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歡是你姐姐,你明知道那個李慧給的東西有問題,你為什麼不提醒你姐姐?」

南宮珉 > 未分類 > 「君歡是你姐姐,你明知道那個李慧給的東西有問題,你為什麼不提醒你姐姐?」

「你是不是還在記恨你姐姐跟榮恆的婚事,我怎麼會生出你這樣心思毒辣的女兒!」

「君太太。」陸景延雙唇緊抿,好看的琥珀色瞳眸里儘是冷意。

他渾身充斥著肅殺之意,竟是比方才的黑老大還要令人害怕。

李順遇被震懾得臉頰發白,那未盡的話也被生生堵在了喉嚨口。

葉瓷心底有些煩躁。

她不耐煩地眯了眯眼眸,「君太太,我憑什麼要冒著危險救她。因為她會裝,還是因為你的胡攪蠻纏?」

「你……混賬!」李順遇心頭有太多的話想要罵出來。

但礙於為葉瓷撐腰的陸景延在一旁,她只能氣勢不足地罵了這麼一句。

她非但沒有覺得痛快,心口反而堵得更凶了。

「媽媽,你沒事吧。」君歡大喊一聲,忙關切地為她順氣。

她臉色微紅,慍怒道:

「葉瓷妹妹,是我不好,我不該提出那些異議來的。可是,你就算生氣,也不該拿媽媽的身體來開玩笑啊。」

君歡擦了擦眼角的淚痕,帶著哭腔說:

「我也是太擔心榮哥哥,這才說了那些話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就在這時,接了個電話的陸景延,俯身在葉瓷的耳邊低語了幾句。

葉瓷黑色的瞳眸漆黑如夜,盯了君歡一眼,突然展顏冷笑道:

「你不是擔心你的榮哥哥嗎,那就一起走吧。」

。「我們只是一時半會拿不出錢,以後一定能還上的!」

夫婦倆追著夏偉來到門口,正巧撞到回家的沈千秋三人。

「你們……」

夏宮蓮和唐正天衝過去激動地抱住唐玉兒。

「……

《長生帝婿》第二百四十五章為了你那可憐的虛榮心? 比古清十郎說的輕描淡寫,但張弦和劍心早已看呆。

如四年前最開始的那樣,劍心眼裏有着說不出的神采,而張弦則是一臉煞白。

這也不怪張弦,儘管他學習了劍術,四年下來也很習慣用刀了。

但劍本就是兇器,本就兇險,再加上這樣劍技,張弦無論怎麼看除了厲害以外都覺得恐怖。

怪不得比古清十郎要在河裏對着瀑布演示,在地上的話,恐怕此地早已一片狼藉。

直至腦子裏響起系統的聲音,他才回過神來。

「你獲得了技能:飛天御劍流(殘)。」

嗯,怎麼是殘?不是說全部嗎?張弦不由得回憶了一下,好像是有這麼回事。

原著里,比古清十郎將所有的招都交給了劍心,唯有一招奧義沒教。

是後來劍心才學的,因為這招好似是要殺死師傅來着?

名字張弦記得叫天翔龍閃。

因為傳統,飛天御劍流自開創以來,出師條件只有一個,那就是打敗師傅。

而出師的關鍵就在於這奧義上。

這奧義的傳授過程很特殊,師傅要用最強招九頭龍閃攻擊徒弟,而破解之法就是天翔龍閃。

然兩招都是斃命的殺招,所以師徒兩人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徒弟能領悟奧義,師傅死。不能,則徒弟死。

這也被稱為飛天御劍流師徒的宿命。

比古清十郎繼承刀和名,也是因為如此。

但張弦記得比古清十郎最後沒死來着?

不過也無所謂了,雖然不知道飛天御劍流為什麼要興這種規矩。

但這種招,不教也罷。

至於劍心,也不是那種為了活,就弒師的人。

比古清十郎觀察著二人的神色,不由得輕笑了一聲。

兩人比起四年前,外表成熟了,內里沒有絲毫的變化。

劍心還是劍心,張弦也還是張弦。

「如何?」比古清十郎開口詢問。

「至強。」劍心言簡意賅的說出了自己的感想。

「可怕。」張弦也未隱瞞,搖頭道。

比古清十郎微微點頭:「劍心,你現在理解我說的話了嗎?」

劍心點頭,無疑這樣的劍,對他來說要學會,負擔極大。

但劍心自然也不肯放棄。

「我明白,但我還是要學!」

「好!」比古清十郎道:「從明日起,我會每日都陪你修鍊,直至你掌握飛天御劍流!」

「是!」

「至於一弦。」比古清十郎走到自己的披風前,用刀背挑起,從中摸出一本書籍來。

「飛天御劍流對你來說難度太高,也不適合你。但我也不會厚此薄彼,這個你拿去。」說完,比古清十郎將書籍扔給了張弦。

張弦接過一看,不由得愕然。

「先生,這是?」

「這是昔日宮本武藏所創立的劍術,二天一流。你雖然不適合飛天御劍流,但或許二刀流可以練練,你自己摸索出的那招鞘擊,就證明了這一點。」

宮本武藏!二天一流!

