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們,會不會說話啊,我們楚國還要崛起嗎?我們已經很強大了好不。」

「說得對,楚國強無敵。」

7017k。 廣場之上,漸漸被血谷的門人所填滿,在人山人海之中本來應該是非凡的熱鬧才對,可在這裏卻是死寂的異常。沒有摩肩接踵的擁擠聲,亦沒有竊竊私語的交談聲,有的,便是無數門人弟子自遠處趕來的輕輕的腳步聲。

那悲壯的號角聲,一吹便是吹到了日落西山的時候兒,當所有的血谷門人都來到廣場時。那號角聲便是停了下來,一時間,那種寂靜便帶上了令人心慌的感覺。

「諸位血谷門人,為老祖守靈三日!」在寂靜中,歷連山那低沉的聲音緩緩的回蕩在群上之間,帶着萬千門人的悲痛,將夕陽送歸於北冥。

接着,與廣場上的千萬血谷門人便是盤膝而坐,於那被踩踏了幾百年的石磚石板上,靜靜的望着廣場中間那巨大的朱紅棺槨,一動不動,一言不發。

「乖乖,血谷的老祖死了,也不知道死的是那位老祖,搞的這麼隆重。」於此同時,於迎客峰上,被『請』來血谷做客的幾位土匪頭子聚在一起,紛紛是議論了起來。其中那個最讓人瞧著猥瑣的矮胖禿頂中年,率先的開口說到。

「瞧這樣子,估計生前必定是修為通天徹地的人物。只不過我孰是不知這等人物為何不選擇飛升,而是決定留在宗門蹉跎歲月。」然後,那富家公子作態的山匪頭子便是接上了話茬兒,開始說了起來。

「這等行徑,我等也是屬實不知其原由。」那公子作態的山匪頭子講出心中的疑惑之後,剩下的幾個山匪首領便都是搖起了頭來。其幾人雖為首領但畢竟還是山匪之流,自然皆是不明白那些血道巨擘藏於這其中那曲曲折折的心意。

「莫要多言,省的言多必失,此時要是說錯話被血谷記恨上了。就我們的身份而言,未必有機會活着回去,各位可是忘了江沄沄的下場?」看着那硃紅色棺槨攜著萬千血谷門人自夕陽下寂靜無言,其中一名身形消瘦的男子皺起眉來開口說到。

「匠神寨的寨主說的極是,這幾日我們還是閉上嘴巴的好,如今我為魚肉,還是保命為上。」最開始那個矮胖禿頂中年聞言,當即就是一個激靈,想起前幾日有個披甲武將把江沄沄送回來的時候兒,心裏也是怕得不行。

「也不知他們都讓江沄沄做了些什麼,反正看着他現在的樣子,那眼神兒里可是一點兒靈性都沒有。我看這江沄沄八成兒是被傷了神智,很難救回來了。」不過心裏怕歸怕,這禿頂中年嘴碎的毛病卻是絲毫未改,還依舊是絮絮叨叨的對着一眾山匪首領小聲的講到。

「禁聲吧你,你是真想連我們全都害死?」其餘的山匪首領聽着禿頂中年這不怕死的碎嘴,都是不由得瞪着他,示意他趕緊閉嘴……

三日的功夫兒,於靜默中過得倒是度日如年,這種壓抑的瀰漫了整個血谷足足三日也就是三十六個時辰。這期間,那一眾向來不怎麼安生的山匪頭子,就好比是被扔到了油鍋里一般又閑又怕的就差跳腳了。

血谷老祖的送葬之禮可謂是異常的壯觀,由正副谷主以及藍羽等一眾太上長老抬着那巨大的朱紅棺槨,走在身穿白衣的青木若何之後。再後面則是跟着血心,隨後便是一眾長老和執事、客卿。而於那之後,便是無數的門人弟子齊齊的走在,一眾客卿的後方,拖成了一條長長的白河。

