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哥跟蘇小糖都是她熟悉的人,沒什麼好介意的,但是盛紹言跟她關係是一般般的那種啊,好不容易約出來聚個餐,結果就被破壞了。

喬絨又問了蘇小糖跟喬司寒的情況:「小糖,你什麼時候喜歡上我哥哥的?」

她記得之前,蘇小糖對喬司寒也不感冒呀。

蘇小糖見喬絨問到這個話題,瞬間就害羞了起來。

「是我出國留學的時候,當時,就一個人挺無聊的,平時沒事,也不知道去哪裏玩,所以就學了一下樂器,碰巧跟你哥哥交流了一下。」

「沒想到他在這方面真的很懂,雖然我們不在一個地方,但是他也通過網絡上,給我找了很多資料,教我怎麼彈結他。」

原來如此。

「當然,我喜歡他,也是因為他性格很好。」蘇小糖又補充了一句。

她喜歡喬司寒,就是看中了喬司寒的專一,他之前喜歡宋冉冉時,就是一心一意的喜歡的。

「說起來,絨絨,你覺得,我跟宋冉冉比怎樣?」她知道,自己什麼都不如宋冉冉的,喬司寒未必會喜歡她。

這也是她一直不敢表白的原因。

現在不表白,至少她的身份是他妹妹的好朋友,也是他當成妹妹一樣的存在。

如果表白失敗了,只怕,兩人以後見面都會很尷尬吧。

喬絨沒想到蘇小糖竟然會將自己跟宋冉冉作比較。

她承認,宋冉冉是這本書的女主角,各方面都很優秀。

可是,人品不行,其他都是白搭的。

「你比她好多了,小糖,真的,你不要自卑。」

。璇風瓑浼氬啀璇.. 靖王說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便是真的讓人一連多日給知府大人家的廚房裏下毒,不過他讓人投的毒只是普通的瀉藥而已,但知府大人一連數日遭了這瀉藥的罪,搞得他如今在家裏連一口水都不敢喝了。

可他因為腹瀉的緣故,又根本出不了門,只能是讓人從外面打包了飯菜和茶水回來,以至於這段時日裏,他貼出去了不少的銀子。

待靖王不再讓人給他府上投毒了,他雖不至於躺在府中出不了門,但腸胃卻一時難以徹底恢復,以至於好幾次在辦公之時,出現了當眾放出了臭氣熏天的氣體,然後捂著肚子匆忙逃竄去茅房的情況。

這樣一來,他不僅是腸胃遭了罪,更是丟了好多的面子,有一兩次還是慣例在粥棚處視察的時候丟的人,把幸災樂禍的林小芭當場就給笑得前仰后翻,可偏偏林小芭如今是靖王明著罩着的女人,他便是再羞惱,也拿林小芭沒有辦法。

粥棚和災民安置處的工作步入穩定的正軌之後,靖王便是帶着人開始了災區重建的工作,並且還發動全澤川的商賈捐款出資。

為此,林小芭建議靖王在澤川城內的中心廣場上進行宣講,當場籌集善款,並進行公開清點數目。

許多商賈礙於臉面和輿論,再不情願也只能是紛紛出資,而且由於靖王是當場直接公佈捐款數目,所以一時間各家商賈還攀比了起來,深怕比別人低了太多,日後落下話柄,靖王則因此籌到了不少善款用於災后重建。

靖王將每一筆支出都登記在案,併發公告粘貼在城中的公告板上,以讓眾人監督每一筆款的去處,待日後還有剩餘的部分,他則打算均分給災區的每家每戶,以補貼一些他們的災後生活。

地震發生了大半個月後,朝廷的賑災銀糧才到達澤川知府,不過災民們都自發地圍堵在了知府門前,強烈要求由靖王來主持這些銀糧的保管和使用,此事傳到了京城裏,惹得司徒越十分不快,但司徒越怎麼可能答應這些災民的要求,可又不好直接明言鎮壓,只能是讓澤川知府自己看着辦。

澤川知府迫於皇上和災民兩邊的壓力,只能是請靖王以協助之名,從旁協助他處置朝廷的賑災銀糧,以了此事。

經此地震一事,靖王在澤川的聲譽高漲,更是美名遠播,一路傳進了京城。

如今,百姓們不僅僅是誇靖王愛民如子、仁義慷慨,更是誇靖王遇事處變不驚、公正清明、以身作則、才德兼備、高瞻遠矚。

這樣的盛名一傳開,加之他還有大夏國第一美男的光環,使得他在百姓中一時大受歡迎,讓遠在皇宮裏的司徒越,越發覺得不安穩了。

「這個司徒靖,到底想幹嘛!