即便不了解日本歷史,張弦多少也聽過宮本武藏的大名。

從飛鳥時期到現在,被稱為劍豪的人很多,但能被稱為劍聖的只有幾個。

宮本武藏就是其中之一。

張弦搖了搖頭,驚喜來的有些突然。他猛然想到比古清十郎消失了一個月,不由地問:「先生,你這一個月未歸難道就是為我去找這個?」

「這幾年來,你盡心照顧我的生活,這算是我給你的回報。」

「先生~~~」

「怎麼,很感動嗎?」

「這怎會不感動?」張弦道:「這東西很寶貴吧?作為昔日劍聖宮本武藏的遺留心得,先生找這個不知費了多少心力,我實在沒想到……」

「倒也不算費力,就是找位置花了不少時間。」比古清十郎道。

張弦搖頭,不再問詳細,只道。

「先生,此番恩情,我銘記於心。我會好好學的。」

「嗯,能掌握多少就掌握多少吧,不懂的也可以來問我。」

「是,真是非常感謝您,先生。」

「行了,有空說這些,不如去給我做飯。吃慣了你的東西,外面的食物難吃得要死,害得我吃了大半個月的乾糧,現在嘴裏寡淡得很。」

「好。」張弦笑着答應。

比古清十郎說完就打着哈欠大步離去了。

二人跟上,張弦扭頭看向劍心,揚了揚手中的劍譜。

「劍心,現在你可以放心了吧?」

「嗯。」劍心笑着點頭,因為比古清十郎不肯教張弦的些許怨言,現在也沒了。

這四年來,張弦除了教劍心讀書認字,也跟他講了不少故事。

歷代的大劍豪自然也在其中,劍心也很清楚這位被稱為劍聖的宮本武藏究竟是多厲害的一個人。

能學習他留下來的劍術,劍心發自內心的為張弦感到高興。

「劍心,這二天一流你也要學。」

劍心扭頭,張弦道:「雖然先生現在肯教飛天御劍流了,但技多不壓身。以你的天賦,不是問題。」

張弦當然不會藏私:「最關鍵的是,裏面有不少這位老劍聖的思想心得,等吃完午飯,我們一起研究一下。」

劍心張了張嘴,神情柔和:「好。」

「當然,你優先學好飛天御劍流,學習要一步步來。我也好好先研究一番,等學有所成,咱們再互相交流,到時候肯定能變強。」

「嗯。」劍心點頭:「我們一起精進。」

一起兩個字,劍心說得很重。

「嗯,一起。」張弦笑着回應,心情大好。

中午,為了犒勞比古清十郎,張弦卯足了功夫,做了一大桌。

三人飽餐了一頓,比古清十郎大為滿足,之後就去睡午覺了。

張弦和劍心二人都想着劍,飯後迅速的洗了碗后,二人就去了河邊,開始研究。

一起潛心將二天一流閱讀了一遍后,系統也成功將其視為了技能。

再加上那些劍術思想,對戰心得,二人都大獲裨益。

劍心也給張弦說了一些他對飛天御劍流的感覺,二人還試着模仿了一下,張弦告誡劍心這飛天御劍流對身體的負擔着實不小,讓他不要練得太猛,更不要私下的悄悄練。

劍心也認真答應了下來。

晚間,吃過飯後,二人主動提出陪比古清十郎去山上走走。

於是三人去觀了一下夜櫻,張弦因為已經年滿16到了可以喝酒的年紀,還陪着比古清十郎小喝了兩杯。

比古清十郎為此大為開懷。

一旁的劍心見張弦和比古清十郎如此投契,便主動說也想喝點酒,比古清十郎更為滿意,給他倒了一杯,劍心抿了一口就被嗆的不行。

二人大笑。

劍心窘迫不已,有種自己被當成了小孩的感覺,雖然他本就是小孩。

不過看着比古清十郎和張弦在櫻花下的背影,劍心也露出了笑容。

這就是所謂的父和兄吧。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924章師妹的嘴,騙人的鬼

「拍賣行應該有吧,咱們先去轉轉。」

花琉璃點點頭,四個人漫無目的的在街道上轉悠,這個鎮子面積不算太大,充其量也就是個小鎮,不過這小鎮上有一條很小的街道。被人稱為修鍊物資一條街。

這一條街賣的都是修士用的東西。

淑儀看著前面的街道,皺眉道:「這就是修鍊一條街?真小。」

鋪子只有十來家,可能因為這段時間各大門派招收弟子讓這個平日里冷清的接到變得熱鬧起來。

窄小的街道兩邊除了十來家鋪子就是擺攤的流動商販。

一塊破舊的毯子或床單上面零零散散的擺放著貨物。

不過,這些貨物奇形怪狀,有怪異的石頭,還有不知是什麼植物的根系,有些還有破碎的陶瓷碎片。

這賣的都是啥?

花琉璃扶額,上界這些人是不是對修鍊物資有什麼誤會?

這些東西丟在大街上都沒人要好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