那長河於崇山峻岭間曲折流轉,浩浩蕩蕩,彷彿扑打着浪花將那具棺槨送向它的埋葬之地。配合著一陣陣悲壯的號角之聲,還有崇山之間那猶如水波霧氣的白雲,給人一種說不上來的奇特感覺。

這長河于山間迂迴轉折,馱著血谷老祖的棺槨飄飄搖搖的流淌了近一日的功夫兒,待到接近日落西山之時方才到了山腹深處。帶的日落之後,方才自其中而出,於星辰和月光之下肅穆的又流回了廣場之處,在一陣沉寂之後緩緩散開。

自長河散開后,又是待得了三日,血谷中的門人弟子才換回了之前的血紅服飾,久違的寧靜祥和便又回到了血谷之中。隨後,那幾位自血谷中住了多日的山匪頭子,終於是抓住了機會向著藍羽請辭了起來。而當幾人得到藍羽的允許之後,便是於千恩萬謝之後馬不停蹄的離開了血谷的總山門,向著自己的山匪窩而回。

「小子,這幾日調養的如何?」在一陣威脅后,藍羽便不再去難為那幾個土匪頭子,囑咐了一番放幾人離開以後。藍羽便是去迎客峰找上了青木若何,一進門便是對其問到。

「境界已經穩固了,萬幸沒有跌境,待得重新積累底蘊便可以於化靈三境中踏步而行。」青木若何聞言,也是笑了笑,隨即略微開心的說着。

「如此便好。」藍羽聽了青木若何的回應可算是鬆了口氣,往後又是接着說到:「你之前買的香薰之中,我都細細的查過了,你莫要擔心但用便可。只不過這次的事情中,血淵界顯露的目的非同小可,恐怕還得你去上報名師殿。」藍羽說起這次邪香的問題之時,眼神便是凝重了起來。

「這次邪香之事害死了我師父,我必然會將這比仇找回來。上報名師殿之後,我想着親自參與這件事情。」青木若何點了點頭,然後眼神便是犀利了起來,從前純良的眼神中有了殺氣。

「你要如此,我自是沒有意見。不過你需得當心被殺意給擾了心神,血淵界這次的目的絕非是逞一朝一夕之利,你錯一步打草驚蛇便再難更改。所以,須得我跟着去。」藍羽看到青木若何眼中的殺氣,心裏一沉,但也沒說什麼,只是強調了這次必須要有自己看護。

「那是自然。」青木若何笑了笑,很是痛快的答應了下來。

「不過蒼囿秘境那邊,我們已經耽擱了過長,雖是已經沒了我們的責任,但之前說好的龍魂和大印還是要抓緊拿的。更何況,還要去其中看看有沒有其他煉製金丹赤龍蠱要用到的蠱蟲,所以我就想着我們還是儘早於這幾日內動身。」青木若何答應了藍羽的要求后,又是繼續開口說到。。 小狐狸看見我后,也是一愣,然後天真的問道:「主人,你是真的還是假的?」

這麼蠢萌,應該是小狐狸無疑了,估計裝也裝不出來。

「快出來,我當然是真的。」我連忙招呼她出來。

「哦……」小狐狸居然信了,這腦袋瓜,躲床底下都無濟於事,我估計小丑都不愛先害她,將最傻的留最後殺。

「你躲床底下幹嘛啊?」小狐狸爬出來后我連忙問道。

小狐狸說,剛才出現了很多假的矮子興,還有郭一達他們,小狐狸也分不清,所以眼不見為凈,躲床底下拉倒。

就還真是個好辦法,掩耳盜鈴被她用得神乎其乎。

「周月婷呢?你看見了嗎?」我又問道,剛才那個是假的,真的不知道去了哪裏。

「見過,但不知道跑哪去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小狐狸搖了搖尾巴,她的眼睛在黑暗中有光,跟貓一樣,不愧是妖,這絕對是真的小狐狸,假的模仿不出來這種細節。

「算了,假貨滿地跑,估計問你意義也不大。」我看着房間周圍說道,小丑剛才打算引我進這裏,不會什麼都沒有吧?