原先裝作情場浪子,無心為政,如今卻突然如此高調地整了這麼一出,浪子回頭,幡然醒悟,勤政愛民的把戲?!」

司徒越從來都不相信靖王真的像表面那樣樂不思蜀,玩物喪志,在他看來,靖王不過就是在卧薪嘗膽,等待一個向他復仇的時機,所以他自然也要想盡千方萬法地先除掉靖王。

但如今靖王一改往日的套路,不再是低調地想辦法暗度陳倉,而是如此高調地和他爭奪民心,不免讓他一時摸不清,靖王又想搞什麼新套路。

但不管是老把戲還是新花樣,司徒越都很清楚,靖王一日不除,他的皇位就一日坐不安穩!

「回稟皇上,據澤川的探子來報,靖王回到澤川時,帶了一個女子回王府,當日便是遣散了府中過往的所有紅顏知己,還當眾言明從今往後那女子就是王府唯一的女主人,想來靖王此番如此變化,是與這女子有關。」

御書房中,賈平升正與皇上探討著如何除去靖王的新計劃。

「哦?

因為一個女子?」

司徒越聞言倒是眼前一亮,他一時難以相信司徒靖會就這樣直接把自己的軟肋亮出來,便是有些質疑。

「……說來大漠王即將帶着大漠公主來訪,他們此番前來有意聯姻,朕也該讓各地王公侯爵進京一聚,以供大漠王覓得佳婿!」

司徒越嘴角勾起一絲陰謀的笑意,司徒靖的軟肋到底是真是假,只要他試上一試,便可知曉。

。 第一百四十八章回家過年(第一更)

春晚的表演嘉賓,實際上有很多是一表演完就離開了,只有最後有參與《歡樂今宵》纔會留下來。

不過除了家在京城能夠晚上回家的外,其他來自全國各地的都只能住酒店。

像景田這樣家在京城的,算是很好的了。

而表演嘉賓表演完後,在後臺要麼看電視,要麼與家人打電話,要麼與自己認識的明星聊天。

景田在路上嘰嘰喳喳的,興奮得不得了。

這一次她在春晚獻唱的《時間都去哪兒了》引起了很大的反響,她的微博下面都是各種稱讚評論,貼吧上、論壇上基本上都是稱讚,還有很多則是誇讚她美。

這讓小姐姐如何能夠不高興呢。

說到底,這還是一個還沒畢業的大學生!

說實在的,小姐姐還是很拼的,2010年拍了三部電影、二部電視劇,還參加各種商演、節目,微博更新堅持着每天二三條,是微博最活躍的博主。

也是還有一部分收入還沒有進賬,不然的話小姐姐2010年的收入都超過5000萬了。

明星這一碗飯,確實比其他行業好吃。

只要俊、長得美,後面有人捧,一成爲明星,那吸金能力就很恐怖,能夠稱得上明星的,一年賺個上百萬輕輕鬆鬆的,至於一線明星一年要是沒有賺上千萬,都不好意思自稱是一線明星。

而且說不好聽的,能夠進入北電、中戲之類的女生,哪一個不是姿色上等,哪怕不當明星,也有着是老闆、富二代揮舞着鈔票包***養着,一年賺個幾十萬還不是輕輕鬆鬆的。

就像秦元清聽過一個笑話,高校門口車上放水,哪位妹紙願意就上前拿,而且不同的飲料還代表不同的的價格,據說放農夫山泉200、綠茶300、脈動400、紅牛600,覺得價錢合適就上前拿。而且據說還有放了兩瓶水,至於意思是什麼,就不怎麼清楚了。

可惜秦元清也是隻聽說過,沒有見過,而且還聽說過,在北電門口都是停着各種豪車,只是沒有親眼所見,真假也不清楚。

從央視到家也就是25分鐘就到了,秦元清和景田一進入房間,秦元清就忍不住摟住小姐姐的纖腰,雙目彷彿都在噴火似的,將小姐姐抵住牆,對着那紅脣就吻了下去。

一身紅裝,無比的性感,這簡直是在點燃秦元清心中的火。

頓時一曲歡樂曲就在房中響徹起來。

。。。。。。

2月3日,大年初一。

鷺島機場,在這一天鷺島機場顯得很空曠,只有一些人,秦元清用拖車拖着一堆東西,出了機場,到了停車場,找到了自己的車,早在前幾天秦元清就告訴家人自己初一纔回來,所以在幾天前他的車就被停在機場停車場,便於秦元清回去。

