼豪橫,誰給她的膽子敢這麼和她們說話?

「不承認你自然有我們的考量,你覺得就你的身份,能進入我們沈家大門嗎?」李蔓萱說話能氣死人,俞笙是真不明白李蔓萱的兒媳是怎麼能忍受得了,換作是她根本忍不了。

相比較之下,好像秦箏為人還要好幾分,俞笙現在看秦箏順眼了不少。

「既然不承認我,那為什麼要承認小寶?小寶可是我兒子,是從我身上掉下來的,你們這樣說不是打自己的臉?」

俞笙哼了哼,眼中滿是不屑。

她有個很好的老公,也有個可愛的兒子,這已經足夠了。不需要這群人不相干的人來摻和,沒什麼意思。

更何況,沈家的人從來都沒有承認過自己,她也不會主動湊上去。

換個角度想,如果當初自己生的是個女兒,秦箏會不會還和現在一樣糾纏不休?

很顯然是不會的,秦箏這人最是精明。不然的話也不會在沈恪不知道的時候害死了他最喜歡的姑娘。

這樣的母親讓俞笙覺得可怕,她才不會像秦箏一樣,讓她的寶貝遭受那些不公平的待遇呢。

「媽,看在沈恪地面子上我還能喊你一聲媽,今天的話我也說的足夠清楚了。要是你沒聽明白的話,我不介意讓沈恪和你說。」

秦箏:「……」

這事就是不能讓沈恪知道,不然自己就完蛋了。這丫頭居然敢利用這件事來威脅自己,膽子大了。

。 這是他第一次來到域外荒境。

九州聯盟的人類地盤之外,被域外荒境籠罩着,這裏分佈着各種各樣強大的荒獸。

項北飛高中學習的知識對域外荒境的介紹很籠統,只是闡述了一個大概,因為部分人覺醒的系統是文道,他們只會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行事,很少會和域外荒境打交道,所以為了照顧多數人,高中學得不深,對高中生而言只要有一個概念就行了。

但修武道的人,都必須在大學里真正學習域外荒境的知識,並把域外荒境當作重中之重!

項北飛以為自己要去域外荒境至少還需要在大學經過一些模擬訓練,沒想到尉遲申這個傢伙如此不要臉,在他沒有任何準備的情況下,直接把他送到了域外荒境來!

「你跟我老爹的仇恨就這麼大么?」

他才第一次與尉遲申見面而已,彼此間還沒說兩句話,尉遲申就把他扔這裏來。復仇如此心切,還真是迫不及待。

項北飛低頭看見自己手腕,剛才被捏碎的那個鐵球化作一灘奇怪的液體繞在自己手腕,凝固成了個鐵環。

在自己正上方有一個小鐵球正繞着他飛,似乎在打量着他。

他清楚所有人應該都在通過這個飛球看着他的一舉一動,想要看看他在域外荒境裏會有什麼樣的表現,尉遲申必定也是其中之一。

重新思考了一下當前的情況,在這個陌生的環境中,他必須想好各種可能發生的事情,以及如何自身的安全保障。

尉遲申沒有告訴他要怎麼回去,只說需要殺死一條三魂荒蛇,如果空手而歸就算失敗——這就意味着即便殺不死三魂荒蛇他也應該回去。

那是有時間限制,比如多久了就會自動把他帶回梁州大學?

還是自己可以主動選擇回去的時機?

項北飛覺得應該是後者,也就是自己可以選擇。

尉遲申就算復仇心切,他也絕對不敢在這麼多人面前看着自己出事,那麼留下的後路,必然是保命的。

既然是這樣,回去的辦法應該是手腕上的這個東西了。

項北飛對手腕的這東西完全不熟,即便有「觸類旁通」,前提也得是學習過才行。

他大學專業課都沒有上過一次,這種東西看上去又是域外荒境的工具,新開發的產品,具體要如何使用,他都不清楚。

更重要的是一點是——三魂荒蛇長什麼樣子?

域外荒境裏有無數強大而可怕的荒獸,數量不勝枚舉,高中課本只列舉了一部分荒獸的圖片,但那些圖片在所有荒獸類型中只能算九牛一毛。

這兩個月他一直都花時間修鍊,同時應付高考,反而沒有去學習荒獸的事情。

三魂荒蛇只是一個學術名字,但是長什麼樣,項北飛恰恰就不知道。

「真是有病!給了我任務,不告訴我回去的辦法,也不告訴我要殺的目標長啥樣,習性是什麼,我要去哪裏找它?」

項北飛忍不住腹誹。

陸知薇以前說過,新生在去域外荒境前都要學習紮實的基礎知識才行,如果要去殺某種荒獸,一定要先把這種荒獸的知識都全面了解才允許行動。

可項北飛來這裏參加考核的時候,壓根就沒有料到尉遲申會真的給他送到域外荒境來,也不可能恰好學習過三魂荒蛇的知識,尉遲申也不給他解釋,直接硬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