就在這個時候,突然呼的一聲,窗戶上出現了一個小丑的影子。

「看,主人,小丑就在身邊!」小狐狸大聲呼道,同時鼓起了腮幫子,然後一口狐火吐了過去。

我反應過來后,也抽出銅錢劍,然後一劍劈了過去。

小丑桀桀一笑,雙手混元成盾,一股惡靈之力化成白狼擋住了我和小狐狸的一擊。

與此同時,剩餘的三面牆也紛紛立起了一個小丑,然後就是頭頂的天花板上也有一個小丑,他們五面呼應,各自發出了一道黑色的惡靈之力,猶如鎖鏈一般困住了我的身體,無數的黑暗力量將我身體壓制住,彷彿要狠狠撕爛我的身體,要將我五馬分屍!

「主人!」小狐狸看我處境不妙,立刻着急了起來,她想幫我破壞一處力量,好讓我逃脫,因為這就是一個陣法,早就佈置好的陣法,所以小丑才化成周月婷的樣子,好讓我上套。

「你幫不了他的,小狐狸,桀桀桀……」

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黑影閃過,轟的一聲巨響,小狐狸已經被小丑掐住脖子,狠狠的提在了牆上。

小狐狸不斷掙扎著,但是只會讓小丑使出更大力量將她掐住,無數恐怖的惡靈之力將她纏繞着,讓她完全無法逃脫。

「感受痛苦吧,紋身小子!桀桀桀!」小丑打了個響指,只聽見啪的一聲,那五道如鎖鏈的惡靈之力立刻引爆,然後在房間里炸了開來,力量跟鷹爪一樣,要將我的身體撕成碎片。

「這個惡靈陣法,會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紋身小子,誰讓你沒能完全殺死我,這就是你的下場!」小丑冷冷的說道,身上不斷有黑氣升起,力量跟霧氣一樣在他身邊環繞,他已經完全恢復了力量。

「啊,你殺了主人,我跟你拼了。」小狐狸拚命撓著爪子,可是小丑根本無視她,惡靈跟二尾狐狸比,實力相差太多了,就算是周月婷也無法贏得了他。

「終於將你引出來了,可找你找得好苦,本體!」

爆炸引起的黑氣中,一道勁風吹了出來,我念著咒語,左手執著金銀扇,右手握著銅錢劍,扇子一揮,一道風直接將所有的力量彈開了。

「什麼?」小丑身體一顫,好像不相信眼前發生的事情。

可他沒有時間去想別的,一道劍光劃破黑暗,直至他的胸口。

小丑拔出長劍抵擋,可是劍光卻震得他倒退了幾步,手也只能甩開小狐狸,然後雙手握劍才終於將那道劍光給砍消了。

「臭小子,為什麼法力強了這麼多?就算你天賦異稟,也得學個幾十年才有這種實力吧?」小丑感到極其不可思議。

「三十六天罡技,瞬!」

在小丑驚訝的同時,我已經用瞬技來到了小丑的面前。

「你可真蠢,你要是能贏我,就是我找你報仇,而不是你找我報仇了。」

咆哮一聲后,我一劍砍下,小丑反應不過來,瞬移太快了,我這一劍直接從頭劈到了他的胸口,一道斜著的劍痕亮着了金光,彷彿要摧毀他的身體,那可是銅錢劍,專殺妖魔鬼怪,砍邪魅一劍,不死也重傷。