就像他那輛紅旗,就停在京城機場的停車場,這樣來回才方便。

將東西放進停車場,秦元清就載着景田從鷺島機場,直接從杏林大橋進入瀋海高速。

在杏林大橋的時候,景田還拿出手機拍了一下海景。

等日後鷺島的1號地鐵線通了以後,杏林大橋將會成爲鷺島一景,不知道多少人做1號線地鐵就是爲了看這一段的海景。

這個時候路上,都沒有車輛,秦元清從機場出來速度就達到了80公里/小時,一上高速就更是飆升到150公里/小時,甚至一些路段更是達到200公里/小時。

在華夏,也就是在高速個別段,纔有可能體會到高檔車的飈車,其他地方根本就不可能。

就是在高速上,也有很多區間限速以及限速拍照,想要飆車在華夏並不容易。

一路上飛馳,下了高速,大概十來分鐘就到家了。

結果竟然很巧妙的遇到了前來新春走基層開展走訪慰問活動的縣高官。

“秦院士,歡迎你回家!”縣高官看到從車裡走下來的秦元清,熱情親切地和秦元清握手。

想當初,作爲一縣主官,秦元清在他眼中只不過是一個讀書出色的學生,結果沒有想到這個學生愣是讓他有了出色的政績,成爲縣一把手,然後就是秦元清讀大學,竟是眨眼功夫一不小心就畢業了,還獲得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隨後就是秦元清獲選院士,成爲華夏最年輕的院士,而他更是得以因爲這份政績,邁出關鍵的一步,成爲水仙市副市長。

不過說實在的,秦元清是院士,享受的是副部級待遇,如果是正式工作的話,那麼連市高官都也只是勉強有資格接待,要是在榕城,那起碼是一位高官親自接待。

曾書記也清楚,自己還能不能再往上跨出一步,就得靠着秦元清,要是秦元清支持的話,那麼他再往上走出一步就沒有問題。所以打聽知道秦元清今天回家,曾書記就把自己春節下基層選擇了秦家村。

“曾書記!”秦元清可不知道這裡面有這麼多道道,他和曾書記也算是老交情了,高三的時候就認識,現在算算都兩年了。

當初這位曾書記可是很支持他,獎金就沒有缺少過。

然後曾書記主動聊起了已經進入規劃階段的項目,雖然現在三個村以地入股,也成立了開發公司,但是還有很多手續需要跑,這涉及到縣政府乃是市政府這一級。

這些都繞不開政府,沒有政府的支持、批准,想幹都幹不了。

“秦院士,縣政府和市政府對這個項目很重視,之前班子會議,還將此項目列入議程。”曾書記說道。

“我替家鄉的百姓,感謝我們的父母官!”秦元清微笑地說道:“這個項目搞好了,就可以帶動地方經濟發展,而且也不破壞生態環境,中央多次強調,可持續發展戰略和生態環境保護。”

“秦院士,政府有意將這裡命名爲院士園,您覺得怎麼樣?”曾書記帶着試探的口吻道。

很顯然,想要真的像模像樣的搞旅遊,這裡又沒有歷史底蘊,而唯一的名人就是秦元清,要是秦元清同意,那麼這裡將會不僅僅在水仙市有名氣,在全國都會有很大名氣,到時候可就不缺遊客了。