「啊……」

小丑慘叫一聲,捂著傷口連連後退,我沒有給他喘息的機會,又劈出了一劍。

小丑立刻聚集所有惡靈之氣將自己包裹,然後擋住了我的劍劈。

小丑也不甘示弱,一劍砍出,立刻三千煞氣撲面而來,宛如無數的尖刀插向我的心頭。

我左手一揮,口念咒語,金銀扇吹出了一股涼風,立刻將所有的煞氣吹散,甚至大破小丑的惡靈之力。

「金銀扇?你的法力居然精進到可以將金銀扇發揮到這種地步了?」小丑感覺不妙,連忙分出幾個分身拖住我,然後鑽入牆想逃跑。

「想跑,沒門?」我一劍一個,直接解決了小丑的分身。

將劍回鞘,收回金銀扇,雙手捻起了兩張黃符:「風咒·雙影鐮。」

雙黃符化成了一把把黑色鐮刀,然後帶着符風砍向了那面牆。

只見那面牆泛起了金光,符咒的虛影跟蝌蚪一樣鑽入進去,只聞一聲哀嚎,小丑痛苦的跌落了下來,他的面具裂了一部分,好像受了重傷。

「這一次,你該跑不掉了吧?」

我拔出銅錢劍,將血抹於上面,然後握緊冒光的銅錢劍,對準扶在地上的小丑,一劍破喉。

咔嚓一聲,小丑的喉嚨裂開了,無數黑氣鑽出,他痛苦的哀嚎一聲,身體直接消失了,只有一張面具跌落於地上,不停冒着黑煙。

終於殺了他,這玩意可真麻煩,花費了我不少功夫,不過相對於以前,已經算快的了,不然的話,還得打到頭破血流。

就在我長吁一口氣的時候,突然那張面具拔地而起,嗖一聲飛向了窗口。

卧槽,還沒死,而且還想着逃跑,不過哪那麼容易,我還能讓你給跑了不成?他現在已經是苟延殘喘,根本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 葉康簡單的描述了一番在柳家的經過,當然,對於誤闖無常洞穴,途遇正良之事,自然是隻字未提,

「我們如何能夠相信你的一面之詞?」在聽完葉康講述完事情經過,謝元甲還是顯得有些半信半疑,

「你有權利可以選擇不信,」葉康淡淡的道;

「既然如此,葉康,你也無需得意太早,在見到鄭師妹之後,事情必有水落石出的一天,若是你當真干出有辱師門的事情出來,到時候再清理門戶也不遲,希望你所說皆是事實,否則,到時,可別怪師兄不念同門之情!」謝元甲義正言辭的言道;

對於謝元甲這一副義正言辭,假惺惺的作態,葉康也是嗤之以鼻,未有作過多的理會,

不過,一向言語不多的呂文奇在看到葉康之後,臉上卻是比之前多了一份訝異之色,顯然也是在為葉康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氣息驚訝,是什麼能夠令一個人消失幾天的人修為提升得這麼快,恐怕這小子並未那麼簡單,

段夢玉在見到葉康歸隊之後,自然也是異常高興,只是鄭羽彤未出現,無疑也是心中多了一份鬱悶,

蘇陽也是未有作更多的掙扎,畢竟,好漢不吃眼前虧,實力不足的情況下,他只能是將希望寄托在了謝元甲身上,希望謝元甲能夠擁有與葉康一戰的能力,為己一雪前恥,

所以,在被葉康重創之後,蘇陽也是明面上安份老實了許多,

一行五人也是照常策馬向都城行去,

天炎帝國雖然較之中土中漢帝國要小上些許,但較之其他僻壤之地的小公國可就是星辰與月亮的差距,不可比似,

天炎帝國這麼大,並不止玄陰劍派一個宗門,其他的一些二三流門派的青年翹楚,有的並不比玄陰劍派弟子遜色,還有哪些皇室皇室子弟中,也不乏出類拔萃的天才,這次皇太后壽辰,受邀的自然也並不只有玄陰劍派一個宗門,沿路上,也是結識不少其它宗門的青年才俊,

在天炎帝國,皇室的統治力量比較薄弱,皇室權利往往是無法直達宗門之內的,在宗門面前,世俗的權利,往往要矮上一截,需要服從於宗門權利,

如果有必要,只需要天炎帝國各大一流宗門一句話,就完全能夠重新決定一個國家的歸屬於皇帝的姓氏。

玄陰劍派在天炎帝國是一流宗門沒錯,但在一流宗門下面,還有許多的二三流宗門,像離火谷,血龍寨,極火宗,青羽樓,這樣的二三流宗門勢力,在江湖上也是頗有名氣,

葉康一行五人在抵達京城之後,在指定的客棧下榻,既然是皇室指定的地點,其環境自然是相當的優越,

翌日

葉康也是經不住段玉夢的糾纏,於是決定帶領段夢玉出去溜達一圈,剛好自己也要去採購一些東西,兩人出得客棧,來到了都成最繁華的坊市,在這裡可以買到各種各樣的古怪玩意兒,

數十條街道,也都是車水龍馬,人來人往,絡繹不絕,一條專門販賣各種古玩珍寶的街道,人頭聳動,熙熙攘攘,簡直是人滿為患,

葉康,段夢玉二人也是閑轉到了這條街道上,因為身邊有位美人段夢玉的緣故,在這街道上頗為顯眼,也是引來周邊不少火熱的目光,

跟著葉康兜兜轉轉,三忍卻是慢慢的進入了市場中心,坊市中心售賣之物,異常珍貴,所以,能夠在這裡購買武者,在天炎帝國絕對都是一些相當有實力的,

這裡的坊市一座座看上去都是富麗堂皇,比起其他街道,要正規了許多,不是一般普通人能夠進得去的,

兩人選擇了一家看上去超級巨無霸,裝修風格極度奢華的商鋪,走了進去,

「這裡果然和其它地方有些不一樣,只是不知道是否有我想要採購的東西,」

葉康四處打量環視一圈,這裡售賣的東西都不一般,皆是上品,也許能夠買到一些意想不到的好東西也說不定,

葉康在得到無常將軍的寶物后,現在可以說是有的是錢,在經濟上根本就不會有任何壓力。

「葉康,這裡好多利於師級修鍊的靈材和丹藥,要不採購一些,」段夢玉側頭問道;

「嗯,很有這個必要,」葉康也是點了點頭,答允道;

「你好,這位客官,你現在的是師級修為,這裡能夠幫助你修鍊的天材地寶不少,在樓上有一枚白焰果正在售賣,相信您一定會滿意的,您不妨可以上去看一看,」

一直立於旁邊的婢女似乎聽到了兩人的對話,當即也是微笑著開口言道;

「既然有白焰果售賣?」

聽得這話,葉康也是吃了一驚,白焰果這種東西,向來是可遇不可求的天材地寶,特別是對於師級等級的武者來說,有著非常好的效果,

在那名婢女的引導下,葉康與段夢玉也是邁上了二樓,突然,一個異常清脆嬌嫩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這枚白焰果我要了,」

一處透明的櫃檯前,一個身形修長,面容姣好,氣質上佳的少女貌似相中了這枚白焰果,

葉康此時正在樓道口,聞聲也是一驚,「這不是鄭羽彤的聲音嗎?鄭羽彤不是被天雲長老帶回鳳虛宮養傷去了嗎?」

葉康抬頭一看,這妙年女子果然是鄭羽彤,當時也是驚喜不已,「想不到鄭師妹傷這麼快就養好了,看來,鳳虛宮果然不虧是天炎帝國最大的一流宗派,實力非同一般,」

葉康快步上前,近前一看,那其中,果然擺放著一枚白紅相加的圓形果實,散發出誘人的香氣,標價是五千萬兩朔金,

「這枚白焰果我要了,」葉康也是吱聲對身旁那名婢女言道;

「葉康,」

鄭羽彤也是一聲驚呼,

此時,鄭羽彤也是聞聲發現身旁的葉康,

「鄭師妹,是你?」葉康也是故作驚訝的道;

此時鄭羽彤身後矗立的兩位男子眼中也是放射出警惕的光芒,不用說,他們自然是鳳虛宮的人,

葉康看相那名婢女,「你們這裡還有沒有更多的白焰果,全部拿出來吧?」葉康非常爽朗的道;

「對不起,這位少俠,白焰果是稀缺之物,都是不定時上架的,這枚朱果也是因為最近沒有拍賣會,所以才放到這裡來的,」婢女也是一臉歉意的道;

「那你們這裡,有沒有洗髓丹,培元丹售賣?」葉康側頭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