但是這畢竟涉及到秦元清,政府也不能直接拍板決定。

秦元清稍微一想,便已然明白政府的打算。

其實秦元清覺得這些都多慮了,只要好好搞起來,做好服務,那麼這裡哪怕只是面對整個縣,那麼也可以發展得很不錯。

不過這裡畢竟是他的家鄉,秦元清也是希望家鄉發展得越來越好。

所以秦元清就點頭同意了。

他和老爸老媽用電話,也知道縣政府、市政府對這個項目很重視,已經下來考察了三次。而且河道治理項目也將在初八的時候在市裡召開評審會議,在加快推進這個項目。

一個多小時後,曾書記才帶着人離去,作爲縣一把手又是副市長,曾書記走基層都會有電視臺記者跟隨着,隨時做成晚上新聞。

秦元清回到家裡,將後備箱裡的行李都取出,單單景田的行李就是一大箱,而秦元清的行李,除了幾件衣服外就一個筆記本電腦,以及他在京城準備的禮品。

“小叔叔~”小侄女張開手,就要秦元清抱她。

秦元清將小侄女抱了起來,親了一下,這個小傢伙也要開始讀幼兒園了,目前正是最好玩的時候,說話奶聲奶氣的,又有嬰兒肥。

作爲目前家裡唯一的孩子,小侄女可謂是集萬千寵愛爲一身,所有人都寵愛着。

而景田則是從行李箱中拿出芭比娃娃,這是她給小侄女準備的禮物,結果這小屁孩立馬就叛變了,一下子就跟着景田玩得很好了,直接無視了他。

秦元清無奈地搖搖頭,將禮品放到儲物間裡面,而幾瓶酒直接放在酒架子上,二盒茶葉放在大廳的茶几上,這茶不是閩省的茶,而是碧螺春和龍井,也算是給老爸他們嚐嚐鮮,然後就一手拿着一個行李箱上了樓。

房間打掃得乾乾淨淨,很顯然老媽花了很大的功夫打掃了房間。秦元清將行李箱放好,就下樓到大廳去。

“元清啊,真的要捐那麼多錢麼?”老爸有些不捨起來。

“老爸,我們老祖宗有句話,叫窮則獨善其身,達則兼濟天下,現在既然有錢了,那麼把家鄉建設好、帶着鄉親們發家致富,過上好生活,纔是我想做的。”秦元清安慰地說道:“而且鄉親們不也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麼,甚至還有人提議將所有田地包括山林都集中起來麼,人家隔壁村這段時間捐款達到三千萬,我們也沒必要小氣不是。”

農村,向來都是鄉土很重的羣體,在這裡講究各種人情世故,需要做些大事那更是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他們三個村,有兩個村蝦池比較多就比較富有,一個村這次春節村民捐了三千萬,一個則是捐了一千三百多萬。而秦元清他們村,蝦池比較少,大多數人以前是務農的,所以現在才捐了四百多萬。 是敵?是友?

這個問題擺在西里爾面前,讓他不得不猶豫不決。

半精靈少年提着劍,等待着那位維德家的後人給出後續,腦中卻如抽絲剝繭一般,將對應的情報攤開在眼前——

由於對方是維德公爵的後人,很顯然是奔著這批魔晶礦來的,假如這位佩格夫人咬死了要將魔晶全部拿下,那西里爾說不得,也只好殺人滅個口。

可問題就在於,佩格夫人的目標是這麼大一批的魔晶礦,而不是一堆金特里。

目標是如此珍貴之物,她卻只帶了一個實力不出彩的家臣來,還為此憋屈地等待數年,無法下手——

那她所代表的的「維德家族」,遭遇的該是怎樣的困境,才會寒酸地連一群石化巨蜥都拿不下?

梳理一番,西里爾心中已然有了定數。他忽然輕抖手中的長劍,將其歸於鞘中,緊接着讓出一條路,伸手引向酒館的方向:

「佩格夫人,不如我們去您開的酒館,坐下說?」

那位同樣沉思著的佩格·維德老太太呆了一下,顯然沒想到對方居然如此輕易地放下了敵意,當下順着西里爾的這個台階,點頭和緩道:

「既然伯爵願意陪我們聊,那就過去談吧。」

艾莉娜目光中帶着疑惑,卻也跟着西里爾收起手中的劍。她率先引路到那破舊的木桌前,為西里爾拉開椅子,接着謹慎地侍衛在旁,盯着對面的波頓·霍索恩如出一轍地讓佩格夫人坐下。

佩格夫人一直觀察著這名年輕地嚇人的伯爵少年,她心中一直嘀咕著,這少年怕不是國王的私生子,才能夠做一個伯爵——總不能是拉羅謝爾是無人可用,只能讓這種少年郎來當伯爵吧?

但她也不得不承認對方確實有着一定的能力——他有着出色的劍術和實力,又有着一定的見解,同時還有着一定的情商……

或許可以把他拉攏過來?

她還在盤算著,卻聽西里爾的手指在桌上輕輕叩擊了兩下,隨後聲音響起:

「既然都坐下了,大半夜的也沒必要遮遮掩掩,大家就開門見山的說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